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變成貓后我終于紅了 [強推]

點擊 耽美同人 |作者:小霄| 正版 | [收藏]

[娛樂圈]變成貓后我終于紅了 [強推]
豆瓣評分:★★★★☆ [免費]
【濃縮版文案】:
 
非酋遇到靈貓逐漸變成歐皇的故事;
 
一朵有著脆弱感而又堅強上進的小玫瑰逐漸綻放的故事;
 
【正常版文案】:
 
許小舟是一枚陳年練習生,唱跳俱佳演技一流
 
可惜他實屬非酋體質,越努力越無法出道
 
一切的轉變,都源自救起那只神秘的小貓
 
當他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滿手毛還長了兩枚肉墊
 
猛一回頭,床上的“自己”也幽幽蘇醒,并優雅地劈了個叉
 
許小舟,“……你?”
 
床上的他:“喵——”
 
日出為人,日落化貓
 
白天揮灑血淚求出道
 
晚上蹲在某人的肩膀上繼續求出道
 
很久之后,許小舟明白了一個道理——
 
有些藝人,不走走野路子是火不了的。
 
【食用指南】
 
1.美貌上進小玫瑰受X在外高貴冷艷回家無腦吸貓巨星攻,1V1HE
 
2.恍恍惚惚野路子娛樂圈文,一丟丟奇幻,輕松甜爽,又寵又撩
 
作品簡評:
 
vip強推獎章
 
許小舟是一枚陳年練習生,顏值實力雙buff加身,奈何非酋血液濃厚,無論怎么折騰都無法出道。為了拯救一只受傷的小貓,他又一次葬送了自己的出道機會。然而萬萬想不到的是,自那天起,他開始了跟小貓的瘋狂互穿。

日出為人,日落化貓。在互穿的過程中,許小舟突然發覺自己的非酋血統仿佛漸漸地被凈化了,歐洲人的金色人生在緩緩向他招手……本文脈絡明晰,節奏緊湊,語言溫暖而詼諧。

在講述一朵小玫瑰逐漸綻放的個人成長史中又同時融入可愛俏皮的奇幻元素,對“貓”與“人”的刻畫都鮮明而生動。本文文風治愈,感情線明朗,劇情甜暖而偶有推理元素,使得讀者時時能覓得驚喜,閱讀體驗極佳。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1)

凌晨兩點,日天娛樂二十層的走廊里傳來腳步聲。聲控燈順次亮起又熄滅,直到腳步停在了電梯口。

“叮——”

少年黑發被汗水打成綹,寬大的白T濕透緊貼著前胸后背。這是一具纖細而又有肌肉感的身體,胸脯急促地起伏著,鼻息間呼吸的聲音都似散發著少年淋漓的汗水。

許小舟已經脫力,那雙清練的黑眸仿佛失了神。他把訓練服往電梯欄桿上一搭,抬手按了B1。

電梯門關閉,輕微的失重感襲來,他回頭看了眼還亮著燈的攝像頭,忍住了駝背的念頭,并攏腳跟站直了。

半分鐘后,電梯箱門重新打開。門外變成了水泥地面,地下一層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潮味,空調吹得格外冷。許小舟打了個哆嗦,一邊往樓道盡頭的宿舍走,一邊摸出褲兜里的手機。

經紀人剛好發微信過來。

“考評序號18,明天上午十點半604。”

許小舟回了句好的。過了幾秒鐘,手機響了,正是經紀人。

“喂?”許小舟看了眼這一溜漆黑的房間,壓低聲音,“趙姐,怎么了?”

“你怎么還不睡覺?明天考評,如果早上起來長痘了,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許小舟走到墻角,那里有一扇鐵絲窗,窗外并不是外面的世界,而是一排黑壓壓的空調機,往下看就是B2,公司的停車庫,豪車跑車保姆車,應有盡有。

他捂著話筒小聲解釋,“我剛剛訓練完,馬上就睡了。”

“剛訓練完?”

“嗯,太緊張了,不把自己練廢了我怕睡不著覺。”少年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好意思,他看著玻璃倒影里的自己,脖子鎖骨全是汗,不需要打光都亮晶晶的。

經紀人嘆了口氣,“你這孩子啊,早點睡吧。拼唱跳拼演技你都是這一期的top,把心放肚子里,不會有問題。”

“我知道了,謝謝姐。”

“敷個面膜再睡,太晚了不要吃東西。”

“我知道的姐,晚安。”

電話掛了。許小舟活動了一下已經快要失去存在感的肩膀,拿鑰匙擰開了宿舍的門。

日天娛樂這個公司正如其名,厲害得不行不行的,是行業里當之無愧的龍頭。三年前許小舟因為長相清秀被星探發現,簽進來做練習生,一練就是整整三年。帶他的經紀人換了四五個,每一個都說過類似的話,可他卻一直都沒拿到屬于他的出道機會。

做藝人,并不是有實力就能脫穎而出。這個行業如同長刺的玫瑰,有一種殘酷的美感。

凌晨兩點半。

許小舟洗完澡躺到床上,剛沾枕頭就累得闔上了眼皮,正迷迷糊糊中手機嘟地一聲,收到一條星座公眾號的推送——

「獅子月到來!小獅子們請盡情釋放自己陽光、自信、大方的一面!在太陽神阿波羅的守護下,事業運愛情運都砰砰砰地飆升哦!」

許小舟心動了一下,睜開瞇著的眼睛很迷信地交了兩塊錢抽簽費,抽了一個隨機字。

「喪」

許小舟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中華漢字千千萬,怎么偏偏就抽出這么一個家伙。偉大的阿波羅神去哪了?

他咬咬牙,又交了兩塊錢,再來一次。

「糊」

“……”

漆黑狹小的宿舍里響起幾聲絕望而憤怒的狂擂床板的聲音。床上的某咸魚氣急一翻身,把手機按在肚皮底下,趴著睡著了。

第二天上午,許小舟提前二十分鐘從宿舍出來。地下一層已經熱鬧起來,他穿過一整條狹長的走廊,跟數不清多少人打了招呼,然后獨自進了電梯。

今天的電梯不知道怎么回事,按下的是6層,然而電梯卻是往下走的。許小舟還沒反應過來,電梯已經在B2開了門,并且發出一聲巨響,嚇了他一跳。

“考個試電梯都壞,可別真是注定不過吧。”他一邊念叨著一邊心有余悸地下了電梯,打算用另一部備用電梯,結果剛走兩步就聽到車聲,兩輛囂張霸氣的吉普毫不減速直接駛進停車場,然后一腳剎車瀟灑而從容地停進保留車位。

許小舟往后退了兩步,看了一眼那個紅色的保留標志,感覺這個位置有點眼熟。

他剛想起來點什么,其中一輛的車門就開了,呼啦啦下來四個助理,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另一輛車里先下來的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姓湯,日天最有實權的經紀人,手下只有一個藝人。

許小舟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陳景鋒。日天一哥,公司上上下下捧在手心里的寶貝。練習一年,選秀冠軍出道,當年的現象級人氣愛豆,如今的天王影帝時代巨星。

男人從車上下來,將近一米九的身高man度爆表,寬肩勁腰,劍眉星目。

許小舟突然想起來,據說今天陳景鋒也會旁聽部分考評,該不會正趕上從自己這一場開始吧。他看了眼手機時間,還有五分鐘,連忙加快速度往電梯那走。

陳景鋒也在一群人的擁護下往另一部VIP電梯方向去了。

悶熱安靜的停車庫里突然傳來幾聲微弱的□□。聲音很輕很細,幾不可察。許小舟腳下一頓,幾乎就在同時,走在人群中的陳景鋒也停下了腳步。

“怎么啦鋒鋒?突然停……”

“噓!”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跟著陳景鋒一起回頭往后看。

空蕩蕩的車庫里除了車還是車,再沒有一點聲音了。

“我好像聽見小貓叫,你們聽見了嗎?”

陳景鋒的經紀人聞言撇了下嘴,“這是地下二層啊,哪有什么小貓,你快點吧,趕在下一個面試開始前進去。”

“好吧……”陳景鋒微微皺眉,“我明明聽見了啊。”

“肯定是幻聽!”經紀人輕輕推著他,“走啦走啦。”

一行人進了VIP電梯,電梯門關閉,剛剛安靜下來的停車庫卻響起腳步聲。

許小舟繞著一排車走了半圈,終于找到了叫聲的來源。

那是一只很幼小的美短,白底黑色花紋,下巴上還有塊小小的圓型黑斑,神似希特勒。

“小貓?”

“咪——”

許小舟順著貓身往下一看,心里咯噔一聲。

這小家伙不知道怎么搞的,右后爪全都是血。許小舟把它托起來,看見肉墊上布滿密集又細碎的裂口,像是踩進了玻璃渣子堆。

“咪——”貓眼清澈有神,只是寫滿了哀愁。

許小舟心疼壞了,他下意識托著小貓兜進自己懷里,小貓動了一下,爪子上的血蹭到了他的衣領上。他空出一只手掏出手機,又看了一眼時間。

10:28。

一年一次的出道考評,這期有七十多個練習生,最終的出道名額只有兩個。而他已經練習三年了。

“咪——”小貓別過頭去想舔受傷的爪子,許小舟下意識攔住了它,手輕輕托著小貓的頭,軟軟的小小的,還有小動物的體溫。

“別舔。”

小貓像是聽懂了,在他手心里蹭了蹭腦袋。

許小舟嘆口氣,“我帶你回我宿舍吧,等我考完回來給你上藥。”

小貓沒吭聲。

“走吧。”

許小舟換了衣服氣喘吁吁趕到六樓的時候,剛一下電梯,就見另一個練習生正要往自己那間考場里進,他立刻喊了一聲,“等一下!”

那人回頭,“啊,你是18號?”

“我是,不好意思來晚了。”

練習生猶豫了一下,“那你快進去吧,剛才都跳你叫到我了。”

“謝謝謝謝。”許小舟千恩萬謝,深吸一口氣輕敲了敲門,而后推開走了進去。他在門口站定,雙腳并攏肩背拔直,露出藝人標準微笑,九十度深鞠躬,“考官們好,我是練習生許小舟,練習時長三年,考評序號18。”

“你遲到了三分鐘,知道嗎?”

許小舟抬起頭看向主考官,那是藝教總監,姓胡,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胡總監是認識他的,他練習三年了,又是每個科目的優等生,不會有人不認識。但這個女人就是這么嚴苛,眼里揉不得半點沙子。

“非常抱歉,但請允許我解釋。我上來的時候碰到一只受傷的小貓,把它先抱到宿舍才跑上來,耽誤了幾分鐘,請您見諒。”許小舟再次深鞠躬,感覺自己心跳都要停了。

“如果有重要舞臺或者有名導等著,你也去救路邊的小貓嗎?”

小會議室里沉寂了幾秒鐘。

“明年再考吧,出去叫一下19號。”

屋子里靜悄悄的,許小舟感覺自己心一下子涼透了。他抬頭看向胡總監,可胡總監已經低下頭去翻下一個人的資料了。

少年垂下眼去,掩飾住自己的全部情緒,依舊謙卑有禮地第三次鞠躬,“我知道了,很抱歉,但還是謝謝您。”

胡總監揮了下手,許小舟回身,手剛剛觸碰到門把手,忽然聽身后一直坐在胡總監旁邊的陳景鋒問道:“你在哪救的貓?”

“地下車庫。”

陳景鋒哦了一聲,“這樣。”公事公辦的語氣,帶著他標志性的高冷和嚴肅。

許小舟猶豫了一下,“您是不是……”

陳景鋒打斷他,揚了下手上的資料,“我看你各項評級都不錯,明年加油吧。”

作者有話要說:

這本正式開始營業啦~暫定日更時間:凌晨兩點

這一次的主角沒有什么金大腿,也不是半神半仙,就是一枚又強又美又有脆弱感的小玫瑰,勤懇上進努力逆襲闖出一片天~

希望新老仙女們喜歡~筆芯~

明天見!


第2章 (2)

許小舟回到宿舍的時候感覺自己腦袋和心臟全都是空的。他打開房門,那只小貓還乖巧地臥在桌上,兩只前爪揣在懷里,受傷的后爪搭出來晾著,聽見他開門的聲音,回頭沖他“咪——”了一聲。

感受到貓的注視,他低聲道:“沒考過。”

“咪——”小貓聞言晃悠悠站了起來,踩在桌子邊緣,抬起一條傷腳不敢往下跳,就那么眼巴巴地看著他。

“沒事,也不是第一次了。”許小舟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床邊坐下,從抽屜里拉出藥箱,“我給你擦擦傷口吧,地下車庫很臟,會感染。”

這只貓乖得令人發指,甚至能聽懂人話,默默伸出了小腳。

可惜許小舟現在心空,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只貓的詭異。他一邊小心翼翼用碘伏藥棉沾著小肉墊,一邊自言自語地嘟囔道:“前年出道考評拿第一,但最后得到名額的卻是一位VIP玩家。去年精心準備那么久,原本以為萬無一失結果考評前一天扭傷了腰,眼看著機會又被別人拿走了。本來以為今年可以改命,沒想到,還是莫名其妙地就……”

“咪——”

許小舟深呼吸,擠出一個笑,“我不是怪你,我只是在想……也許我真的沒有在這一行出人頭地的命。”

房間里安靜下來,藥棉一下一下輕輕地沾去貓爪肉墊上的灰土,小貓低著頭看著自己被上藥,許小舟的視線里不止有那只受了傷的小肉手,還有小貓圓圓的后腦勺,和彈出兩頰的微微顫動的胡子。

房間里太靜了,他好像都能聽見小貓淺淺的、壓抑疼痛的呼氣聲。

“是只堅強貓,酷的boy,以后跟著我吧。”

“喵?”小貓抬起頭來看著他,許小舟砸了砸嘴,“取個名字,叫喪喪吧。”

“喵???”

“我有點心累,睡個午覺,下午給你買貓糧。”

許小舟又給貓添了點水,然后連衣服都沒換就倒在了床上。他感覺口干舌燥,還有點眩暈,估計是心太堵導致的。他閉上眼,一會想如果今天沒救貓會怎么樣,一會想起去年最后一次彩排升降臺故障雖然人沒摔壞但卻扭傷腰……雜七雜八的念頭在他腦海里鉆來鉆去,他閉著眼,感覺頭疼的要炸了。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漫長。

許小舟突然重新擁有了意識。

房間里由于忘開空調而格外悶熱,腦袋里灌了鉛一樣沉,他努力睜開眼,望著眼前的床腳陷入了放空狀態。

等等……

床腳?

許小舟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環顧左右,水泥地,床腳,床頭柜腳,書桌腳……他人怎么睡到地上來了?

“喵?”

??

許小舟心里一個激靈,他剛才難道不是想說「邪門了」嗎?

他心里突然抖過一陣驚悚,猛地低頭一看,自己揣在懷里的是兩只毛茸茸的小爪子,翻過來攤開,兩枚粉色肉嘟嘟的肉墊。

「這這這這這這……」

“咪咪咪咪咪咪——”

意識到自己在持續發出貓叫的許小舟猛然閉上了嘴巴,他回頭看了一眼右后腳,試著沾地著力,那里果然傳來一陣疼痛,提醒他這不是在夢里。

「WTF?」

顧不上腿腳不靈便,許小舟直接站起來抻著脖子往床上看,床上的“他”好端端躺在那里,就像心有靈犀般緩緩睜開眼睛,眼神空洞而茫然地看了眼天花板,然后瞇起眼抬起兩條腿劈了個叉,腦袋扎下去開始舔自己的大腿內側。

「……」

令貓眼瞎。

床上的人還在忘我地舔自己,那個舌頭比說rap的時候還要靈活,許小舟感覺自己血壓飆升不能再看下去了,他站起來晃晃當當走到門口,靠著門坐下,試圖冷靜下來。

床上的人完全意識不到有一只貓正在虎視眈眈地看著他,把自己上上下下一頓狂舔之后,舒服地伸展了一下修長的身軀,倒下頭繼續睡了。

就在這時,扔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手機鈴聲對床上昏睡的某人完全無用,但卻是許小舟的催命符,他一瞬間連腳傷都忘了,朝著床頭柜使勁一跳——貓的本能被喚醒,他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么,自己已經站到了床頭柜上,除了傷腳有點作痛,沒啥別的毛病。

許小舟感覺自己靈魂都在顫抖,他不僅一覺起來靈魂鉆進了貓的身體里,還和這只貓完美兼容,甚至學會了貓族的輕功。

鈴聲還在繼續,他低頭一看,幾乎霸占了整個視野的巨大的手機屏幕上閃爍著兩個大字。

趙姐。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說時遲那時快,許小舟一個猛子竄到了床上,貓爪子使勁往“自己”的腦袋上拍。

「兄弟!接電話!」

「醒醒啊兄弟!」

“喵嗷——!!!”

“喵!!!”

結果床上的哥瞇著眼睛一翻身,很兇很不耐煩地反手給了他一巴掌。

那一巴掌秉持了貓揍人的角度和習慣,許小舟就感覺一只比自己頭還大的巨大肉掌挾著風抽下來,一下子抽在腦袋上,一陣天旋地轉,仿佛被厚重的板磚致命一擊,他發出一聲喵嗷慘叫然后整個貓飛了出去。

手機鈴聲停了。

床上那個哥翻個身接著睡了。

許小舟坐在冰涼的水泥地板上思考人生,不,貓生。

這都是什么鬼啊?這只死貓不僅害得他丟掉了出道機會,還強占了他的身體?和誰說理去?

深刻的慌張和委屈突然攪在一起涌上心頭。安靜的房間里響起兩聲小貓哀傷的悲鳴,淚水打濕了眼眶,許小舟坐在地上傷心地哭了好一會。

哭完了之后他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開始面對問題。

這樣下去不行。不管是什么導致了他和喪喪的靈魂互穿,他都務必立即穿回去。喪喪一只貓的靈魂縮在人身體里,除了自舔就是睡覺,如果讓別人看到了絕對進120。而且這里不是私人公寓,是公司的宿舍,和外界斷絕聯系超過一整天就一定會有人拿著鑰匙來找,到時候就真的完了。

別說能不能出道,恐怕到時候會被送進精神病院里關起來。

許小舟感覺自己頭皮發炸,強烈的危機感使得他的大腦飛速地轉,他突然想到今天上午遇見喪喪的場景。

地下二層停車庫每天都有輪班保潔和巡邏,怎么會出現一只被碎玻璃扎傷腳的貓呢?喪喪絕對不是什么野貓,可是公司明令禁止攜帶和飼養寵物,那它又是哪來的?

許小舟突然想起發現喪喪的那輛車,當時沒留心,現在連是輛什么車都想不起來。唯一能記住的,就是那輛車當時停著的位置。

這似乎是唯一的線索了。

許小舟當機立斷決定去看看。好在今天回來的時候沒有把門關嚴,他伸出鋒利的小爪子探進門縫里使勁扒了扒,成功把門扒開一條縫。

他猶豫了下,重新竄上床頭柜叼上自己的手機,然后跳下來踩著貓步靜悄悄地離開了宿舍。

這個時間練習生們都在二十層訓練,樓道里是空的。許小舟一路暢通無阻走到了電梯前,開始發愁。

電梯按鈕目測距離地面一米二。想要竄起來拍一下,不難,但是他腳疼。

猶豫再三,許小舟還是棄療地嘆了口氣,把手機放在地上,退后幾步。

后腿彎曲,屁股塌下,前爪伸展,蓄力——

空中竄起一道黑白花的影子,一爪子準確地拍到電梯向下運行的按鈕上。許小舟完成任務后著陸不穩,發出嗷嗚一聲哀嚎。

腳疼疼疼疼疼。

四腳貓很慫很沒有星范兒地抬起一只腳,變成了三腳貓,蹦蹦噠噠到電梯門口站好,重新叼起手機,仰頭看著電梯樓層指示板。

6,5,4,3,2,1,B1——

“叮——”

電梯門緩緩開啟。

門里有一雙腳。

許小舟心里咯噔一聲,心想壞了,忘了電梯里還可能有別人了。他一眼掃過去發現那雙鞋是某大牌今年春夏新款,一雙鞋專柜一萬多塊,且看做工不像A貨。

他緩緩抬起貓頭,使勁抬頭,一直抬到脖子都要抻折了。

“……”

陳景鋒低下頭,一臉震驚地看著電梯外面,一只極其幼小的美短叼著比腦殼還大的手機,正傻了吧唧使勁仰著頭和自己對視。

“……”

這是什么奇怪的乘客?

許小舟感覺自己靈魂都在顫抖,所謂頭頂冒煙大概就是他現在的狀況。他看了陳景鋒一眼,努力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保持住為貓的高冷端莊,默默地轉了個身,一瘸一拐準備淡定離開。

卻沒想到那個高冷的巨星突然出聲。

“那個……”

許小舟下意識停下了腳步,扭回頭看向陳景鋒。

陳景鋒嚇了一跳,心想今天這是碰到貓精了嗎,一只貓叼著手機來坐電梯,還能聽懂人話?

他沉默了幾秒鐘,然后手撐住電梯門,試探性地,“我去B2,你去哪?”

許小舟心里:臥槽這個大佬和我一只貓說話了說話了說話了。

看他僵在原地,陳景鋒蹲了下來,努力和他平視,手伸進褲兜里摸來摸去。

許小舟一陣警覺,這人不會是要掏出什么兇器打貓吧?

然而下一秒,一陣清脆的聲音入耳,他一個激靈,就見陳景鋒從褲兜里扯出一串鑰匙,在他腦袋上空抖來抖去,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

“小貓來,小貓乖~”

“……”

我可去你大爺的吧。

許小舟貓眼一瞇,抬起一爪子就使勁抽了一下陳景鋒的腳,然后從他身邊高傲地一瘸一拐走過,直接進了電梯。

陳景鋒懵了好幾秒,收起鑰匙,也默默進了電梯。

一人一貓,貼著電梯墻壁并排而站,電梯門叮的一聲緩緩關閉。

作者有話要說:

陳景鋒:我隱藏的貓奴屬性是不是要被一只貓精發現了,急!!

—————————————————————————————

攻的名字略作調整,之前太簡單了,嘻嘻~

嗨呀,大家明天見呀!


第3章 (3)

與時代天王獨處電梯的氣氛比想象中尷尬,尤其這個男人忘了按樓層鍵,電梯就一直停在B1待命。許小舟叼了一會之后嘴巴都酸了,默默松開嘴把手機放在了地上。

頭頂突然傳來一聲遺憾的嘆息,許小舟一抬頭,發現陳景鋒正掏出手機對著自己,明顯正要拍照。

什么毛病啊這人,沒見過貓?

“哎,配合一點,我想拍小貓叼手機。”

兄弟,你先把樓層鍵按了吧,我謝謝你。

許小舟一瘸一拐走到門口蹲下,用爪子拼命撓,發出擦啦擦啦的聲音。

“哦!”陳景鋒猛然想起來,立刻走過來按了B2,低頭看著他,“我看你要成精了,你主人是誰?”

許小舟沒吭聲,伸出爪子掏掏屁股,一瘸一拐地又走回了墻角。

“叮——B2”

電梯門緩緩打開,許小舟淡定地叼起手機瘸且優雅地走了出去。他循著記憶往早上那個車位顛了兩步,卻感覺背后有人,一回頭,陳景鋒還跟著他。

兄弟,你的保留車位在另一個方向。

陳景鋒走到他面前蹲下來對視。時代巨星的臉被放大了,許小舟看著那雙漆黑的瞳仁,感覺自己小心臟抖了抖。

“我突然意識到,你這一瘸一拐的奔著B2來,不會就是早上那只小貓吧?”

呃。

陳景鋒皺了皺眉,“被許小舟救下的那只小貓?”

大佬你居然能記住在下的名字。

“等等。”陳景鋒突然語氣一變,表情嚴肅起來。許小舟嚇了一跳,也跟著一凜,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高大的男人極其謙卑地蹲在地上,臉湊近,和許小舟幾乎鼻尖碰鼻尖。黑眸專注而審視地盯了他幾秒,而后陳景鋒篤定地說道:“你偷了救命恩人的手機想要跑路。你恩人呢?”

許小舟心里咯噔一聲,下意識掉頭就要跑,然而那只大手先一步揪住了他的后脖子,許小舟腳還沒來得及扒拉就懸空了。

陳景鋒站起身,把許小舟拎在自己眼前,“手機給我。”

許小舟紋絲不動。

下一秒,大手簡單粗暴地直接從他嘴里把手機拽走了。

陳景鋒像是篤定了這只貓被搶走手機就不會再跑似的,悠閑地把許小舟放回地面,不顧他焦急地繞著腿又撓又刨,按了一下手機。

屏幕亮起,男人愣了一下。

屏保是今天上午那個小練習生的練習室照。站在空曠的舞蹈房地板上,側對著鏡頭,晦暗的光線模糊掉了五官,卻保留了長長的睫毛和鼻尖的一滴汗珠。寬大的T恤被汗透了,貼在腰上,光從身后透過來,隔著T恤薄薄的布料,能清晰地看見腰身每一寸的輪廓,甚至是胯骨的形狀。

男人的嗓音有些磁性,“你恩人身材比例真好。”



許小舟愣得停下了拼命扒腿的動作,貓臉懵逼地仰著頭看他。

“腰真細,腿真長,纖瘦而又富有肌肉感。”陳景鋒的聲音很平靜,“用這個激勵自己努力嗎?挺踏實的。”

唔。前輩過獎了。

陳景鋒自言自語完隨手把手機往褲兜里一揣,一低頭,就見那只貓正張著小嘴有神地看著自己。他一愣,下意識彎腰把許小舟撈進了懷里,點住他的鼻子,“你恩人為了你這家伙失去了一年一次的出道機會,你要感恩,怎么能偷人家手機呢?”

大手在貓肚子上揉了揉,許小舟腦子里轟地一聲,非常羞恥地聽從本能躺在了人家臂彎里,把肚皮亮了出來。

陳景鋒一愣,隨即低低笑了出聲,“這么粘人啊。我本來想這就把你拎回去找你恩人,要不你先陪我呆一晚,明天我送你回來,行不行?”

許小舟聞言如遭雷轟,貓臉震驚地看著陳景鋒。

陪你呆一晚?娛樂圈新的潛……規則?

“就這么定了。”男人又揉了揉貓肚子,在如愿聽到許小舟不情愿卻又難以抑制的哼唧聲之后愉悅地抱著貓走向了自己的座駕。

陳景鋒的私宅簡約而舒適。許小舟踩在兩米五的大床上,聽著浴室里嘩啦啦的水聲,感覺人生,哦不,貓生玄幻極了。

這個房間一整面墻都是玻璃巨幕,層層疊疊的窗簾垂墜,透出天際金色的日落。

房間的地上鋪著奶白色的印度長毛地毯,許小舟很想踩兩腳感受一下,可惜被男人直接拎到床上,腳傷導致他很慫地不敢往下跳。

被隨手扔在床頭柜上的許小舟的手機突然響了,許小舟一個激靈,踩著床墊到床頭柜旁邊,伸出圓乎乎的小貓爪,一個鍵子一個鍵子地把手機解鎖。

是趙姐的短信。

“你怎么不接電話?今天上午的事我知道了,上邊準備再給你一個補考機會,明天相同的時間地點,別再遲到了。”

!!!

許小舟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沖上去一爪子拍到手機上,差點把手機拍飛。隨即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沒辦法用手拿起手機了,于是原地一滾仰躺在床上,用兩只爪子捧著手機在自己眼前。

怎么可能?胡總監鐵面無私,絕對不可能給二次機會,更何況補考的先例在日天從未開過,去年因道具組沒安排妥當出意外而缺考都沒得到補考機會,今年怎么會掉這么大的餡餅?

然而許小舟喜悅還沒超過十秒鐘,心突然就涼了。

明天補考,可他現在還在喪喪的身體里,恐怕連準時出現都不可能。到時候趙姐急了來宿舍找人,一推門發現自己還在劈著叉舔大腿,那可就真的涼涼。

許小舟絞盡腦汁地想辦法,沒有注意到浴室里的水聲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了。門把手被壓下,咔嗒一聲。

許小舟一懵,扭頭一看,和剛剛從浴室里出來的男人撞了個對視。

一個,完全光著,手上唯一的毛巾正在揉頭發。

另一個,仰著肚皮躺在床上,用兩只爪子艱難地捧著人類的手機。

人和貓都是一臉懵逼。

下一秒,床上的貓喵嗷一聲把手機扔了,如同鬼畜般跌跌撞撞地從床上站了起來,扒著床沿焦急地刨了半天,豁命一躍,一邊哀嚎著痛腳一邊飛也地滾進了床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娛樂圈]變成貓后我終于紅了 [強推] 非酋遇到靈貓逐漸變成歐皇的故事;一朵有著脆弱感而又堅強上進的小玫瑰逐漸綻放的故事;  作者:小霄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