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這個付喪神大有問題

點擊 青春校園 |作者:暝闌| 正版 | [收藏]

[綜]這個付喪神大有問題
豆瓣評分:★★★★☆ [免費]
某一天,

本丸的付喪神們發現他們鍛出了一把和自己畫風不太一樣的刀劍,

那是一個曲裾深衣,容貌可愛,微笑時像一塊甜甜軟軟小軟糖的——

女孩子!

付喪神:夭壽了!本丸突然鍛出了刀劍少女怎么辦?!

1、女主是刀,非性轉,非暗墮本丸

2、女主本丸內甜甜軟軟小軟糖,出陣一秒狂化一刀一個堪比太刀

3、文名樣式來源于美術部~

4、沉迷日常,偶爾搞事

vip強推獎章

為了能夠更好的維護歷史,時之**召喚了名劍魚藏。但是萬萬沒想到,這柄被稱為勇絕之劍的短劍竟然是一個微笑起來甜甜軟軟,像是小軟糖一樣的女孩子!作品簡評:本文立意新穎,語言輕松,人物間的相處日常平實自然,女主的一舉一動都軟萌可愛,有很強的畫面感。作為千年前的刀劍,女主逐漸融入現代社會中出現的種種問題也是本文的一大看點。綜漫 幻想空間 無限流 甜文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問題之一

  

  九月,

  不知名的漿果綴滿了樹梢,紅色的楓葉為本丸染上了一層明亮的顏色。

  鶴丸用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注視著池塘里姿態優美的錦鯉,他白色的內番服被陽光照耀著,在空曠的本丸中顯得十分顯眼。

  因此,腳步急促的在回廊上奔跑著的前田藤四郎,十分輕易的就找到了他。他露出了松了一口氣的表情,然后將手放到唇邊,比成了喇叭狀,朝著鶴丸喊道“鶴丸殿!政府又送來了御札!”

  “哦哦,是嗎!”鶴丸放棄了和池塘里游魚含情脈脈的對視,他直起身,金色的眼眸中滿是歡愉的色彩“這可真是嚇到我了,沒想到這次這么快,好——”

  他將袖子卷了起來,做出了干勁滿滿的樣子“這一次,我一定要將一期一振鍛出來!”

  路過的鯰尾聽到這句話之后,毫不遮掩的嗤了一聲,他雙手叉腰,歪頭像是嘲諷一樣注視著鶴丸“雖然這么說,你最近鍛出的,不都是打刀嗎?”

  130地獄……鶴丸的腦海中立刻出現了這個詞。

  鯰尾說的沒錯,最近幾次鍛刀,不管他扔進去多少資源,鍛出的都是本丸已經有的打刀。

  “就算是拿去鏈結,也未免太多了。”鯰尾抱怨道,他似乎是剛剛完成內番,臉上還殘留著些許疲憊的表情。

  但雖然這樣抱怨著,他也還是朝著鶴丸走了過來,等著他一起前往鍛刀室。

  他們這樣頻繁鍛刀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座本丸——沒有一期一振。

  即使粟田口一派的刀劍日夜都在期盼自家兄長能來,但是從來沒有一次成功過。

  鯰尾看了看被交到鶴丸手上,可以大幅度提高鍛刀成功率的富士御札,忍不住出聲多叮囑了一句“這一次如果還是一個半小時的話,就換人來吧。”

  原本鶴丸是這座本丸里最擅長鍛刀的人了,但是每次許愿鍛到一期一振的時候,總是像受到詛咒一樣,變成一只非洲鶴。

  非洲鶴站在鍛刀爐前陷入了沉思,對于一期一振的屢鍛不中顯然打擊了他的自尊心。

  “這一次干脆全部都放進去好了……”他低聲嘀咕了一句,然后在投放資源數量全部設置成了最大數值。

  橘色的爐火將他白色的內番服照亮,他揚手將御札投入到了爐火中,看著它一點一點的被燃燒成灰燼。

  而后,無論是他還是鯰尾和前田,都在同一時間仰頭看向了最上方的計時牌。

  [00:30]

  鯰尾忍不住用手揉了揉眼睛,他表情微妙的轉過了頭,仔細打量著鶴丸“雖然說希望你不要在鍛出打刀了,但是,用這么多資源鍛出短刀,你未免也……”

  他的話并沒有說完,但是鶴丸已經明白了他究竟想要說什么。他也露出了一副驚訝的樣子,目光遲疑的注視著計時牌“原來這個公式……是可以鍛出短刀的嗎?”

  理論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鯰尾也并沒有多想,他伸手拍了拍鶴丸的肩膀,故作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是叫物吉來吧。”

  “物吉現在不在哦。”在鍛出一期一振這件事上從來沒有幸運過的脅差,此刻應該在遠征才對。

  鶴丸左右看了看,覺得資源完全不成問題,于是他決定趁著物吉回來之前,再鍛一次試試看,他隨手拿起了身邊的加速符,將它丟進了爐火中。

  計時牌上的數字在瞬間歸于了零,而后,從爐火中緩緩浮起的刀劍,被白色的光團所籠罩著,看不清本體真正的樣子。

  “咦?”鶴丸發出了有些訝異的聲音本丸已經擁有的刀劍付喪神,按照常理說應該是不會被再度召喚的,因此,假如鍛出本丸中已經有過的付喪神,從爐火中出現的,應該就是普通的刀劍本體。

  但是現在,面前的這把只能依照輪廓辨別出刀種的短刀,顯然是本丸沒有的新刀。

  “政府新實裝了短刀嗎?”鶴丸問。

  被問到的前田認真的搖了搖頭“沒有接到這樣的通知。”

  “那就只有召喚出來看看了啊……”鶴丸低聲嘀咕了一句,他將蘊含著靈力的召喚式神置入了包裹著短刀的光圈中,而后白光炸開,漫天的桃花飄散開來。

  從紛紛揚揚花瓣中最先出現的,是如同水波一樣蕩漾開裙擺,裙擺之上,是紋繡著日月的玄色深衣。

  只要一眼就知道并非是此地的裝扮,但是,令付喪神們如此驚訝的,并非是她的衣服,而是面前微微闔眼,有著黑色柔順長發的——短刀少女。

  即使自家弟弟是一個完美的女裝大佬,鯰尾還是被面前突然登場的付喪神嚇了一跳。

  “女……女孩子?還是……”

  被議論著的付喪神緩緩睜開了眼睛,如同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偶一樣精致的臉上,出現了些許茫然的神色。

  她如同黑曜石一般純黑,但卻閃閃發光的眼眸掠過了在場的三個人,最終定格在了面前將她召喚出來的鶴丸身上。

  “您……”她臉上露出了歡快的神采“您就是我的……那個……咦?”

  新鍛出的刀劍少女臉上一瞬間閃過了有些驚慌的神色,她微微低下頭,自顧自的嘀咕了起來“明明來之前特訓過的,應該怎么稱呼新的君上來著?”

  “……”鶴丸在一瞬間有些啞然,他看著面前微微皺起眉,看上去與莊重的服飾十分不搭的面容可愛的女孩子,終于想起了之前政府下達的文書。

  時間溯行軍經過與刀劍男子長期的戰斗,已經熟悉了他們的戰斗方式,為了減少傷亡并且起到奇兵的作用,政府提出了“交換生”計劃。

  計劃的內容十分簡單,就是將不同國度的付喪神進行交換。因為計劃還不完善,政府打算先選擇一座本丸作為試點。

  這就是交換來的,鄰國的付喪神嗎?

  鶴丸不由的驚奇了起來,他用眼神向鯰尾和前田傳達著“看,我的運氣不是很好嘛,這可是多少人想要的,唯一的刀劍啊!”

  然而,鯰尾和前田并沒有搭理他,因為世上刀劍千千萬,他們現在想要的只有一期一振。

  而另一邊,終于想起了自己惡補的知識的刀劍少女,則完全無視了面前三個人的眼神交流,她用歡快的聲音補全了之前的話語“我想起來了!您就是我的master嗎?!”

  “……”什……什么?鶴丸有些茫然,但是一邊的鯰尾卻像是突然來了興趣一樣,露出了帶著些許興奮的表情“你也在看嗎?那個《為圣杯而戰》”

  少女立刻點了點頭,她的聲音像是棉花糖一樣又甜又軟,大約是因為開心,她說話時的眼眸,一直在閃閃發亮“因為不太了解這邊的禮儀和稱呼,所以臨時補了很多知識!”她的話語頓住了,然后臉上露出了十分羞澀的表情“但沒想到,立刻就忘記了。”

  不不不,你補習的方向有些奇怪啊。

  被嚇到了的鶴丸,連忙揮了揮手手想要澄清這個錯誤。但是突然間,他意識到了這是一個機會。于是,露出了惡作劇之前特有的歡快神采的鶴丸,言語模糊的說道:

  “嗯,雖然有些不一樣,但是我確實是將你鍛出來的人。”

  “喂喂,鶴丸——”鯰尾試圖阻止一看就知道想要惡作劇的鶴丸,但是已經晚了,已經將鶴丸當成未來將要侍奉的主公的小短劍,已經認認真真的開始向‘主君’介紹起了自己:

  “我是魚腸劍,雖然誕生于春秋時期,但是被使用的時間卻很短。雖然很多地方都還有不足,但是還是請多多指教。”

  她頓了頓,而后再度浮現了有些局促的神色“我已經很久沒有過主人了,所以……可能有些地方……”

  大約是因為緊張,她用手握住了自己寬大的袖口,臉頰也微微側了過去。原本就是想要開個小玩笑的鶴丸,由衷的產生了一種罪惡感。他正打算開口解釋,卻見已經調整好了呼吸的魚腸劍,用帶著些許羞澀,但卻十分認真的表情對他說“但是,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我都會保護你的!”

  雖然看上去嬌小而又柔軟,但是在她說出這段話的時候,卻讓鶴丸感到了可靠。

  可是,鶴丸他一點也不開心。

  感覺此刻澄清誤會的話,這位因為見到了新主公而欣喜的少女,一定會像是被雨水打濕的花瓣一樣瞬間頹喪下來。

  這下糟糕了。鶴丸將求助的視線投給了在一旁看熱鬧的鯰尾和前田,沒想到鯰尾一把拉住了想要幫忙解釋的前田,用一臉看好戲的表情注視著鶴丸。

  看來請外援已經是不可能了,苦笑著的鶴丸重新將目光投到了好奇的盯著他看的少女身上。

  他嘴唇動了動,解釋的話語在喉嚨間轉了一圈,然后又被他吞了下去。

  “總之……”他伸手輕輕揪了揪自己的頭發,然后在少女閃閃發亮的視線之下,僵硬的將頭轉向了另一邊“我先帶著你去……參觀一下本丸吧……”



第2章 問題之二

  小魚幾乎是立刻就答應了,她在鶴丸轉身之后,就立刻跟了上去。誰知道剛剛走了一步,就踩在了長長的裙擺上。

  她一時沒站穩向前倒了下去,寬大的袖子被突然帶起的風吹拂起來。她努力揮舞著手臂希望保持平衡,像是永遠儲藏著光亮一般的眼睛微微睜大,然后,她從喉嚨中溢出了又小又輕的“呀”聲。

  但是,這些都只發生在一瞬間。就在離她最近的前田發出驚呼聲的時候,她的另一只腳猛地向旁邊一移,身體轉了一個圈,然后竟然穩穩的站立住了。

  她茫然的盯著自己的腳尖看了很久,突然像是也受到了驚嚇一樣,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太好了,要是在第一次見面的人面前摔倒可就糟了。”她小聲的嘀咕并沒有被捕捉到,因為,在其他三個人看過來的時候,她已經露出了有些困擾的笑容,頗有些心虛的解釋道:“抱歉,因為剛剛從時空隧道里出來……”

  她長長的睫羽輕輕顫了幾下,突然像是意識到了什么一樣,猛地將視線集中到了鶴丸身上。

  糟……糟糕了……被master看到了。

  一直以來想要成為主公可靠貼心的小軟糖一瞬間焦急了起來,她猛的向前跨了一步,也不管和自家新主君的距離是不是有些太近了,只是用略顯焦急的語調解釋道“但是……但是master,雖然偶爾有些冒失,但護衛工作我還是會好好做的,請你不要擔心!”

  “不……我沒有擔心這個……”鼻端是淺淡的蘭花的香氣,少女白的透明的臉龐占據了他所有的視線。莫名覺得有些呼吸困難的鶴丸微微別過了頭,然后有些絕望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這一刻,他終于理解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這樣不行,鶴丸在心里說道,如果不在這里澄清這個問題,之后誤會恐怕會越來越大。于是他遲疑著,打算委婉一些和少女說明這個本丸的真實情況:

  “其實……我……”

  但是,他支支吾吾的解釋并沒有說完。

  之前在鍛刀時被云層遮蔽的太陽,此刻恰好從云層之后鉆了出來。

  “啊……”被陽光照亮了側顏的少女發出了短促的驚呼,她微微揚起了頭,眼眸中都是溫暖的光輝。

  “今天的天氣真好啊。”她說。

  明明只是一年四季里,絕對會出現很多次的,平常的天氣,但是她卻露出了像是久違了一樣的欣喜的表情。

  鶴丸有一瞬間從她的語調中讀出了某種隱藏著的希望與喜悅,但是還沒等到他細想,少女又再度恢復了平時的樣子,用像是太陽一樣的笑顏對他說“我們走吧,master!”

  糟了……最好的解釋機會又被錯過了。

  突然意識到了這一點的鶴丸暗自嘆息一聲,他搖了搖頭,拜托鯰尾和前田幫忙收拾一下鍛刀室,然后默不作聲的帶著少女邁出了門。

  假如本丸有審神者的話,鶴丸完全可以將真正的審神者帶到少女面前。但可惜的是,這座本丸并沒有審神者。

  擁有著喚醒器物沉睡的思念之力,并且能夠承受的住眾多付喪神而不會靈格崩壞的審神者,在這個世界上是極為稀有的。但是,依靠這些稀少的審神者對抗數量龐大的溯行軍,這個過程實在是太過漫長了。

  于是,時之政府研究出了靈力融合裝置。

  將不同的靈力匯聚融合在一起,然后輸送至本丸的中樞,維持著付喪神的活動。

  希望能夠陪侍新主公的魚腸劍,被召喚到的這個本丸,恰好是一個沒有審神者領導的本丸。

  要怎么告訴她呢?

  鶴丸忍不住側目看了看少女,擁有著精致面容的少女,仿佛永遠充滿著好奇與喜悅,她的目光如同寶石一樣璀璨,微微張開的嘴唇如同桃花一樣嬌嫩。

  鶴丸無法狠下心摧毀她對于未來的希望,他金色的眼眸中第一次出現了有些苦惱的神色,而后就在他開始煩惱的那個瞬間,少女突然站住了。

  她伸出手指向了遠方,柔順的長發順著她的動作從肩膀上滑落了下來。

  “master,那……那個……是老虎嗎?”

  鶴丸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在不遠處的草坪上,五虎退還有亂正在給小老虎梳著毛。

  鶴丸一瞬間想起了日本號,即使面前的小老虎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小貓的樣子,但是那個擁有官位的長/槍,卻還是被嚇的不敢靠近。

  但是,明明放在日本號身上有些違和的事情,放在面前看起來瘦瘦小小的短劍身上,卻像是理所當然一樣。

  也是呢,鶴丸抬手托住了下巴。

  雖然看起來很小,畢竟也是老虎。那是只要提起名字,就會讓人聯想到力量與血腥的殘暴的掠食者。會害怕也是理所當然的。

  對小魚的恐懼表示理解的鶴丸,一臉寬容的看著她。他思考了一下,在制造驚嚇和安慰她這是短刀五虎退的老虎,并不會傷人之間選擇了后者。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解釋還沒出口,少女就扭過頭,躍躍欲試的看著他。

  “我可以摸摸他們嗎?Master?”

  總覺得和自己預想的劇本有哪里不一樣的鶴丸心情復雜的點了點頭,他看著小魚向前跑了幾步,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整個人都僵住了。她緩慢的回過頭來,然后一臉乖巧的盯著鶴丸看。

  鶴丸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他揮了揮手說“沒關系,不用在意我。”

  于是,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后,努力想要盡忠職守的小短劍在羞澀的拉了拉自己及腰的長發之后,就立刻放飛了自我。

  她腳步輕快的跑到了五虎退和亂面前,用手撐著膝蓋,彎腰看著小老虎們。

  有著金藍相間眼眸的小老虎在她過來的時候就豎起了耳朵,和它因為陌生人到來而有些羞澀和害怕的主人不同。小老虎在小魚到達的瞬間就轉過了身。

  它歪著頭看著穿著復雜的小短刀,然后沖著她嗷嗚了一聲。

  小魚蹲下了身,她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撫摸著小老虎的頭。小老虎沒有掙扎,它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尖尖的耳朵動了動,在輕輕的嗅了嗅小魚之后,將頭靠在了她的身上。

  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受到小動物歡迎的小魚微微睜大了眼睛,她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小心翼翼的將小老虎舉了起來。

  一旁跟過來的鶴丸承擔起了解說的職責,他為兩把好奇注視著小魚的小短刀簡單說明了今天發生的事情,然后就迎來了亂毫不留情的吐槽。

  “所以說,就是你又失敗了對吧。”亂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需要我幫你記到本子上嗎,第一百次鍛一期哥失敗記錄達成?”

  “真是毫不留情啊,亂。”鶴丸搖了搖頭,他雙手抱臂注視著將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小老虎身上的小魚,然后低聲嘀咕了一句“說起來,時之政府也未免太不負責任了,一個人孤身到達異國,還承擔著守護和自己無關的歷史的使命,怎么看也太嚴苛了吧。”

  亂沒有回答,他只是歪著頭看著面前如同盛開著的桃花一樣,看起來可愛而又活潑的少女,然后無視了身邊的鶴丸,露出了燦爛的微笑“我是亂藤四郎,是粟田口一派的短刀,你……”

  小魚回過頭,好不容易將注意力從老虎身上轉移開的小短劍臉上,閃過了毫不遮掩的驚艷的神色“好……好漂亮……”

  但是,這句話的尾音剛剛落下,她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

  對于以后一起共事的同僚可不能是這樣的態度啊……

  她不由的想到了前主公子光,他曾經擁有過的刀劍無一不是氣勢森然正氣凜然。

  這樣可不行,第一印象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被當做是不可靠的小孩子就糟糕了!于是她立刻調整了過來,一臉嚴肅的挺直了胸膛,試圖讓自己顯得可靠一些“方才失禮了,我是春秋時期歐冶子鍛造的魚腸劍,如果可以的話,叫我小魚就好。”

  她本身就不適合嚴肅,所以在繃著臉說了幾句話之后,臉上又出現了淺淺的紅暈“但……但是您真的非常漂亮。”

  她長長的睫羽下是大而明亮的眼睛,因為害羞而微微躲閃的目光和因為緊張下意識繃緊了的身體,讓她看起來十分可愛——并且很軟很好欺負。

  她收回了手,用小老虎半遮住了亂的目光,然后微微扭過頭,將頭埋在了小虎柔軟而蓬松的絨毛里。

  五虎退本來因為陌生人的到來而感到了羞怯,但是因為小虎對面前新來的刀劍十分親近,他也不由得放松了一些。

  “小……小魚……”他抱緊了小老虎,微微仰頭看著她,試探性的詢問道“是女孩子嗎?”

  “當然是啊!”小魚對于五虎退的問話感到了不解,她將小老虎放到了自己的膝蓋上,用手拉了拉自己的臉頰,看上去十分迷糊“難道我不像女孩子嗎?”

  “不……不是,只是沒想到……真的有刀劍女士……”

  嗯?小魚下意識的看向了微笑著的亂,對上了小魚視線的亂絲毫沒有遮掩,他伸手指向了自己,笑容平白的多了幾分艷麗的神色“這么看著我,難道是好奇我裙下有什么嗎?”

  莫名感到了某種危機的小魚,動作迅速的搖了搖頭。

  早就習慣了自家兄弟這樣舉動的五虎退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他被陽光照耀著的臉龐看上去有些蒼白,臉上的小雀斑讓他看上去顯得青澀而又柔和。

  “那……那這么說的話……小魚就是,本丸唯一的女孩子了。”

  “誒?”出乎意料的是,鶴丸卻露出了有些驚訝的神色,他之前所有的心神都留在被誤認成了master怎么辦上,所以并沒有覺得哪里有什么異常。

  但是現在,注視著面前的少女,鶴丸國永終于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在這個全部都是刀劍男士的本丸里,第一次,迎來了一個……女孩子……

  “等……等?”他舉起手擺出了暫停的姿勢,然后在粟田口一家復雜的目光下,捂著臉向后退了一步。

  和其他擁有審神者的本丸不同,這個本丸的付喪神自從變成人之后,就沒有接觸過女孩子了。他又再度從指縫里看了看個頭嬌小,歪著頭看他的少女,一直在心中猛烈安慰著他的“都是刀劍,怎樣都好吧”的聲音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在擁有人身之后吸收了過多人類情感與知識的付喪神,最終還是給面前的小女孩貼上了“嬌小、纖細、需要細心保護的標簽。”

  于是,鶴丸國永,這位現在沐浴在九月的陽光中,一直活力滿滿的皇家御物,滿腦子都被“該如何和女孩子相處,在線等,急”給刷屏了……



第3章 問題之三

  

  小魚被自家master變換莫測的表情驚到了,她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拉了拉鶴丸的衣袖,聲音像是棉花糖一樣又輕又軟。

  “您怎么了master?是哪里不舒服嗎?”她眼眸中皆是擔憂,認認真真觀察著鶴丸奇怪的臉色。

  而一旁聽到了小魚對鶴丸稱呼的五虎退和亂藤四郎表情卻微妙了起來。

  “什么master啊……”亂擺出了一臉十分嫌棄的表情“你原來還做了這種無聊的事情嗎,鶴丸?”

  “不不不,你先聽聽我的解釋……”鶴丸連忙揮了揮手。

  然而亂藤四郎對此不為所動,他抱住自己的手臂,絲毫沒有聽鶴丸解釋的意思“總之,就是你又在制造什么驚嚇了吧,嗚哇——差勁——”

  他將對這樣可愛的女孩子,你居然也下得了手這句話咽了回去,然后轉過頭,看著一臉茫然小魚,微微鼓起了臉頰“這個家伙啊,根本不是什么master,他和我們一樣,是這座本丸的付喪神……”

  “等……等等……”鶴丸連忙想要阻止亂說出真相,但是已經晚了,如同遭受了重大打擊一樣的少女眼中似乎浮現了淺淺的水波,在水波劇烈的震蕩之后,她微微低下了頭。

  對方仿佛突然頹喪起來的樣子終于讓亂意識到了哪里有些不對,他扭頭看向了鶴丸,發現對方正苦笑著搖著頭。

  “真是抱歉,我本來一開始就想說的,但是……”但是,她看上去確實是想要好好的陪伴著主公。

  努力向鶴丸介紹著自己,生怕對方覺得自己不可靠的小短劍,實在是太過可愛了。

  鶴丸走到了小魚面前,他伸手摸了摸小魚的頭發,然后微微彎下腰,想要看清她掩藏著垂下的黑發中的表情。

  但是,小魚其實并沒有他想象的那樣沮喪,她用腳尖輕輕踢了踢草坪,然后歪著頭,用十分苦惱的聲音說道“這樣的話,之前背下來的那些臺詞,就全部都沒有用了啊……”

  “誒?”亂眨了眨眼,他和自己兄弟對視了一樣,然后問道“什么臺詞啊?”

  提到這個,小魚終于又精神了起來,她重新抬起頭,一臉認真的注視著面前的亂“像是由我來守護你、大家的背后就交給我之類的。引導我的人說,這些話是絕對會用到的。”

  所以說……你究竟被教了些什么啊……

  我們居然一直在為這樣的政府工作嗎?

  懷疑起了時之政府引導人員可靠度的付喪神們同時心情復雜的沉默了下來,在一片寂靜的氣氛中,抱著小老虎的五虎退伸手推了推自己兄長“既……既然有新的同伴來了,果然還是要重新準備房間吧……”

  被五虎退一提醒,鶴丸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原本這座本丸就只差一期一振了,雖然早就為一期準備好了房間,但是因為太過思念兄長了,所以短刀們就擅自將一期一振和他們的房間——打通了。

  換句話說,現在整個粟田口一派,都是住在一個房間的。

  如果小魚是普通的付喪神,那么讓他暫時和小短刀們住在一起也是可以的,但偏偏她是一個女孩子。

  這可難倒鶴丸了,完全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間應該怎么布置的他下意識的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亂。

  沒想到的是,亂恰好對給小魚布置房間有些興趣。他抬手將散落的金發扎好,然后用食指推住了自己的臉頰,露出了可愛的笑容“這個就放心的交給我吧!”

  鶴丸松了一口氣,他仔細想了想,覺得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面前看起來有些呆的小姑娘先熟悉本丸。

  于是,他伸手拍了拍小魚的肩,讓她跟著跟他走,打算為她介紹一下本丸。被樹葉覆蓋著的樹林并不是很好行動,想到小短劍差一點在鍛刀室平地摔的事情,鶴丸最終還是朝著她伸出了手。

  “咦?”腳步輕快行走在林間的小魚茫然的抬頭看他,她的發間沾上了落葉,紅色與黑色相互交織纏繞竟然顯得異常和諧。

  鶴丸將伸出去的手抬高,在短暫的猶豫之后,將紅色的樹葉從她的發間拿了下來。

  “啊……”發出了小小的感嘆聲的小魚立刻低下了頭,抬起手小心的拍了拍自己的頭發,想要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漏網之葉。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做這個動作的時候,連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輕輕踮起了腳。

  鶴丸忍不住笑了起來,他金色的眼眸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輝,目光柔和的看著這位新同僚。

  有一點……想要摸摸她的頭。

  雖然產生了這樣的想法,但是鶴丸卻很快就抑制住了。他看著重新立正站好的少女,覺得別說摸頭了,之前想要伸手牽對方的動作,似乎也有些做不出來了。

  他空空的手握了一下,覺得莫名的有些寂寞。

  果然,如何和女孩子相處,真的是一種十分玄妙的技術啊。

  而一直等著鶴丸帶路的小短劍在發現鶴丸一動不動之后,終于意識到了他方才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面上浮現了有些苦惱的神色,脖子微微的向后縮了縮“您是擔心我會摔倒嗎?果然之前的事情嚇到您了吧……”

  她的手輕輕的垂了下來,明亮的眼眸仿佛時刻涌動著明亮的光彩“但是,那次真的是因為時間太久沒有到過外面來了,一時有些不適應。但是,我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問題啦!”

  像是為了證實自己并沒有說假話,她甚至張開了手臂,原地轉了一圈,然后用自己在陽光下如同寶石一樣閃閃發光的眼睛,注視著鶴丸。

  鶴丸的注意力并沒有過多的停留在她那句時間太久沒有到過外面上,每一位選擇對抗時間溯行軍的付喪神,他們身上都背負著悠長而沉重的歷史。

  不過是習以為常的事情罷了,但是鶴丸卻還是在一瞬間感到了微妙的心疼。

  大約是面前的少女實在是太過于天真無邪了,就像是未經雕琢的璞玉一樣,純凈的過分。

  鶴丸不由的長長嘆息了一聲,他收回去的手最終還是沒有忍住的,落在了小魚的發間。

  “是是,我知道了,那么,我們就繼續參觀本丸吧。”

  小魚重重的點了點頭,她學著鶴丸方才的樣子朝著他伸出了手,在對方微微詫異的目光下,露出了帶著些許局促的笑容“不過,還是非常的感謝您,您真是溫柔的人啊。”

  完全不介意之前欺騙過她的事情,反而害怕鶴丸覺得尷尬而伸出的手,看起來有些蒼白。

  鶴丸的指尖顫動了幾下,然后緩慢的伸出了手。

  這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新奇的體驗,雖然很快,這份新奇的體驗就被突如其來的煩惱打破了。

  鶴丸站在坑里,默然無語的抬頭望著從上方驚慌失措向下望的小魚。他頹然的抬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綜]這個付喪神大有問題 某一天, 本丸的付喪神們發現他們鍛出了一把和自己畫風不太一樣的刀劍, 那是一個曲裾深衣  作者:暝闌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