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我為刀俎 [強推]

點擊 青春校園 |作者:竹米| 正版 | [收藏]

[綜]我為刀俎 [強推]
豆瓣評分:★★★★☆ [免費]
上輩子,她是個受害者。
 
這輩子,她要做個掛逼。
 
食用指南:
 
①非日常系重生文。
 
②綜設定不綜劇情,沒食用過原著不影響,但我強烈安利你們。
 
③蘇破天際,私設超級超級多。
 
④女主名字與能力無關。
 
⑤不要在意cp這種小問題。
 
作品簡評:
 
vip強推獎章
 
上輩子的雪村清凜溫婉端莊,新婚沒多久就因為意外慘死。重生之后的她決定要成為把握命運的那個人,踏上成為英雄的道路。新的成長、新的眼界、新的人際交往,與上一世完全不一樣的人生展現在她的面前。

本文文筆流暢,高潮迭起。女主的一舉一動牽動讀者的心緒,具有強烈代入感,讓人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去的情節發展,和女主一起品嘗成長過程中的喜怒哀樂。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No.001

當今社會,因為不明的原因作祟,80%的人都具有了特殊的體質,換言之,就是擁有了神奇的能力或特征。

官方說法是“個性”。

因為被賦予了強大和特別的力量,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的人越來越多,體現在節節攀升的犯罪率。

此時此刻,另一方擁有正義感的人站了出來,以“個性”而維護人類世界的和平,被世人稱之為“英雄”。

在很多年前,政府就承認了英雄這一職業,享有國家待遇,同時也使這個職業肩負起必要的責任和應有的榮譽。

但是巨大的壓力和責任,也使這個英雄成為并不是誰都能輕易勝任的職業,即使它備受世人憧憬。

考取英雄執照的程序復雜且困難。

然而,在這個人口總數20%是職業英雄、20%是罪犯的世界里,還有60%是普通的民眾。

雪村清凜就是普通民眾的一員。

她并不是很關注如今活躍的英雄、攀升的犯罪率、誰誰誰又成為英雄界冉冉升起的新星這些事情。

這些實際上離她非常遙遠的事情,對于她來說遠不及樓下超市明天酸奶要漲價更引人在意。

不過那是三個月前的她。

現在的她,結婚了。

丈夫是英雄界首屈一指排行前三的英雄,轟焦凍。

相識的過程非常簡單。

清凜因為母親是醫院一把手的原因,也在醫院尋得了一份普通的工作。

而醫院中有位長期住院的女性,一直頗受清凜母親的照顧,便是轟的母親轟夫人。

她介紹了兩人相識。

好吧,確實是相親認識的。

而且過程也不是特別愉快。

當時的情況有點尷尬。

還沒等清凜從對方【長得這么帥居然沒有女朋友】這種事實里回過神來的時候,對方已經一躍而起,沖出咖啡廳,直奔對面街道的搶劫犯而去了。

清凜后知后覺地追出咖啡廳的時候,剛好看到她那個一臉冷酷表情的相親對象,手輕輕從上往下一劃,突然從地面冒出的冰凌橫穿過一條街,直接困住了逃跑中的罪犯。

瞬殺。

清凜看著表情嚴肅的相親對象,在他深深呼出一口氣,站直身體在路人的歡呼聲中向對面街的罪犯走過去的時候,有點失神。

——英雄,原來是那么帥氣的職業嗎?

后來的劇情就比較正常及俗套了。

轟對于冷落了相親對象這件事表示歉意,并告訴清凜自己的職業就是這樣充滿了突發性,請她不要介意。

對此,清凜只是溫和地笑著回應:“我倒是覺得轟君制止罪犯的樣子非常帥氣。希望以后能一直跟你聯系。”

轟當時是愣了愣的。

清凜凝視著他,輕聲說:“我的意思是,我對您很有好感,希望能繼續發展關系。如果您不介意的話。”

接下來的事情就這么順理成章了。

雖然發展有些迅速,而且因為轟的身份特殊,并不能大張旗鼓準備婚禮,但是他們還是結婚了。

×

“您的快遞,請在這里簽收。”

“喔,謝謝。”

清凜接過快遞,在簽收單上簽下“雪村”二字后,忽然反應過來,重新修改成了“轟清凜”。

——還沒有習慣已婚的事實呢。

清凜嘆了口氣,接過包裹,關上了門。

洗完澡的轟正好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清凜迎了上去:“早上好。吃早飯嗎?今天不用去事務所嗎?”

“嗯。”轟抓著搭在脖子上的毛巾,輕輕擦著濕漉漉的短發,“還在婚假中。”

“……但是昨天前天大前天你都早起出去了啊。”

“啊,抱歉,因為事務所有急事,所以……對不起。”

清凜將包裹放在桌上,轉身走進了廚房:“我又沒有怪你的意思。準備吃飯吧。”

“要幫忙嗎?”

“不用。已經好了,你坐下就是了。”

說話間,清凜已經手腳麻利地將湯水盛起,放在了轟的面前。

轟的注意力卻在電視機上。

目前電視上正在播放著目前的No.1英雄人偶的專訪,看起來略顯羞澀的他依舊對鏡頭開朗地笑著,熟練地應對著主持人的采訪。

“哦——這個不是轟君你的朋友嗎?”清凜稀奇地盯著電視屏幕,“我記得結婚的時候他還特地上門恭喜了的。”

“……你不知道他嗎?”轟看起來有點訝異。

清凜卷了卷自己的鬢發,在轟對面坐下:“我對英雄啊這些,不是太關注。”

“啊,這樣。”轟端起碗喝了口湯,又將視線轉移到電視上,“我在學生時代周圍都是想要成為英雄的人,倒是很少有像清凜這樣的。”

清凜也杵著下巴偏頭看著電視機屏幕:“因為轟君你念的是專門培養英雄的英雄學校吧,還是著名的英雄科的。我就讀的是普通學校……啊雖然這樣,但是還是有很多憧憬英雄想要成為英雄的同學存在。”

清凜咬著筷子,回憶了一下自己的幼年時候。

“說起來當時爸爸也有問過我想不想成為英雄這樣的……”

“哦?”轟似乎有了點興趣,“岳父大人似乎也作為英雄活躍過一段時間。”

清凜的父親雪村刀語,確實是一名職業英雄。

但是因為就職過程中手臂遭到了嚴重的創傷,便早早退役了,轉而開了間道場。

“我當時拒絕了,因為我并沒有遺傳到父親的個性。”清凜看著電視,“我的個性怎么看也太不英雄了。倒是轟君這種強勢而具有壓迫性的個性,算得上是天生的英雄吧……會成為英雄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不對,你的看法是錯的。”

“誒?”

轟注視著電視屏幕上的人,淡淡地說:“個性這種東西,跟適不適合成為英雄,一點關系都沒有。”

“……”

電視上那位傳說中的No.1英雄安定溫和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孩子都憧憬著英雄,想要成為英雄,這是很好的。因為這是一個正面的職業,我們職業英雄也努力營造著英雄的這種正面、積極、勇敢、不畏邪惡的形象。”

“那么在您看來,擁有什么樣的個性,更適合成為英雄呢?”

“成為英雄與個性無關。”電視上的少年沉默了一會,似乎陷入了某種回憶,緊接著他回答,“重要的是想要成為英雄的心意,和為之奮斗所要付出汗水的覺悟。”

他笑了笑,補充道:“我認識的很多優秀的英雄,個性都很平常,但是他們都很棒。”

“……”清凜無言,她將目光移到對面的人身上,與他對視一眼。

轟對她微微一笑:“看吧,就是這樣。”

“……”

飯后,清凜收拾飯桌,而轟也接到了事務所的電話。

清凜將袖子挽到手肘處,才擰開水龍頭,就看到已經換上戰斗服的轟伸頭探進廚房。

“清凜,事務所有事,我要去一下。”

“……喔。”

清凜將水龍頭擰回去,追著轟走出廚房,默默站在玄關看著他換鞋。

“早點回來哦。”清凜小聲叮囑。

“嗯。”

“要小心。”

“知道了。”

轟站起身,徑直開門打算出去。

袖子就被已經撲上來的清凜抓住。

“……?清凜?”轟有點詫異地看著跳下玄關階梯拽著自己的妻子,放柔聲音,“怎么了嗎?”

“……轟君,要小心。”清凜抿進唇,慢慢放開了轟的衣袖,“我等你回來。”

轟輕輕摸了摸清凜的頭:“怎么?是你的個性嗎?”

“……直覺這種個性,也不是很好用。”清凜低著頭,有點委屈的樣子,“但是感覺我好像會跟轟君分開很久,有點討厭。……大概是要外派出差之類的。”

轟輕笑出聲:“讓新婚甚至婚假還沒過完的人去外派出差也太過分了一點吧。放心,我會爭取的。”

“嗯……”清凜緩緩松開他的袖子,“我會想你的。”

轟注視著清凜,低頭在她額頭輕觸了一下:“有事給我打電話。”

“嗯。”清凜紅了臉,垂著頭不看他。

“什么時候也試著叫我的名字吧。”轟推開門走了出去,“畢竟我們已經結婚了,不是嗎?”

“……呃,嗯!”清凜撲到門口,向他的背影揮手,“路上小心!”

直到目送轟的背影遠去,清凜才關上門。

她捂著臉靠著門蹲了下來,小聲自言自語:“什么‘叫名字’嘛,轟君太犯規了。”

“‘焦凍’什么的……”

“啊,那不是他的英雄名嗎?”

“我要特別的才行。……叫親愛的嗎?”

她自娛自樂地蹲在門口傻笑了半晌,才想起還有家務沒做完。

重新回到廚房,她挽起袖子,剛從水槽里拿起盤子,莫名其妙地手一滑,盤子掉落在地面,啪地一聲碎成幾塊。

“……”

不好的預感呢。

清凜盯著地上的盤子碎片發呆。

這已經不是“直覺”,而是“預兆”了吧?

清凜的個性是直覺,遺傳自母親家族。

聽說母親這邊的祖先出過好幾個大人物,這些大人物也都擁有清凜的這種個性。

但是清凜倒是沒覺得這種個性有什么好用的地方,頂多就是學生時代蒙選擇題、超市里購買中獎產品。

以及在危險到來之前徒勞無用地預警。

比如現在,她深深地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但是卻無能為力。

她甚至不知道會發生什么,發生在哪里。

能做的只有一遍又一遍地叮囑自己的丈夫。

——要小心。

她正抿著唇兀自不安,清脆的電話鈴聲打破了滿屋的寂靜。

她的心提了起來,看向客廳桌面亮起屏幕的手機。

作者有話要說:好久不見,終于開新坑啦,請多指教嗷!

新文如本章所見并不日常,希望自己能寫好吧_(:з」∠)_

記得看文案!





第2章 No.002

電話是清凜的母親雪村夫人打過來的。

一向穩重冷靜的雪村夫人聲音有點顫抖,她告訴清凜,清凜的父親雪村先生因為一點點意外,現在正在醫院入院治療中。

清凜一怔,立馬明白了不安的預感來自于何處。

她匆忙安撫了一下母親,掛上電話就急急忙忙地出門向醫院奔去。

在醫院門口,清凜遇到了等候在病房門口的雪村夫人。

她急匆匆地跑過去,握住了母親的手:“媽媽!”

雪村夫人失神的瞳孔這才有了焦距。

一向精明而溫和的她看上去有些憔悴,她回握住清凜的手:“你要好好說說你爸爸!”

“?”清凜一邊推開病房門,一邊聽著雪村絮絮叨叨的抱怨:

“本來身體就不好,非要逞能。對方是殘暴的通緝犯,在大街上被認出來被逼急了更可怕,偏要湊上前去逞什么英雄……”

雪村夫人跟在女兒身后進了病房,一邊念叨著一邊悄悄擦去眼角溢出的淚水。

“明明早都是個退役英雄了,還這么不知輕重……”

“我的心可是一直都是職業英雄的心!”

“而且打擊罪犯可是每個公民的職責!”

左腿吊著石膏板,躺在病床上的雪村先生抗議地往半空揮了揮拳頭。

清凜在病床前坐了下來,她輕輕握住父親搭在床邊的手:“您還好嗎?”

面對一直疼愛嬌寵的女兒,雪村先生的聲調頓時降了八個度。

“哎,沒事沒事,別擔心。”

“區區通緝犯,在我的刀下也是難逃一死!”

清凜輕笑著問道:“那罪犯是已經被抓獲了?”

“呃,這倒是沒有……”雪村先生訕訕地說,“有職業英雄去追了。”

“既然有職業英雄,爸爸就不要逞能了。”

清凜軟言勸慰著,起身拿著杯子去倒水。

“唉,爸爸我當年也是非常出色的英雄呢。”雪村先生靠在枕頭上,惆悵地說,“如果不是負傷被迫提前退役的話,就算比不上當年的歐爾麥特,但是跟安德瓦還是有一拼之力的……”

雪村夫人坐在床邊,沒好氣地沖他翻了個白眼:“別白日做夢了。這種話可千萬別當著安德瓦和焦凍的面說。”

安德瓦這個人清凜還是知道的。

因為是自己丈夫的親爹。

也在出嫁前被家里人瘋狂科普了一番安德瓦的豐功偉績。

但是。

“歐爾麥特?”清凜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在記憶中檢索了一下這個名字,“好耳熟啊,是很有名的英雄嗎?”

雪村先生:“……”

雪村夫人:“……”

雪村先生若有似無地嘆了口氣,不再提起這些對于清凜來說有點陌生的名字。

“你果然對英雄的事毫無關心呢,清凜。”雪村先生看著清凜,接過女兒遞過來的水杯。

清凜以為自己掃了父親的興,微微紅著臉小聲辯解:“我現在有在認真了解了。比如現在的No.1英雄,叫做人、人偶……英雄人偶先生!”

“不用勉強遷就你的父親。”雪村夫人慈愛地看著清凜,“你選擇你喜歡的就好。”

雪村先生也點了點頭:“是呢,我也是這樣認為的,也一直都是這樣教育你的。”

清凜一直陪著父母在醫院呆到了傍晚,直到雪村夫人催促她早點回家她才起身離開醫院。

雪村夫人說:“你又不是小女孩了,家里也有丈夫……早點回家吧。”

清凜走出醫院,暗暗松了口氣。

雖然有不祥的預感,但是好在父親并沒有什么大問題。

就算是直覺,也會有出錯的時候啊。

真是相當不適用的個性呢。

清凜邊想邊掐著指頭盤算晚上要吃什么晚飯。

丈夫大概率是不會回家吃飯了,不如買點速食小吃回去湊合湊合吧。

她這樣想著,拐進了旁邊的購物商城。

這個購物商城是附近最大的商場了,臨近傍晚卻依舊人聲鼎沸。

清凜順著貨架漫無目的地走著,她伸手從貨架上取了盒牛奶,翻到背面看生產日期。

這時候,她聽到有人用清脆的聲音叫她:“姐姐!”

清凜低頭看向腳邊,一個留著黑色板寸的小男孩正揮舞著雙手吸引她的注意。

“姐姐姐姐!”見清凜看向自己,小男孩活潑地雙手向上,“可不可以幫我拿一盒牛奶!我現在還拿不到!”

這個小家伙也太可愛了吧?

清凜只覺得萌,將手上的牛奶遞給他,還不忘伸手揉了揉他刺刺的腦袋:“你一個人嗎?你的媽媽呢?”

小家伙將那盒牛奶抱在懷里,清脆地答道:“我已經八歲了,可以自己來買牛奶了!”

清凜被他逗樂了:“真棒。”

他向清凜咧開嘴燦爛一笑,揮了揮手以示道別,轉過身兩腿一踢一踢準備離開。

異變突生。

整個商場忽然開始搖晃了起來。

不僅僅是貨架、天花板燈、地板,整個商場似乎都陷入了大動蕩中。

清凜瞳孔一縮,眼疾手快地撲上前,一把把小家伙撈進懷里。

貨架上一個四四方方的電飯鍋盒子哐嘡掉了下來,將她砸得眼冒金星。

整個商場被恐懼的氣氛籠罩著。

尖叫聲和驚魂未定的質疑聲充斥著清凜的耳膜。

她的視線有點模糊。

動蕩終于停止了,似乎是停電了,四周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小家伙捧著清凜的臉,聲音有點緊張:“姐姐,你的頭流血了!”

“……沒事。”清凜擦了擦自己的額頭,果然有粘稠的液體躺下,一向嬌氣的她疼得嘶嘶抽氣,“你呢?有沒有受傷?”

他搖了搖頭,從清凜的懷里掙脫出來,四下看了看。

到處都很黑,走道里堆滿了從貨架上掉落下來的東西。

隔著貨架,清凜可以聽到不遠處人們驚慌的交談聲,以及他們試圖跑出商場,但是卻被路上的障礙物絆倒的聲音。

地震?并且伴隨著停電嗎?

是意外?

“姐姐你沒事嗎?能站起來嗎?腳疼不疼?”小家伙跑到清凜旁邊,用力試圖將她扶起來。

清凜一邊感嘆“你力氣真大”,一邊借著小家伙的力站了起來。

頭有點暈,腳好像也扭了。

清凜扶著貨架,看著小家伙站在自己的面前,手向前伸,煙花一樣的火光在他掌中閃現,勉強照亮了前方的路。

他扭過頭來稍有得意地對清凜說:“這是我的個性,很酷吧?跟世界前三的那個英雄爆殺王一樣哦!我以后也會變成像他一樣厲害的英雄!”

“爆殺王?聽起來不像英雄名,倒像反派。”清凜跟著小家伙一瘸一拐地緩步往前走,語氣倏然嚴肅,“而且小朋友,監護人不在場的情況下,是不能隨意使用個性的吧?”

小家伙僵了僵,沒什么底氣地說:“……情況緊急嘛。”

清凜忍耐著腿疼,緊走幾步,拉住了小家伙,慢慢向商場大門的方向走去。

已經有不少滯留在商場內的人群反應過來,一窩蜂往商場的門口往外擠。

清凜因為腿受傷落在了后面。

小家伙還安慰她:“我們慢慢來,不慌。”

清凜正想笑他小大人,忽然在空氣中聞到一絲腥味,她莫名心一緊,拉住小家伙頓住了腳步。

“姐姐?”

清凜瞳孔擴大,瞪大眼看著從打開的門后汩汩流淌過來的深色液體。雖然因為光線黑暗而看不太真切,但彌漫的腥味、不祥的的暗色,以及心中縈繞著的不安,正在告訴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在門后面發生了。

趨利避害的本能使她退后一步,她咬緊唇,拉著小家伙想要退到角落。

這時候,一具軀體從門外彈飛進來,噗地一聲重重地落在地上。

飛進來的那個人脖子上一條細細的血線,血淅瀝瀝地從那道細細的傷口涌了出來,他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徒勞地抽搐了幾下,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死去了。

商場門附近目睹這一切的人們發出刺耳的尖叫。

清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蹲下/身,攬住渾身僵直的小家伙的。

她的牙齒輕輕打戰,但卻異常平靜,甚至還輕輕拍著小家伙的背安撫著他。

一個高大的身影從門后走了出來。

他眼睛狹長,戾氣四溢,一把長刀刀背向下,被他隨意地搭在肩膀上。

刀身淌下的血液沾濕他的衣物,他也絲毫不在意。

“戰栗吧,庶民們。”他的聲音嘶啞且洋溢著興奮的情緒,“在恐懼中祈禱英雄到來拯救你們,然后在絕望中死去,真是詩意的下場。”

他說著話,握住刀柄,隨意一揮,又一個無辜的群眾無聲無息地倒下。

四濺的鮮血讓周圍的人發出恐懼的呼聲,混合著無助的抽泣,讓人心底發寒。

握刀的兇手似乎特別享受這種氛圍,愉悅地大笑起來。

“我的個性‘密閉空間’,將特定的區域封印起來,區域外的人完全不會察覺,等到我解除能力,這里早已無人生還了。”

他瞇起眼:“死心吧,沒有人會來救你們的——當然了,如果在場的有英雄的話,我倒是樂意陪你玩玩。”

人群一片死寂。

“看來是沒有了。”他愉悅地笑著,“那么你們就安靜地等待著死亡的來臨吧——”

清凜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她覺得自己的大腦已經完全喪失了機能,只能徒勞地半跪在地上,抱著輕輕顫抖的小家伙。

他還這么小。

他說他幾歲來著?七歲?八歲?

他就要死了嗎?

我也要死了嗎?

清凜的大腦因為高度緊張而莫名其妙地開始胡思亂想,她甚至沒有來得及在小家伙掙開自己的那一瞬間,反應過來拉住他。

小家伙向兇手撲了過去,他雙手向前,爆炸的火花在他掌心啪啪閃爍著。

“你這種人!”他邊哭邊喊,“會有英雄來懲罰你的!”

“哈?”

兇手只不耐煩地瞥了他一眼,刀刃從下往上一劃。

剛剛一直活蹦亂跳的小家伙就軟軟地倒了下去。

一切發生得太快,清凜都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她愣愣地看著小家伙躺倒在地,血從他胸口噴射出來。

剛剛還緊緊握著自己的小手,現在正攤在地上,微微顫抖著。

清凜發出一聲小聲的茫然的“啊——”,膝行上前,跪在小家伙的身邊。

“會有英雄……痛……”小家伙的嘴唇輕輕顫抖,“等……等我長大了……”

他不動了。

也不會再長大了。

清凜發出一聲短促的哀泣,眼淚頓時滾落下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因為悲傷,還是因為恐懼。

持刀兇手的視線與她的對上,那冒著森森寒氣的刀刃已經貼在了她的耳邊。

“倒是個美人。”那人咂咂嘴,“可惜了。”

“……為什么、要殺人啊……”

清凜聽到自己悲傷無助的聲音輕輕飄散在空中。

“為什么?”兇手就好像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嘻嘻一笑,“當然是因為有趣啊!血濺在刀尖,多么詩意的一件事啊!”

說著,他沒有任何猶豫,舉刀揮下。

死亡,原來是這么簡單的一件事情。

至死,清凜總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在英雄和罪犯相互抗爭的這個時代,作為被保護者同時也是被害者的普通民眾,從來都是被魚肉的一方。

清凜自己也是。

作者有話要說:看文案應該可以知道這是一個重生的故事……





第3章 No.003

“小清凜的夢想是什么呀?”

清凜忽然想起,自己當年還在很小很小的時候,父親將自己抱上膝頭,揉著自己軟軟的長發,溫柔地問了自己以上的問題。

自己當時是怎么回答的來著?

“我以后要當公主喔!”

小小的清凜擺弄著作為五歲生日禮物的洋娃娃,大聲地回答。

雪村刀語失笑:“小清凜一直都是爸爸的公主哦。”

清凜笑了起來,抱住爸爸的脖子,大方地在他下巴上啾了一下。

“爸爸會一直做小清凜的騎士哦,因為爸爸是英雄嘛。”

刀語輕輕揉了揉自己受傷的腰部,眼底有了點點失落漏出。

“小清凜想做英雄嗎?”

清凜毫不猶豫地搖頭:“不要。英雄是騎士才對,我是要做公主的!”

“哈哈。這樣嗎?……也對呢。”刀語摸了摸清凜的發頂,“不論怎么樣,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

……

清凜站在房間里,看著面前的洋娃娃發呆。

金色長卷發、碧藍的超卡通大眼睛,確實是自己五歲的生日禮物沒錯。

她伸手將娃娃拿了起來,晃了晃,娃娃的眼睛隨之眨了眨。

……非常適合五歲小女孩的玩具。

“怎么啦?不喜歡嗎?”

一雙大手握著清凜的腰將她輕松舉了起來。

清凜順勢靠著父親刀語的胸口,盯著他那張過分年輕的臉。

“……喜歡的。”

雖然是正常的語調,但依然擺脫不了音色里的稚嫩與奶氣。

沒錯。

這就是清凜自己這幾天暫時都還接受不了的事實。

她居然回到了自己五歲的那一年。

人死之后確實有會回憶起自己生前畫面這種說法,也就是俗稱的跑馬燈。

但是像這種真真實實一天經歷24小時這種事情,確是聞所未聞。

她有種自己沉溺在過去無法輪回的錯覺。

但是……

清凜伸手摸了摸刀語的下巴,手上傳來真切的被胡子輕扎的微刺感。

“噢,爸爸又忘記刮胡子了。”刀語說著,將清凜抱出了她的房間,在客廳沙發坐下,將她放在膝頭,“親愛的,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有事情跟爸爸說好嗎?”

清凜扭頭,發現一向忙碌的母親也坐在沙發旁邊,正關切地看著自己。

清凜反省了一下,因為帶著記憶穿越回自己五歲的時候這件事情太過驚悚了,她發呆的時間顯得就比較長。

一定讓自己這雙一直都寵愛女兒的父母擔心了。

她摟著父親的脖子,試探地伸長脖子,嘴唇在父親的臉頰上貼了貼,小聲說道:“沒有不舒服。”

“那、是不喜歡生日禮物嗎?”

清凜低頭,搖了搖手中的洋娃娃,回答道:“喜歡的。”

刀語揉了揉女兒的頭,還是有些擔心。

如果真的是五歲的清凜的話肯定不會注意到,但內里是二十五歲的清凜,她便很輕易地解讀了父親眼里的擔憂。

她想了想,鄭重地說:“晚上會做噩夢,睡得不太好。”

母親皺起眉,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臉:“這樣啊,那晚上跟爸爸媽媽一起睡吧。”

呃……

清凜愣了愣,有點不習慣,但是她還是乖巧地點了點頭。

刀語又逗她說了一會話,看她眉眼間也沒什么陰霾,笑得也開朗,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小姑娘長大之后想做什么呀?”

清凜張大眼,抬頭看了刀語一眼。

刀語以為她沒理解,又解釋了一遍:“就是說,小清凜你有什么想成為的人之類的……啊,對了,是公主嗎?前幾天你看動畫片上的公主的時候很喜歡來著。”

清凜看著洋娃娃一眨一眨的眼睛,搖了搖頭。

“我以后要當英雄哦。”

“誒?”

“哈?”

似乎是太過意想不到的答案,父母同時發出代表驚訝的單音節,對視了一眼,有點不敢置信的樣子。

“真的嗎?清凜?”刀語將她抱高一點,有點驚喜地問,“你果然是我的女兒。”

“孩子隨便說的,你還這么興奮。”母親嗔怪地瞪了刀語一眼,“當英雄很辛苦的……”

刀語大手一揮:“我的女兒怎么可能怕吃苦?!”

……講道理還真的挺怕的。

但是如果經歷了一次生死的話,就不一樣了。

清凜昂著頭,堅定地嗯了一聲:“我不怕吃苦!”

“好!”刀語樂了,“那明天早起跟爸爸去跑步?”

“行的呀!”

于是,在清凜母親不怎么贊同的目光下,成為英雄的第一步便制定好了。

就是早起跑步,鍛煉體能。

刀語將清凜舉起來在客廳轉了幾個圈,興奮之情溢于言表:“真棒,我的清凜!”

母親雖然不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綜]我為刀俎 [強推] 上輩子,她是個受害者。這輩子,她要做個掛逼。食用指南:①非日常系重生文。②綜設定不  作者:竹米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