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

點擊 現代都市 |作者:金三叔| 正版 | [收藏]

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
豆瓣評分:★★★★☆ [免費]
一次意外的偷窺,讓我迷戀上了美女姐姐,一次又一次的夢幻,讓我明白,思念是痛苦的,也是幸福的,因為有了思念,我才對她如此銘心刻骨……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夢幻

朦朧中,我感覺朱美玲姐就睡在我的身邊,她抓住了我的手,她那具雪白的身子慢慢地向我貼了上來壓在我的身上。

暈,我已是欲罷不能了!

我情不自禁的張開雙手,緊緊地將她摟在懷里。

驀然間,我嗅到一股從朱美玲體內散發出來的醉人的芬芳,清晰地聽見她的心跳和呼吸的聲音。

這種聲音不停地刺激著我的神經,我朦朦朧朧地感覺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沖動,漸漸地,這種動越來越強烈。

最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感覺自己越來越難以忍受。

“向陽,你們在干什么?”一個聲音從我耳邊響起,我忽然發現母親怒不可遏地站在我的床前。

“啊!”

我驚叫一聲,翻身從床上跳下來,卻發現自己并沒有落到床下的泥地上,而是一腳踩空,落入了一個深不可測的萬丈深淵。

四周黑洞洞的,陰森可怕極了。

我緊緊地閉上雙眼,大聲叫喊:“救……救命……救命啊……”

我猛地一抽身,一蹬腿,睜開了眼睛,并用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卻發覺自己睡在床上。

原來,這是一場夢!

……

十幾年來,我經常做著同樣夢,這個夢一直在我腦海里縈繞。

盡管夢中的朱美玲姐姐早已離我而去,可她那具雪白的身子,卻始終銘刻在我的記憶里。

……

“各位乘客,本次列車終點站南華站到了,請帶好你的行李物品下車,歡迎你乘坐本次列車……”

隨著列車廣播的響起,火車一聲長鳴,緩緩地駛進了站臺。

兩天一夜的旅行生活結束,南華火車站終于達到了。

車廂內猶如蜂群一般騷動起來,乘客們紛紛將行李架上的行李箱取下來,朝車門口擠去,等候下車。

我站起身在行李架上取下了自己隨著人潮往出車口擠去。

出站口接站的人很多,有些人手里舉著牌子,牌子上寫著一個個陌生人的名字。

我心里突然滋生一股奇怪的想法,希望在這些接站的人群中,能夠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張熟悉的面孔。

然而,天不遂人愿,我并沒有遇見熟人。

火車站廣場上,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到處是高樓大廈。

我從出站口走出來之后,我已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小兄弟,你準備去哪里?”正當我猶豫不定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一個女人說話的聲音。

我轉頭來,發現一位肥胖的中年婦女,正笑瞇瞇地看著我。

“難道她認識我?”我從腦海里搜索了一遍,對這個女人一點印象也沒有,便問道:“大姐,米市壩怎么走?”

在南華市,除了不待見我的姨父、姨媽那家人外,就只有張華強父女與我關系最近了,我第一時間想起了他們曾經的住處,便將十年前那個街道名報上去。

南華市的變化這么大,市政規劃的時候,街道名稱都變了,一般人還真不知道老街道的名稱。

“啊?米市壩?”婦人盯著我看了一眼,疑惑地問:“小兄弟,你是從外地來的吧?”

“是的,”我如實回答說:“我小時候就住在那里,一晃十多年過去了,南華變化這么快,都已經找不到了。”

“是啊,南華變化這么大,一般人是不知道以前那些地方的,今天,幸好你遇見了我,”婦人沖我得意一笑,建議說道:“這樣吧,你坐我的車,我送你過去!”

“多少錢?”我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小兄弟,本應該收取你50元錢,見你挺帥氣的,就給我40元,你看這樣?”婦人征求道。

“那……好吧!”我猶豫著說。

一下子花出去這么多錢,我還是有點心痛,但一時沒有更好的辦法,又見這個婦人比較面善,不可能宰我,便答應了她的要求。

我隨她一起鉆進了停靠在路邊的一輛桑塔拉轎車里,坐到了副駕駛位置。

嘀嘀!

婦人發動汽車,載著我在城里繞了好大一圈,才將車停靠在一條寬敞的大街上。

她側過臉對我說:“小兄弟,米市壩到了!”

“啊?這就是米市壩?”我朝車窗外望了一眼,這里的情景與記憶中的地方大相徑庭,便用一副不信任的目光看著她。

“是啊,”中年婦女點頭說:“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問其他人。”

“不用,還是算了吧!”我知道婦人沒有騙我,便搖了搖頭,于是,掏出40元錢交到婦人手里。

四十元錢雖然不算多,但對像我這樣一個久居山野的凡夫俗子來說,還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下車后,我徹底傻眼了。

“這哪里是米市壩呀?”我環視了一下四周,心里有些納悶:“難道是那個婦人騙了我不成?”

在我十年前的記憶力里,米市壩一大片低矮的平房,如今是林立的高樓:寫字樓、酒店、商鋪和住宅樓比比皆是。

我問了許多人,他們都告訴我,這里曾經叫米市壩,現在是南華市開發區,更名為光華大道。

這里的居民們大都搬遷到安置房里去居住了。

我的心一涼,這里已是面目全非,我哪里去尋找姨父、姨媽一家人和張華強父女,我的母親,還有我那些仇家呢?

我背著行李包,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

突然,我看見一輛白色的寶馬車停靠在一家名叫“麗婷服飾店”的門口,車門打開,一位氣質高雅的女人從汽車里走出來,徑直走進了服飾店。

“呀,那不是朱美玲姐姐嗎?”我驚叫一聲,隨即來到了麗婷服飾店門口。

她遲遲沒有從里面出來,我猶豫了一下,朝服飾店里走去。

進門后,那個女人正好從試衣間里出來,她穿著一件黑色的吊帶裙,手里還拿著一件睡衣。

近前才發現,她的相貌雖然與朱美玲姐長得十分相似,但比美玲姐顯得還要豐滿,打扮得更為時尚,更為成熟。

“她到底是不是朱美玲姐姐呢?”我無法確認眼前這個美女是否就是記憶中那個朱美玲姐姐。

第2章 巧遇(1)

我在大山里居住了這么些年,從未見過女人有如此打扮,如此時尚,不受控制地將目光落到了她身上。

“你……你在看什么?”美女見我呆呆地看著她,羞得滿臉通紅。

我直盯盯地望著她,吶吶地問:“你……你是朱……”

女人仔細看了我一眼,先是一愣,隨即怒聲罵道:“你……你才是豬,我問你,你的狗眼往哪里看?”

“啊?”我徹底被她罵醒了,紅著臉,結結巴巴的道歉說:“對不起,我認錯人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想……”

“你想什么?想耍流氓,對吧?”我的話還沒說完,美女便打斷我的話,說道:“是流氓都這么說,鬼才相信你不是故意的?長得就是一副流氓相,一臉色瞇瞇的樣子,準是一個流氓!”

“大姐,我真不是流氓。”我努力替自己辯解說。

“我呸,你一直往我身上看,不是流氓是什么?”美女將自己的身子往前挺了挺,啐了我一口,怒罵道:“臭流氓!”

我本來就是一個二十多歲,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見這個女人左一個流氓,右一個流氓地罵我,而且還朝我啐了一口,感到十分窩火。

“這分明是一個潑婦嘛,哪里是曾經那個朱美玲姐姐呢?”我從心里嘀咕了一句,大聲質問道:“喂,你這人講不講道理,我已經說過了,我不是流氓,而且還給你道歉了,你怎么還罵人?”

“我罵你怎么啦,誰叫你管不著自己這雙狗眼睛,到處亂看呢?”美女睥睨地瞧了我一眼。

“什么流氓?什么狗眼?”我不甘示弱地說:“我見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我是覺得你長得像我認識的一個人,才不跟你一般見識,你怎么罵起人來跟潑婦一樣?你告訴我,我看你哪里了?”

“像我的人多著呢,你少跟我套近乎,”美女見我不僅看了她,還說她是潑婦,又替自己找借口,恨得牙癢,氣急敗壞地說道:“你這個混蛋,你不僅是流氓,還是無賴、痞子,根本不是男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男人?”我毫不示弱,反辱相譏道:“你要不要找個地方和我一起試一試?”

“你……”美女氣得滿臉通紅,揚起手沖上前來,朝我的臉部扇了下去。

啪!

一聲脆響,我的臉上出現了五個指印。

我沒想到這個美女的身手這么快,出手這么狠,只覺得眼前一花,就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

我從師父那里學了那么多招數,自以為身手不凡,沒想到大意失荊州,剛來南華就這么輕易地被一個女人扇了一耳光。

“唉,”我苦笑了一聲,從心里暗嘆道:“都怪自己憐香惜玉,心慈手軟,反應遲鈍,白挨一耳光,活該!”

“犯賤,還真不是男人!”美女見我挨了一巴掌之后,居然還能笑得出來,輕蔑地看了我一眼,轉身走出了麗婷服飾店。

麗婷服飾店的貨架上,滿是一些花花綠綠、琳瑯滿目的高檔時裝,每一種時裝款式都特別時尚、新穎和新潮。

這是一家女性服飾專賣店,男人們除了陪自己女朋友和情人來里面買東西外,一般都不會單獨來這里。

而我這個剛從山溝溝里走出來的村野莽夫,不但光顧了女人服飾店,還因為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偷看了一個酷似朱美玲姐姐的女人,又因與她發生口角,被她恨恨地扇了一耳光。

我有一種大白天撞鬼的感覺,頓覺自己真是倒霉和窩囊透頂了。

暗恨自己不應該自作多情,誤把那個人當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朱美玲姐姐,進了這種地方!

我與美女發生口角時,麗婷服飾店的老板忙于在柜臺上盤點庫存和算賬,并沒有注意到我們之間發生的糾葛。

當她聽見那個女人的打罵聲,急匆匆地走過來的時候,那個女人已經離開了服飾店,只剩下我一個人站在原地發愣。

“喂,你是怎么進來的?”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略帶一些責備的聲音:“剛才發生什么事情了?”

我循著聲音望去,一位身穿吊帶裙,身高在165厘米左右,身材火爆的長發美女站在了我的跟前。

望著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那張熟悉的臉蛋,頓時驚呆了。

“你這個人是怎么搞的?怎么這樣盯著別人看?”老板見我見到她時這副驚愕的表情,誤以為我是花癡,豎起柳眉,問道:“你剛才與那位顧客吵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輕薄人家了?”

我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而是將眼睛掙得老大,張大嘴,吶吶地問:“你……你該不會是……”

“啊?你是?”服飾店老板仔細打量了我一番,終于把我認出來了,驚叫一聲:“向陽,是你?真的是你?”

“嗯,是我!”我認真地點了點頭。

我萬萬沒想到,這家服飾店的老板居然是張瑤姐,見到她的時候,我激動的心情不言而喻。

“向陽,還真是你,”張瑤仔細確認我的身份之后,激動得熱淚盈眶,一把拽住我的手,拉我到里面的一張真皮長椅沙發上坐了下來,問:“這些年,你跑到哪里去了,你是怎么過的?怎么連一點信息都沒有?”

“我……我……”我不想讓她知道我從人販子手里逃脫,墜入懸崖,被師父趙浩南和她的女兒小鳳所救,向他拜師學藝,隱居山里的事情,靈機一動,結結巴巴地說:“十多年前,我離開南華后,去了一個遙遠的地方,被一個好心人收留,一直就住在他們家里……”

“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呢,”張瑤用一次性紙杯給我泡了一杯濃茶之后,站在我跟前,仔細打量著我,嘖嘖地稱贊道:“向陽,這么多年不見,你長大了,長高了,長帥了……”

“你也是,變得越來越漂亮了,”我回敬了她一句,感到無比親切,忍不住問:“你爸呢?他老人家還好嗎?”

第3章 巧遇(2)

張瑤一聽見我提起她的父親,眼睛就變得濕潤起來,悲憤地說:“我爸在三年前已經過世了!”

“啊?張叔叔是怎么死的?”我驚呼出聲,想起這個我曾經叫過幾天爸爸的男人,感覺一股莫名的悲傷。

張瑤憂郁地說:“十多年前,你因刺傷那位名叫楊崧的小男孩后,突然從南華失蹤了,我父親總覺得對不起你母親臨行前對他的囑托,四處打聽你的消息,可一直沒有結果,心里特別煩躁,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在家被人殺死了……”

“啊?”我大吃一驚,急忙打斷她的話,問道:“張叔叔是被人殺死了?什么時候的事情?他是被誰殺死了的?”

“不知道,”張瑤茫然搖頭,說道:“一天早上,我做好早餐,去他的臥室門口叫他吃飯,見里面沒有人應聲,就推門進去,卻發現我父親被人殺死在床上,胸口上還插著一把匕首,整個床都被血液染紅了,我當時嚇壞了,急忙打電話報警,警察感到我家里,對父親的死進行立案偵查,可是到現在也沒有抓到殺人兇手……”

張瑤向我訴說完父親慘死的情景后,補充說:“我父親的尸體還是由我和你母親一起安埋的呢。”

“啊?”我吃驚地問:“我母親?我母親現在哪里?”

“不知道,”張瑤再次搖頭,說道:“你母親提前釋放后,覺得沒臉見我父親,一直躲著他,當她得知我父親的死訊后,簡直是悲痛欲絕,跑到我家里和我一起處理完父親的后事,當她聽說你是因為你表妹葉珊,才離家出走而失蹤的,便去了你姨父、姨媽家,找他們理論,你母親與他們吵了一架之后,便失蹤了……”

“啊?怎么會這樣?”我怒聲說道:“我母親的失蹤肯定與他們有關,你告訴我,他們家住哪里?我現在就去找他們算賬!”

一想起我曾經被表妹葉珊歧視和羞辱,想起她帶著一幫小屁孩欺負我,我失手捅了與她一起鬼混那個名叫楊崧一刀,才被人販子拐賣的,心里就感到一陣窩火。

“唉,”張瑤嘆了口氣,勸慰道:“你最好暫時別去找他們,以免發生沖突,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為什么?”我不解地問。

張瑤勸解道:“你知道嗎?你姨父現在是云龍集團公司的董事長,該公司與遠東集團公司和天發集團公司是南華市三家最大的企業,這幾家公司的經濟實力都比較雄厚,各方面的人脈關系很廣,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你如果現在去找你姨父一家要人,與他們撕破臉皮,甚至發生沖突的話,會吃大虧的……”

“那你說我該怎么做?”我急切地問。

張瑤考慮了一下,說道:“我認為,你還是等時機成熟之后,再向他們打聽你母親的下落!”

我覺得張瑤的話有道理,便向她打聽道:“這些年,你見過葉珊嗎?”

“沒有,”張瑤再次搖頭,“據說,她出國了。”

“哼,”一提起這個女人,我就感到心痛,我冷哼一聲,咬牙切齒地說:“這輩子最好別讓我再見到她!”

張瑤無語,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曾經與她在一起鬼混,被我捅過一刀小男孩死了嗎?”我繼續問。

“沒有,”張瑤搖搖頭,叮囑道:“據說,他現在是南華市的黑幫老大,你以后見到他,可得躲著一點!”

“他沒來找你的麻煩嗎?”我詢問道。

“沒有!”張瑤搖頭說。

“這樣最好,如果以后他再找我們的麻煩,我還會收拾他!”我恨恨地說道。

“哎,過去的事情別提了,你是什么時候回來的?”張瑤怕勾起我那段傷心的往事,故意將話題岔開。

“我剛下火車。”我如實回答說。

“這么說,你還沒有找到住的地方?”

“是的。”我點點頭。

“既然這樣,就先到我那里去住吧!”張瑤建議道。

“那怎么好意思?”

想起自己小時候有一次從姨媽家逃出來后,張瑤在菜棚子里找到我,用身子幫我取暖時,我們摟抱在一起的情景,忍不住一陣臉紅。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張瑤笑了笑,說:“別忘記了,我是你姐姐,要不是你媽媽出事了,我們早就是一家人呢!”

一想起我那可憐的母親,我的心就低落到了極點,淚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來。

張瑤見我眼里噙滿淚水,勸慰道:“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你母親那么善良,她一定會活得好好的,等你在南華市安頓下來了,我們再一起去打聽她的消息,你覺得呢?”

“嗯。”我含淚點頭。

這時候,有幾名女士從外面走進來,見有男人坐在里面,均用驚異眼光瞧著我,隨后臉紅了紅,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

這些女人還是有點面淺,不好意思當著男人買衣服,見到一個大老爺們坐在店鋪里,她們不尷尬都不行。

看來,這里還真不是男人呆的地方。

“我在這里不會影響你的生意吧?”我往張瑤身上瞟了一眼。

她穿的那件吊帶連衣裙很短,很暴露,露出潔白的雙臂和香肩,合身的裁剪,將她的身子繃得緊緊的。

將那玲瓏浮凸、結實優美起伏的線條,完全地顯現出來,全身上下洋溢出一股健美、撩人的韻味。

望著她優美的身影,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張瑤姐穿得這么暴露呢,這不是引人犯罪嗎?”我的目光不敢在她身上停留,于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借此轉移自己的視線。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我和美女姐姐的浪漫情事 一次意外的偷窺,讓我迷戀上了美女姐姐,一次又一次的夢幻,讓我明白,思念是痛苦的,也  作者:金三叔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