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福運滔天

點擊 玄幻奇幻 |作者:云清流| 正版 | [收藏]

女帝福運滔天
豆瓣評分:★★★★☆ [免費]
朕一定是拯救了世界,還不止一個。萬千世界,有誰及的上朕福運滔天。這是一篇農家女,如何成為女帝皇帝的故事。

背景是在古代,不過是架空,和我們中國歷史稍微有所不同。與眾不同者,名為巫,無所不能。修煉內功之人,為武者。修道修佛著,為方外之人。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干旱醫館算命
  燦爛而深邃的天空,散發著明亮的光芒的太陽。
  那萬里無云的美好景色,卻沒有任何人愿意欣賞。
  一陣風吹來,黃沙四處飛揚。仿佛在呼吸之中,都帶著細小的沙子一般。
  農歷三月中旬下種的稻谷,現在已經變得沒精打采的,沒有一點氣力。就連禾苗上的綠色,仿佛都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個30多歲的婦人,嘴唇干裂的看了一眼天空,眼神中帶著深深的失望,乃至絕望。
  ——沒有云飄過來,今天恐怕還是不會下雨。
  現在已經是農歷四月了,可是從年初以來到現在都沒有下一場雨。
  再這樣下去的話,或許連村口的那口公用井,也再也打不出一滴水來。
  等到了那個時候,他們這些老百姓又該怎么活哦?
  “娘,不好了,荷花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僅惡心想吐,甚至連飯都吃不下去了。”
  一個嘶啞如同鴨子叫聲的聲音傳來,中年婦人連忙轉頭看去。
  只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從房間里跑了出來,一臉焦急的看著她。
  “大郎,把牛牽出來,套上車,再把你媳婦扶上車,我帶你們去鎮上看一看大夫。”
  30多歲的中年婦人聽到這樣的話,臉色都沒有變一下,十分冷靜的吩咐了一句。
  “二郎,你帶著你媳婦。三郎,你也跟著,我們今天一起去鎮子上面看一看。”
  話音剛落,用劣質的石頭,青磚,黃泥土搭建而成的房子里,就走出了幾個少年少女。
  他們穿著暗沉,還打著補丁的衣裳,全身上下沒有一個裝飾。
  更讓人心疼的是,這一家人都瘦瘦弱弱的,身上仿佛沒有一點血色。
  一炷香的時間過后,吳美麗收拾妥當,又拿了一些銀錢,關上院落的大門,帶著自己的兒子媳婦離開了家。
  趕著牛車走了大半個時辰,原本就缺乏營養,缺乏水分的一家人更不好了。如果不是牛車上面可以歇歇腳,估計早就已經過去了。
  幸運的是,他們的目的地已經到了。只是比起年前,鎮子里面的人口少了很多,也沒有先前那般熱鬧了。
  來到一個沒有多好的醫館,吳美麗掂量了一下懷中的財產,最終還是咬著牙,帶著兒子媳婦走了進去。
  財產再怎么重要,也比不上人重要。而且娶那么一個媳婦,需要的聘禮可不少。
  現在這個時候,醫館里面也沒有什么人。只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大夫坐在柜臺后面,一邊拿著蒲扇扇風,一邊看著手中的醫書。
  吳美麗將面前不知何時散落的碎發攏到耳后,虛弱的笑著走近那位白發蒼蒼的老大夫,嘴唇發白的說道。
  “麻煩大夫幫我們全家人看一看,我們其他人還好,就是我這大媳婦身子有點不太好。”
  老大夫雖然老了,可是動作十分利索。他麻溜的放下手中的醫書,取了一個布包放在面前的柜臺上。
  “一個一個的來,我來把把脈。”
  吳美麗笑了笑,率先將手腕放在了那布包上。任由這個白發蒼蒼的老大夫,伸出了兩只蒼老的手指。
  那老大夫閉著眼睛沉吟片刻之后,就收回了自己的手指,睜開眼睛笑著說道。
  “老夫人身體很好,非常健壯。如果平日里能夠吃好喝好,補充點營養,那就更好了。”
  聽到這樣的話,吳美麗心中苦笑。現在這個年頭,那還能吃好喝好。年后四個月了,到現在可是一滴雨也沒下。
  暗自搖了搖頭,她將自己的大兒媳婦荷花推到了老大夫的面前,感慨般的說道。
  “麻煩大夫幫我做兒媳婦看一看,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問題。”
  老太夫從善如流的點了點頭,又給這十七八歲就已經結婚的少女把脈。
  短短數個呼吸的時間過后,他一臉笑意的睜開眼睛,語氣歡快的說道。
  “恭喜老夫人,賀喜老夫人,您家這兒媳婦懷孕了啊!相信過不了多久,您的膝下就要添一個孫子孫女了。”
  聽到這樣的話,吳美麗先是高興,后是憂愁。其實,她聽到這家那個兒子的描述的時候,就有了這樣的預感。
  可是,她看了看自家兒媳婦那瘦弱的身體,又看了看那仍然不見一絲云彩的天空,打心里沒底。
  這個孩子,十有**得活不下來。就算活下來了,恐怕也長不大。
  哀嘆著搖了搖頭,吳美麗又將其他的兒子媳婦推到了老大夫的面前,讓老大夫幫忙把把脈。
  幸運的是,這些人的身體還可以,就是因為營養不足的緣故,身體有些瘦弱。日后有機會,好好補補就是了。
  聽完老大夫的判斷,吳美麗心中是松了一口氣。她看了一眼身邊嬌弱的大兒媳婦,略有些擔憂的問道。
  “大夫,我這兒媳婦的懷相怎么樣?需不需要吃點保胎藥,讓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生下來。”
  老大夫摸了摸自己白花花的胡須,堅定的搖了搖頭。
  “老夫人,您這兒媳婦雖然瘦弱了一些,可是懷相卻非常好。您就放心了,您這未來的孫子孫女,一定可以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聽到這樣的話,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吳美麗心中突然有了一絲期待。或許這個苦命的孩子,能夠在這苦難的世界中掙扎的活下來吧!
  ————
  自稱神算子的中年男人坐在街道上,死魚眼的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他已經一天沒開張了,這日子可怎么過?
  非常眼尖的發現一家幾口人從醫館里面走出來,其中幾個人還喜氣洋洋的。特別是其中一個新婦,無意識的將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仿佛是在保衛著什么。
  神算子看到這,心中突然有了點。他連忙調整了一下形象,看著即將路過自己攤子的一家幾口人,連忙開口說道。
  “恭喜老夫人,賀喜老夫人。”
  陡然間聽到一句耳熟能詳的恭賀語,吳美麗帶著兒子,媳婦們,頓時停下了腳步。
  “道長,敢問一下,我喜從何來”
  神算子摸了摸自己裝門面的黑色長胡須,意味深長的回答道。
  “血脈傳承,香火有望,自然有喜。”
  吳美麗看了一眼神算子,原本平靜的臉上立刻多了一絲信任。她給自己的兒子兒媳們招呼了一聲,就毫不猶豫的坐到了神算子的對面,嘴角含笑著問道。
  “道長手段高超,我也是佩服的。麻煩道長幫我算一算,我這大兒媳婦懷中的孩子,將來是怎樣的命格。”
  神算子心想:今天一天沒有生意了,能賺多少就賺多少吧!反正這家人也沒有多少錢,套路也套不出多少來。
  于是,他在折騰了好半天之后,終于給出了一句批語。
  ——坤載萬物,德合無疆,洪福齊天,貴不可言。
  神算子的話音剛落,不遠處路過的一位書生就嗤笑一聲,掩面走了。
  批的這么好的命,難道那孩子還能成為帝皇不成?現在這年頭,算卦的也不專業,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到底是沒讀過什么書,吳美麗雖然不知道前面那兩個詞是什么意思。不過,單單洪福齊天,貴不可言這兩個詞,就說明了這孩子未來的命特別好。
  “道長,您的意思是?”
  神算子摸著自己長長的胡須,肯定的點頭回答道。
  “沒錯,這個孩子的命非常好。老夫人的一家老小,日后一定因為這個孩子而尊貴。”
  吳美麗聽到這樣的話,笑都不知道有多么開心。不管這位道長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反正她現在心情挺愉悅的。
  于是,她從懷中取出去醫館沒有用完的錢財,準備分出一小部分給道長做報酬。
  就在這時,有一個老人家仰望著天空,驚喜的大喊大叫道。
  “你們快看,天上有云了。過不了多久,我們這里就要下雨了。”
  神算子聽到這樣的話,同樣仰頭看了一下天空。然后,他低頭看著面前的吳美麗,再接再厲的說著好話。
  “老夫人,你看我說這個孩子是個好命的吧!你看看,這孩子還沒出生呢!就要給我們這干旱了四個月的地方,帶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雨。”
  聽到這樣的話,吳美麗更加信任面前這位道長了。她欣喜的從荷包中取出一大半的孔方兄,足足六個放在了神算子的桌子上。
  “多謝道長吉言,希望這孩子真的如你所料,日后是一個好命的人。我這個老婆子,或許也可以享受一下這孩子帶來的福。”
  不動聲色的看了那六個銅板一眼,神算子心中稍微有些失望。可是他也知道這普通老百姓的艱難,估計是壓榨不出什么油水來了。
  于是,他高深莫測的點了點頭,道。
  “一定,一定,這孩子一看就是個有福的。”
  作者有話要說:  開新文啦,求收藏,求評論,么么噠。


第2章 餡餅粟米粥大風
  “娘,剛才他們不是說快下雨了,我們要不要趕緊回家。我記得我們家的衣服還在外面曬著,是不是要回家收一收衣裳。”
  14歲的少年穿著灰色的短衣,昂著頭拉著吳美麗的袖子,臉色蒼白的問道。
  吳美麗聽聞此言,輕輕搖了搖頭,不容置疑的說道。
  “看這個天色,想要我們這里下雨,還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我們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再喝點茶水,然后再返回家去。你們趕了大半個時辰的路,本就有些受不了,再趕大半個時辰的路回去,你們就得躺在床上起不來了。”
  “謝謝娘,”
  周三郎眼前一亮,語氣歡快的說道。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樣的待遇,能夠在鎮子里面吃點東西的。
  可是在下一個瞬間,他卻有些擔憂起來,眉頭緊蹙的詢問道。
  “可是,娘,你手里還有銅板嗎?”
  用手指點了點小兒子的額頭,吳美麗自信滿滿的說道。
  “老三,錢財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你娘的手中還有三個銅板,夠我們吃一頓了。”
  周三郎聽聞此言,頓時松了一口氣。不由得放下拉著吳美麗的手,乖巧的跟在吳美麗的身后。
  再看看周大郎和周二郎以及他們的媳婦,一個個都是興高采烈的。
  農家人一向省吃儉用的,能不多花些銀錢,就不多花些銀錢。
  這一次能夠在鎮子里面嘗嘗鮮,不管能不能夠吃到什么好東西,都是托了這場馬上就要下大雨的福。
  一家人決定好了,就在吳美麗的帶領下,朝著鎮子里面的一個小攤子走去。
  沒錯,就是一個小攤子,非常便宜,甚至是不太衛生的小攤子。
  一家六口人,還帶著一條牛,手里僅僅只有三個銅板,又能到什么好地方呢?
  “大郎,去把牛車栓好了。綠芽,你扶著你大嫂。”
  吳美麗輕車熟路地吩咐了一句,就放開了手中的韁繩。
  周大郎點了點頭,興奮的道了一句。
  “好的,娘,我馬上就去。”
  說完,他就身形一轉,將身邊的媳婦交到了弟妹的手中。然后,拉著正在反芻的牛,將牛車趕到了一旁。
  綠芽接過自家大嫂,一邊笑著挽著荷花的胳膊,一邊對著吳美麗說道。
  “娘,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大嫂的,一定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吳美麗滿意的點了點頭,率先往前走了好幾步,坐在那小攤子擺放在外面的桌椅上。
  周二郎和周三郎連忙跟了上去,最后便是相互攙扶的妯娌兩人。
  就在周大郎還在處理牛車的時候,一個40多歲的中年婦人走了過來,笑著詢問道。
  “幾位客官,請問你們想要吃些什么?”
  幾個小輩沒有說話,都期待的看著吳美麗。而吳美麗則是看了攤位一眼,同樣笑著回答道。
  “幫忙拿三個餡餅,用刀子割開了送上來。還有,你們這粟(su小米)米粥是免費的吧,管飽是不是?”
  “幾位客官是明白人,想必也知道了這已經有幾個月沒下雨了。所以現在這粟米粥不能管飽,只能一個餡餅一碗。”
  40多歲的婦人笑了笑,鎮定自若的回了一句話。
  幾個小輩聽聞此言,心中稍微有些失望。就連剛剛返回的周大郎,眼神也有些黯然。
  免費管飽以及只能一個餡餅一碗,可是存在著相當大的區別的。
  倒是吳美麗臉色不變,抬著頭指著天空說道。
  “大嫂子有所不知,你看這天色,恐怕過不了多久就要有雨了。等這一場雨一下,我等還怕缺水嗎?”
  攤位的老板娘順著吳美麗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曾經萬里無云的天空多了白云朵朵,看起來十分厚實的模樣。
  “大妹子,這天上有云,可未必有雨啊!”
  老板娘低下頭來,滿是憂愁的說道。可是仔細看一看,就可以十分輕易的發現,她的嘴角卻是多了一抹微笑。
  吳美麗聽到這樣的話,也低下頭來,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老板娘,面不改色的說道。
  “大嫂子,你說的對,有云未必有雨,可是你卻忘了一件事情,我們這個地方已經四個多月沒有下雨,也沒有云了。聽那些老人家說,在這種情況下,有云必定有雨。”
  老板娘笑著點了點頭,滿臉寬慰的說道。
  “既然大妹子這么說,我就相信一回又何妨?”
  吳美麗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笑意,試探著問道。
  “那大嫂子,這粟米粥……”
  “原來大妹子說了這么半天,就是為了這粟米粥。”
  老板娘笑容滿面的調侃了一句,就大方的揮了揮手。
  “既然大妹子都這么努力了,我也不能不給大妹子面子。這一次,這粟米粥還是和以前一樣,免費又管飽。”
  得到這樣的保證,一家六口人都露出歡快的笑容。這樣一來,他們又能夠省下一點糧食了。雖然不是很多,可是也是一種慰藉。
  “好了大妹子,你現在在這里坐一會,我這就去給你安排。”
  老板娘搓了搓手,禮貌性的笑著說道。
  吳美麗自然沒有不允的道理,輕輕點了點頭,看著老板娘離去,對著攤位邊上的老板說著什么?
  作為兄弟中的老大,周大郎在老板娘走后沒多久,就慢慢的站了起來,小聲的說道。
  “娘,我去拿幾個碗,打點粥回來。”
  “讓老二和老三跟著你一起去,來回兩趟就夠了。”
  吳美麗點了點頭,隨口就吩咐道。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囑咐了一句。
  “打粟米粥的時候,記得用舀子晃幾下,讓沉在底下的粟米粥都起來。”
  “好的,娘,我都記下了。”
  說完這句話,周大郎就帶著兩個弟弟找攤位上的老板和老板娘拿了幾個碗,按照吳美麗教的方法,打了六碗粥,來回送到了桌面上。
  可是,即使是這樣,免費贈送的粟米粥里面的小米也不多,只有零星的一點點。說是一碗粥,還不如說是一碗清水,只是里面多了一些小米罷了。
  不過,在場的一家六口人都非常滿意,沒有覺得自己是被欺騙了。糧食本就不便宜,攤位的老板能夠免費贈送一點點,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周二郎的媳婦,方才16歲的綠芽突然崛起嘴巴,有些不滿意的問道。
  “娘,你怎么不讓我去,這種事情本該我這個女兒家做的。”
  吳美麗喝了一口粟米粥,隨意的抬起眼看了自己的二媳婦一眼,不以為意的回答道。
  “你照顧你大嫂就好,這種事他們做也行。都有手有腳的,打一碗粥又怎么了?”
  綠芽聽聞此言,覺得這話很有道理,可又有哪里不對?她想了半天,沒想明白,只好點了點頭默認了。
  與此同時,店家也將一家六口人點的東西送上來了。那是每一個都是兩個成人巴掌大,有兩寸高,用各種雜糧磨成粉制作的餡餅。
  三個大餡餅已經被刀子劃開了,露出里面厚厚實實的一層。雖然沒有多少肉,可是有各種各樣的蔬菜配合在一起,呈現出五顏六色的模樣。
  一家六口人看著從餡餅里面流出來的油,不約而同的咽了咽口水,真不愧是能夠在鎮子里面擺攤的人家,聞著就覺得味道非常好。
  喝過粟米粥,吃過味道不錯的餡餅,又給十分辛苦的那條牛喂了一點水,一家人便拉著牛車返航。
  “荷花,你還是坐在牛車上。”
  臨走之前,吳美麗拉著牛車,毫不猶豫的對著身邊的大兒媳婦說道。
  “你可是我周家的大功臣,可不能委屈了你。特別是你懷里的這個孩子,絕不能受到任何損傷。”
  荷花笑著應了,在弟妹的攙扶下,柔弱無依的坐在了牛車上面。
  都分配好了,一家人離開小鎮子,繼續趕路回家去。剛剛走到半路的時候,天地間就突然起了大風。呼呼的吹著,仿佛能夠吹起一個少女的裙子。
  吳美麗看了看天色,當機立斷的說道。
  “起大風了,肯定馬上就要下雨了。荷花懷里的這個孩子,果然是一個好命的。綠芽,你也坐到牛車上面去,替你大嫂擋擋風,別傷了孩子。我們繼續趕路,爭取在下雨之前回到家。”
  “娘,我這就上去。”
  綠芽應了一聲,歡歡喜喜的爬上了牛車。能夠正大光明偷懶的時候,她可不愿意繼續走路。
  周三郎感受著四周吹拂發絲的大風,心里有些擔憂,面上也帶了一些來。
  “娘,在下大雨之前,我們能夠回去嗎?我們這些人淋淋雨也沒什么,可是大嫂肚子里有了孩子。”
  吳美麗看了看天色,笑著搖了搖頭,淡然自若的說道。
  “老三,你別擔心,等我們回家以后,過一段時間了才會下雨。”
  周三郎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滿臉疑惑的問道。
  “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吳美麗笑了笑,意味深長的回答道。
  “老三,等你活得久了,有了一些閱歷,也就會看天色了。”
  聽聞此言,周三郎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作者有話要說:  每天晚上凌晨兩點鐘是蹭玄學時間,小仙女們可以不用管它。


第3章 打水 宣揚 屋頂
  又趕了三刻鐘時間的路,一家六口人終于回到了村子,遠遠的就看到了自家的房子。
  周三郎站在吳美麗的身邊,十分興奮的說道。
  “娘,你可真厲害,我們都回來了,現在還在起風,沒下雨勒!”
  吳美麗微微一笑,不以為然的回答道。
  “這沒有什么厲害的,你以后也會知道的。”
  說笑著繼續往前走,一家人就回到了自家門口。吳美麗一邊輕車熟路的從懷中取出院落的鑰匙,打開院落的門,一邊口齒伶俐的吩咐道。
  “老大,你把我們家的大黃牛趕到牛棚里面去,順便喂點水和草,不讓大黃牛給餓著了。老二,我把倉庫鑰匙給你,你等會兒把車趕到倉庫里面去,順便把門關嚴實了,等會兒再把鑰匙還給我。老三,你年紀還小,沒那么好避諱的,就扶著你大嫂,把她送到你大哥房間里去。綠芽,你記得收拾一下院子里面的衣裳,是誰的就送到誰的屋子里。”
  話剛說完,院子里的門就打開了。吳美麗推開院落的大門,率先走了進去。然后一眼就看到院子里面的竹架子上,那被風吹得扭扭捏捏的衣裳。
  幾個兒子媳婦連連稱是,開始按照一家之主吳美麗的吩咐行事。趕牛的趕牛,拉車的拉車,攙扶大嫂的攙扶大嫂,收衣裳的收衣裳。
  吳美麗也沒有閑著,拿著放在一邊的水桶和扁擔,就直接往院落外走。離開之前,她看著自己的幾個兒子,又一次的吩咐道。
  “老大、老二、老三,你們把該做的做完之后,記得去棒一些干稻草回來,把我們的屋頂給收拾一下。免得起大風又下雨,把我們的屋頂給弄沒了,又淋雨淋到我們了。”
  等到三個兒子乖巧的應了一聲,吳美麗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挑著兩個水桶就往村口走。
  打一口井是非常耗費錢財的事情,整個村子里面都沒有多少人家有私人的井。其中,并不包括吳美麗家。所以,村子里面大部分的人包括吳美麗一家的用水,全部依賴村口的那一口公共用井。
  離開家還沒走多遠,吳美麗就遇到了村子里面的熟人。那是一個中年男人,長得瘦瘦弱弱的,肩上也挑著兩個水桶。
  “周大嫂子,你又來打水啊!”
  那人看著并不高大的吳美麗,眼中閃過一絲憐憫和唏噓,十分熱情的喊了一聲。
  吳美麗點了點頭,同樣熱情的回了一句。
  “他根叔,你也來打水啊!馬上就要下大雨了,我打點井水回去,把我家大水缸裝滿。也不知道這雨要下多久,估計短時間內是無法打水了。”
  根叔笑著應了一聲,回答道。
  “是啊,周大嫂子,我也是這么想的。這不,我家婆娘特意讓我出來打水,也是為了把水缸裝滿,免得要用的時候都沒水了。雨水雖然也是水,可是需要放一天一夜才能用,也不知道是啥原因。”
  “他根叔,我曾經聽說,說雨水里面不干凈。”
  吳美麗一邊往前走,一邊隨口說了一句話。
  根叔點了點頭,不解的問道。
  “雨水怎么就不干凈了?我看著挺干凈的啊!”
  吳美麗啞然失笑,徑直搖了搖頭,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他根叔,你問我,我又怎么知道?不過我聽說,隔壁村子里有人去年喝了剛接下來的雨水,疼了好幾天就去了。”
  根叔聽聞此言,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他單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上面的雞皮疙瘩,有些后怕的說道。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們這些人還是要聽老人們的話,果然該忌諱的還是要忌諱。”
  “是啊!”
  吳美麗附和了一句,昂首挺胸的繼續往前走。等到和根叔一前一后得走了一段時間之后,遇到了一個提著一個大水桶的年輕男人。
  “石頭,你也來打水啊!”
  吳美麗和根叔異口同聲的打了個招呼。
  皮膚黝黑的年輕男人點了點頭,小聲的嗯了一聲,喊了喊人。
  “周大嬸子,根叔。”
  三人會面之后,繼續按照以往的速度往前走去。在接下來的路程當中,吳美麗沒有遇到和他們一樣去打水的人。
  反倒是看到不少人或是挑著水桶,或是提著水桶,或是慢悠悠,或是火急火燎的從村口往家里趕。
  來到村口的水井,三個人就看到一大群同村的村民正在排隊。他們也沒有插隊什么的,直接落到了隊伍的最后面。
  排隊的人很多,大多數都是男人,只有少部分才是女人。吳美麗來得巧,在她前面站著的恰好是一個婦人。
  “孟家嫂子,你家的還在外面做工,沒有回來呀?”
  吳美麗放下肩上的水桶,一邊活動著身體,一邊嘴角帶笑的問道。
  孟家嫂子點了點頭,十分無奈的說道。
  “是啊,沒回來。也不知道他今天趕不趕得回來,我看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吳美麗笑了笑,安撫著說道。
  “你家那位留在鎮子上也不錯,免得回來了還弄臟了衣服。”
  孟家嫂子點了點頭,又好奇的問道。
  “周家弟妹,你家那幾個小子呢?怎么不讓他們過來打水,可別慣壞了他們。”
  吳美麗微微一笑,淡定自若的解釋道。
  “我把我家那幾個小子留在屋里,讓他們幫忙翻修一下屋頂。免得這大雨下的,把我們家都給淋濕了。”
  孟家嫂子將散落在額頭前的碎發攏在耳后,笑嘻嘻的說。
  “這可真巧,我也把我家小子留在家里,讓他們把屋子收拾一下。”
  “什么巧不巧的,這不就是慣例嘛?”
  吳美麗調侃了一句,和孟家嫂子相視一笑。
  突然想到了什么,孟家嫂子又一次的問道。
  “我先前看到你們一家六口去鎮子上面呢,你們去干什么啊?”
  吳美麗眼珠子一轉,突然提高了聲音說道。
  “今天我家那大兒媳婦身體不舒服,我就帶人去鎮子上面看一看。結果醫館里面的老大夫一把脈后,就告訴我說我那大兒媳婦有喜了。而且懷相特別穩,一定可以生個健健康康的孩子。”
  孟家嫂子一聽,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連忙大聲的道喜。
  “周家弟妹,恭喜恭喜。看樣子明年開春的時候,你家就會有一個大胖小子啦!”
  周圍的人聽到兩人的對話,也連忙給吳美麗道喜。只是因為現在正是排隊打水的時候,都沒怎么靠近。
  笑容滿面,心花怒放的和眾人應對了幾句,吳美麗得意洋洋的對著孟家嫂子說道。
  “其實那孩子是大胖小子,還是個女娃娃都無所謂,那就是一個好命的,日后我這個做奶奶的,絕對可以享到他/她的福。”
  孟家嫂子一愣,疑惑不解的問道。
  “周家弟妹,你這話怎么說?”
  其他的人也豎起了耳朵,想要聽一聽吳美麗有什么說法?
  吳美麗環顧一周,非常驕傲,非常自豪的大聲說道。
  “我在鎮子里面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非常靈驗的道長。那位道長給我大兒媳婦里面未出世的孩子算了一卦,說那孩子的命非常好,洪福齊天,貴不可言。還有兩句我不記得了,反正是很好很好的批命。那孩子如果是男娃娃的話,估計以后會位極人臣,封侯拜相。如果是女娃娃的話,說不定會嫁個很好的人家,甚至還能成為宮里的人。”
  這話一說,周圍的人一大半都露出不信任的神情來。一個農家的小娃娃,怎么可能會有那么好的命?能夠通過科舉取士,成為一個七品縣令,已經是祖墳里冒青煙了。
  察覺到周圍的人的小心思,吳美麗頓時有些急了。她使勁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趕緊舉例說明。
  “你們還別不信,我家那孩子就是一個好命的。你們是不知道,那道長剛把命算完,天空中就突兀的冒出了云。還有老一輩的望著天空,高喊要下雨了。”
  這話一出,眾人就有些半信半疑起來。難道周家的真的找道長算了命,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好的命。貴不可言這樣的批語,可不是什么小貓小狗就能得到的。
  ————
  村子里的人家很多,吳美麗排隊排了整整一刻多鐘的時間,這才輪到她自己。而在她的身后,又多出了一長排的打水的人。
  聽著周圍的人對她家那未出世的孩子的討論,吳美麗嘴角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的同時,熟練的打起了兩桶水。
  然后,她腰一彎,背一直,艱難的將水桶挑在肩上,在天氣陰沉,大風飛揚的環境當中,晃晃悠悠的回家去了。
  廚房里的大水缸的水,其實還是半滿的。可是為了以防萬一,吳美麗才去水井那邊挑著兩桶水回來。
  于是,等到大水缸已經滿了的時候,一個木桶里面還剩下一大半的水。
  處理好了用水的問題之后,吳美麗終于有時間處理其他事情了。大兒媳婦懷著一個金尊玉貴的孩子,又來回走了一趟,現在正在休息,還不能打擾。
  二兒媳婦綠芽雖然剛嫁過來,可也是一個乖巧?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女帝福運滔天 朕一定是拯救了世界,還不止一個。萬千世界,有誰及的上朕福運滔天。這是一篇農家女,如  作者:云清流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