東野圭吾:伽利略的苦惱

點擊 推理小說 作品集 外國現當代小說  |作者:(日)東野圭吾| 正版 | [收藏]

東野圭吾:伽利略的苦惱
豆瓣評分:★★★★☆ [免費]
東野圭吾寫得最暢快的五篇小說。 事關科學,更關于人性。 幽微的人際關系,道德掙扎。科學的分歧論爭。

且看神探湯川學如何解決他周遭各式各樣的苦惱案件。 “人心也是一種科學,而且極為深奧。”連湯川學教授都煩惱的五個謎案。 墜樓是跳樓自殺還是他殺? 操縱無預警發生的火災,恩師長子為何死于非命?

密室密閉房間里房客神秘消失,封閉的密室泄露不單純的案情…… 指示當科學遇上探測學,怎樣看穿真相? 擾亂如何不遇到被害人就致人于死?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編輯推薦

★《伽利略的苦惱》是東野圭吾的經典小說,上市一周即與《圣女的救濟》一起包攬日本三大圖書榜前2名。

★如果沒有人稱“神探伽利略”的湯川學,這個案子幾乎無法破解。一切合乎邏輯理性的事情都難不倒“神探伽利略”,還有什么能讓他苦惱?

★東野圭吾有兩大系列作品,一是加賀探案集,如《惡意》《新參者》《祈禱落幕時》;一是神探伽利略系列,如《嫌疑人X的獻身》《伽利略的苦惱》《圣女的救濟》。

★《伽利略的苦惱》講述了發生在《嫌疑人X的獻身》和《圣女的救濟》之間的故事,可以說是這兩本書的橋梁。湯川學展現出了更多的人情味,對人心有了更多思考。

★圓脊精裝雙封面設計,外封采用特種紙,色彩絢麗,內封采用壓凹工藝,內斂典雅。

★同名日劇由福山雅治、長澤雅美、三浦春馬出演。

海報:

 

內容簡介

《伽利略的苦惱》是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經典小說,講述發生在《嫌疑人X的獻身》和《圣女的救濟》之間的故事,上市一周即與《圣女的救濟》一起包攬日本三大圖書榜前2名。東野圭吾筆下有兩大系列作品,一是加賀探案集,如《惡意》《新參者》《祈禱落幕時》,一是神探伽利略系列,如《嫌疑人X的獻身》《伽利略的苦惱》《圣女的救濟》。東野圭吾說:“《伽利略的苦惱》中的每個故事各有特殊含義,都暗含了湯川的苦惱,且都設置了非常有趣的機關。”

 

《伽利略的苦惱》故事簡介:一個男人在家中的落地窗前被殺,死因是胸口被利刃貫穿。案發時,死者獨自在房間內,家中有四人在客廳聚會,他父親幸正獨自在臥室。幸正是物理學家湯川學的恩師,已癱瘓多年。現場沒有留下兇手的痕跡,也找不到兇器。但在查看了窗玻璃碎片后,人稱“神探伽利略”的湯川學認定,兇手就是看似不可能作案的幸正。如果沒有湯川學,這個案子幾乎無法破解,他卻被強烈的不安所包圍。他隱約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算計之中。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學后》獲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開始專職寫作;

1999年,《秘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同時獲得第134屆直木獎、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并領銜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年度排行;

2008年,《流星之絆》獲第43屆新風獎;

2009年出版的《新參者》領銜兩大推理小說排行榜年度排名;

2012年,《解憂雜貨店》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3年,《夢幻花》獲第26屆柴田煉三郎獎;

2014年,《祈禱落幕時》獲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媒體評論

《伽利略的苦惱》中的每個故事各有特殊含義,都暗含了湯川的苦惱,且都設置了非常有趣的機關。

——東野圭吾

 

《伽利略的苦惱》是日本推理小說史上的里程碑,內含精彩的謎題,令人耳目一新。

——阿刀田高(直木獎評委)

 

《伽利略的苦惱》是《嫌疑人X的獻身》之后的伽利略系列第4部作品。湯川學展現出了更多的人情味,對人心有了更多思考。

——日本讀者

目錄

第一章墜落

第二章伽利略的苦惱

第三章密室

第四章指示

第五章擾亂

精彩書摘

“那街區聽都沒聽過。說是街區,但不是住宅區、辦公區的那種區,完全就是郊區的區。真是的,這種時候總讓人感覺東京真大,實在是太大了,弄得我們深更半夜還得跑到這種離市區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地方去。看看,都快十二點了。”

副駕駛席上的草薙喋喋不休,看來他的心情很不好。難得今天能夠早點下班,就在他打算去街上逛逛的時候電話響了,難怪他心里不痛快。不過放松之余被電話騷擾到的人并非只有他一個,內海薰本來也打算一邊品嘗紅酒一邊看DVD碟片的。

“沒辦法,這事不只縱火這么簡單,還有他殺的嫌疑。”

“這我知道,所以才不能交給轄區警察局的人去辦,而由更高級別部門出面解決。這沒什么,但為什么是我們?不,你確實該去,誰讓你是新人,但我可不一樣。”

薰一肚子怨氣,但還是忍住了心里那句“不光深更半夜被叫出來,被逼著開車,還因新人的身份被人小看”,沒說出口。“光派新人去不太放心吧。”

“誰不放心?不就是間宮那老頭子嗎?那家伙打算聽咱們匯報完情況后明天早上再慢悠悠地過去呢,真是氣人!我還想著今晚終于可以悠閑地喝一杯了??”草薙伸了個懶腰,“對了,你剛才說什么?你怎么知道是縱火?”

“因為從燒毀的廢墟中發現了尸體。”

“有可能是在火災中被燒死的吧?”

“沒那么簡單。火災現場發現的尸體是被人用利刃殺死的。聽說因為火滅得及時,尸體的損毀程度不太嚴重。”

“是嗎?那看來是一場蓄意謀殺了。”

薰的視線捕捉到了草薙垂頭喪氣的樣子。

“糟了,要是把搜查本部設到這種地方,我們就不自由了,這鄉下似乎連家咖啡館都沒有。”

草薙說得沒錯,越往前走路就越黑。光靠車前燈的光亮不能讓人安心,薰把霧燈也打開了。

不久,前方驟然變得明亮了起來,光亮的來源是多輛停在那里的消防車。

不知是夜太深的緣故,還是附近住的人本來就沒多少,火災現場并沒有看到湊熱鬧的人。

眼前只有房屋,沒有圍墻。左邊聚集著一群人,消防員和警察正在用塑料布和警戒線包圍住現場。

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跑了過來,聽草薙自我介紹完后,他的舉止稍顯緊張。男子自稱是轄區警察局的刑警,姓小井土。

“只有一名死者嗎?”草薙問道。

“是的,尸體已經被送往警察局了,明天應該會進行尸檢。”

“這樣啊。”草薙扭頭望了望薰。

“現場勘查取證結束了嗎?”薰試著問道。

“還沒有,今晚在集中全力滅火。周圍太暗了,而且估計也不會下雨,消防員也說現場勘查取證要等到明天才能開始了。”

這樣的判斷很合理,但如此一來,他們倆深夜急匆匆趕來又是為了什么?

“被燒毀的住房是誰的家?”草薙問道。

小井土立正站好后,掏出了筆記本。“是一戶姓友永的人家。據說被燒毀的是他家的別館。”

“別館?那就是說—”草薙抬頭望了望右側的大房子,“這邊是主屋?”

“是的。”小井土點了點頭。

據說被害人名叫友永邦宏,獨自一人住在別館。

“主屋里都有誰?”

“呃??”小井土看了看記事本,“是被害人的父親和??呃,這算是什么關系呢?說是女兒似乎也不太對。”

“什么意思?”草薙問道。

“人物關系有點復雜。被害人的父親有一個名義上的女兒和他同住,今晚還來了三個被害人父親的學生,不對,應該是四個。他們似乎是來聚會的。”

聽到“學生”這個詞,薰心想,被害人的父親或許是位教師。

“他們現在還在主屋里嗎?”草薙問道。

“不,學生中有三人已經回去了,說是明天一大早還得上班,今晚無論如何得趕末班車回家去。”

“其他人呢?”

“都還在。”

“可以找他們問問情況嗎?”

“應該沒問題。”

“那我們就去找他們問一下情況。麻煩你帶一下路吧。”

“好的,請走這邊。”

在小井土的帶領下,薰和草薙向主屋走去。

主屋的玄關前掛著一塊寫有“友永”二字的牌子。雖是木結構日式房屋,大門卻是西式的。小井土按下了門旁的呼叫器門鈴,和屋里的人說了兩句。

沒過多久,房門便被打開了。一個二十五六歲、一頭長發扎在腦后、身材高挑的女子出現在三人面前。

小井土向她介紹了一下草薙和薰。

“能向他們復述一遍您剛才說的那些情況嗎?”

“沒問題,請幾位先進屋里來吧。”這個女子一臉嚴肅地看了薰和草薙一眼。

草薙說了句“多有打擾”便開始脫鞋,薰也跟著照做。小井土則因有事要和消防員商量,并沒有進屋,直接離開了。

往屋內走時,草薙向這個女子請教了姓名。她停下腳步,自稱名叫新藤奈美惠。當她撥起垂下的劉海時,左手上的戒指閃爍著光芒。

“我是母親帶過來的,她在十年前就過世了。”

“這樣啊,但您的姓氏似乎和您父親不同。”草薙說道。

“母親和我是在二十三年前來到這個家的,父親和母親一直沒有結婚,所以我和母親一直姓新藤。不過母親生前對外自稱姓友永。”

“接下來的問題可能有失妥當,您父親和母親為什么一直沒有登記結婚呢?”

聽到草薙的問題,奈美惠微微一笑,來回看了看草薙和薰。“原因很簡單,他們不能登記,父親的戶籍上已有一個妻子。”

“啊??這樣啊。”說著,草薙挺直脊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請您繼續帶路吧。”

“好的,請走這邊。”奈美惠再次邁開腳步。

草薙似乎從奈美惠的話里發現了些什么,他悄悄地瞟了一眼薰。薰也有同樣的感覺,一言不發地沖他輕輕點了點頭。

一家之主友永幸正一臉沉痛地坐在輪椅上,在一間約有二十疊大的起居室里等著草薙和薰。

“深夜打攪,十分抱歉。”草薙低頭行了一禮,“您應該已經跟本地警察和消防員說過了,但我們還想聽您復述一下當時的情況。請先從當時目擊到的情況說起吧。”

“啊,這個嘛,其實我當時并沒有目擊到起火的一瞬間。”友永說道。

“當時父親有點疲倦,起火時正在臥室里休息。”奈美惠在一旁補充道。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周圍一下子變得嘈雜了起來,于是我看了看窗外,只見別館那邊著起火來了。”

“當時您在哪里呢?”草薙向奈美惠問道。

“當時我和幾位客人在這里,聽到窗外突然傳來了響聲。”

“響聲?什么響聲?”

“應該是玻璃碎裂的聲音吧,其他幾位客人也是這么說的。”

“當時大概是幾點呢?”

“記得應該八點多了。”

“真是不懂你們現在詢問案發時間有什么意義。”身后忽然傳來了說話聲,這個聲音薰聽過。

轉頭一看,正是他們熟悉的人,只不過今晚他穿了一套平日很少會穿的西服。

“湯川老師。”薰低聲說道。

“湯川,你怎么會在這兒?”草薙略顯狼狽地來回望了望湯川和友永。

“你們認識?”友永向湯川問道。

“這個人也是帝都大學的,不過他是社會學系的,當時我和他都參加了羽毛球社。”說著,湯川在友永身旁坐了下來。

“是嗎?真夠巧的。看來這位先生并不知道湯川也來了這里。”

“不知道,完全是出于巧合。”草薙不大情愿地看了看湯川的臉。

“每次出現這樣的巧合時,我就會習慣性地懷疑其中是否潛藏著什么必然。唯獨這一次似乎沒有懷疑的必要。”湯川將目光從草薙移到了薰的臉上,輕輕地點了下頭,薰也向他點頭致意。

“那么友永先生您應該也是大學老師吧?”

友永點了點頭。“曾經是,我以前是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的助教。”之后他又補充了一句,“而且是萬年助教。”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啊。”草薙恍然大悟地說道,他看了湯川一眼,“剛才你說詢問案發時間沒有意義是什么意思?”

湯川聳了聳肩。“因為這些情況早就記錄在案了。當時我的幾位朋友目擊到了火災發生的一瞬間,隨即報了警。因此如果你去查找消防隊和警方的記錄,不會得到‘八點多’這種模糊的答案,而是會更精確。我提前了解了朋友手機上的通話記錄,時間顯示是八點十三分。”

“我知道了,會參考你的說法。”草薙不大樂意地說道。

薰把八點十三分這一案發時間記到了記事本上。

“你當時沒有看到吧?”草薙說道。

“我到這里的時候大火剛剛被撲滅,之前暫時去安全地帶避難的友永老師一行人也回到了這里。當時我的幾位朋友還在,我就向他們詢問了一下詳細情況。所以—”湯川蹺起了二郎腿,抬頭望著草薙和薰,“今晚的事你們就來問我好了,偶爾接受一下詢問的感覺也不錯。”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東野圭吾:伽利略的苦惱 東野圭吾寫得最暢快的五篇小說。事關科學,更關于人性。幽微的人際關系,道德掙扎。科學  作者:(日)東野圭吾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