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權護花神尊

點擊 現代都市 |作者:夜小樓| 正版 | [收藏]

金權護花神尊
豆瓣評分:★★★★☆ [免費]
來歷不明的乞丐,機緣成為女神的保鏢,從此踏入紙醉金迷的都市。 伴隨著金錢與權勢的誘惑,偏偏獨愛守護美女。 從沿街乞討的落魄乞丐,到醒掌天下醉臥美膝,管你是什么強勢權貴,又是什么富家子弟。 動我手足者,斷你一條腿。辱我女人者,斷你三條腿! 神秘力量伴隨著他成長,在一次又一次的危機中,探知更大的秘密! 他究竟是來自地獄的惡魔,還是臉先著地的天使。 “給家里打個電話吧,你回不去了。”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請本人來

葉洛跟著蘇老頭不情愿的走進銀行的時候,銀行里客人并不是很多。

但兩個人的妝扮,卻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使得那大堂經理當場直了眼睛。

蘇老頭一身職業裝,手里提著一個布袋,灰白的山羊胡一翹一翹的盡顯猥瑣,卻還是刻意的假裝自己是個正經人,努力的隱藏著那無恥的氣息。

而葉洛這邊自然就更加的勁爆,一身又臟又破的衣服近乎衣不遮體,鞋子也有洞,亂糟糟的頭發和滿臉的胡茬……

這特么的是個乞丐吧?所有人不禁想道。

這爺倆出場過于顯眼,使得大堂經理愣神半天之后,終于回過神來,覺得自己必須要做點兒什么。

“兩位,兩位,你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大堂經理急忙上前詢問蘇老頭。

蘇老頭這身衣服的確是職業裝,卻又區別于別的職業。

因為他穿的是道袍……

尤其是蘇老頭進來之后只是隨意的掃視了一下全場,就開始從包里掏法器……

“有人請我們來的,據說還是你們的工作人員要求的,怎么著,道士不能來銀行嗎?”蘇老頭很隨意的問著。

大堂經理愣了愣,不太明白他的話,卻暫時的回避了他的話語,而是望向一臉不情愿的葉洛。

沒等開口,蘇老頭搶先對大堂經理說道:“不用看了,這位是我的助手。”

“我助你妹。”葉洛不爽的吐槽了一句,別過頭去一番老子不認識他的模樣。不過這一扭頭,雙眼卻是立即明亮了起來。

因為他在等候區看到了一個極品小美女。

小美女羞答答的臉上充滿了好奇,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恰到好處的正在看著葉洛,這個眼神讓葉洛十分滿意,也十分的欣喜,畢竟他是個乞丐,受盡了白眼和奚落,平日里遇到最多的要么就是冷漠的目光要么就是嫌棄的眼神,而此時此刻,小美女的眼睛里很干凈,并沒有因為自己是乞丐而有任何讓自己不滿的東西出現在眼里,有的只是單純的好奇。

“哎呦,蘇老頭,快看,那邊有個極品,長得真可愛,羞羞答答的樣子簡直就是爆表!快看快看,那胸……”

“咳咳咳咳,你特么的正經點兒,做事呢!”蘇老頭險些沒暈過去,生氣的瞪了葉洛一眼之后,壓低聲音急急的說道。

葉洛不理,繼續肆無忌憚的看著那小美女,直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很不客氣的擋在了小美女的身前,怒視著葉洛。

葉洛一臉不爽,正要調轉一下方向繼續欣賞那羞答答的妹子,結果身后走進來一個白面狐貍似得女人,扭動著水桶腰,扯著嗓子就嚷嚷了起來:“大仙,怎么還沒有開始?這個還需要挑時間嗎?”

“不用不用,馬上就好,小王八蛋,趕緊幫老子做法事。”蘇老頭一邊說著一邊踢了葉洛一腳。

葉洛不情愿的將手里的破布鋪在地面上,幫著蘇老頭往上面擺放著東西。

大堂經理一頭汗水,看到白面女人的時候他似乎就已經明白了什么,尤其是看到大廳里又走進兩個壯漢,正一臉怪異的看著這邊的時候,不得不開口對那白面女人說道:“張女士,您這是做什么啊!有什么事情我們詳談,不要這樣,不要這樣。”

張女人掐腰怒道:“我做什么?我能做什么?還不是被你們逼得?老東西的存折密碼我不知道,人都已經死了兩個月了,老娘來找你們說這個事情,你們非要老娘請本人來,老娘這不是找大師把我家老東西再叫回來嗎?還不是你們要求的?”

噗嗤——

小美女不受控制的就笑了出來,旋即緊緊的捂住小嘴,一臉尷尬的望著大家。

葉洛哈哈一笑,洋洋得意的對那小美女說道:“怎么樣,有意思吧?”

小美女小臉兒羞的通紅,發現大堂經理和那張女士都不高興的望著自己,急忙連連道歉。

看她那柔弱的模樣,著實沒有人舍得和他生氣,而葉洛瞇著眼睛看著她那樣子,卻是更加的喜歡。

于是葉洛丟下蘇老頭走了過去,“美女,有男朋友沒有?”

“你想干什么?”陪著小美女的青年不高興的搶先開口。

“大哥別生氣,我就是看這妹子實在是招人稀罕,想要給她找個老公。”

青年冷漠至極:“你的意思是找你嗎?你可是個乞丐。”

葉洛對此當然不能否認,卻還是臭屁的說了一句:“卻是一個很帥的乞丐不是嗎?”

“麻煩你走開一些,你身上的味道,實在是太難聞了。”青年怒道。

“哎呦,這位大哥,不要這樣嘛……靠,你干什么?!”葉洛正要耍賤,一只干癟的老手突然伸了過來,直接揪住了葉洛的耳朵。

“你特么的能不能有點兒正事,晚上還想不想要老子帶你去嫖了?趕緊做正事!”蘇老頭氣呼呼的說。

“老子不稀罕!你特么的眼瞎啊?這等級別的妹子老子能錯過嗎?老子都要有媳婦兒的人了,還嫖個毛線?再說你那點兒事情老子做不來,你愿意就去找別人好了。”

蘇老頭瞪眼,看了一眼小美女之后,倒也覺得葉洛說的很對,可問題是現在的情況哪里容他亂來,自己一個人?老子一把年紀裝鬼上身又蹦又跳的這不是打算要了老子的老命嗎?!“先辦正事,泡妹子回頭再泡。”

葉洛不依,而大堂經理也趁著這個空當正在努力的和張女士做著工作,蘇老頭扯著葉洛正打算回那邊去,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陡然發生。

“都特么的蹲下,搶劫!”之前跟著張女士一前一后進來的兩個男人突然之間就各自掏出一把手槍來,一聲怒吼過后,好像害怕大家都以為他們是在開玩笑似得,當即扣動扳機。一聲槍響,驚叫一片,尤其是那小美女嚇的險些摔倒在地。

“林海大哥。”小美女嬌呼一聲。

陪伴在她身邊的青年立即將其護住,扭身就打算帶著小美女離開。

搶劫的兩個男人中,比較矮的那個男人發現這一點之后,立即發出警告。

林海不敢有所動作,但畢竟離著門已經不是很遠,猶豫再三之后,還是下定了決心。

猛然將小美女丟出,大步向那矮個子青年沖去:“小姐快跑!”

嘭的一聲槍響,林海應聲倒地,尖叫聲再起。

被推出去的小美女已然傻掉,看到林海撲 倒在地鮮血直流,當場嚇哭。本能的向著林海跑去,卻見那矮個子男人將槍管對準了小美女,不知道是不是緊張,整張臉蒼白如紙,全身也瑟瑟發抖起來。

“不要!快跑!”林海發現了這一點,驚叫著就要爬起來。

砰——

又是一聲槍響過后,林海雙眼瞪的圓圓的,臉色驟變,可接下來的狀況卻是讓他完全傻眼。

葉洛抱著小美女在原地轉了幾個圈之后停下,一臉不爽的瞪著矮個子男人:“尼瑪老子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妹子,你特么的說殺就給殺了?把她殺了,你特么的給老子找媳婦兒啊?”

矮個子青年呆呆的看著不知道怎么躲過子彈的葉洛,甚至都沒有看清楚他是怎么站起來的,只覺得眼前一花,這個乞丐就突然出現在了小美女的身前,然后將其抱了起來,躲開了自己的子彈。

另一個高個子搶匪正在威逼著銀行的工作人員把錢給自己丟出來,看到這邊的情況以后,怒吼道:“你特么的瘋了,誰讓你殺人的!把所有人看緊,誰再有任何的動作一槍蹦了!”

“你,你倆給老子趴下!要是再敢有什么動作,老子一槍打死你!”矮個子青年憤怒的拿著槍指著葉洛和小美女。

葉洛趕緊摟著小美女趴了下來,一邊趴在地上假裝嚇個半死的蘇老頭丟過來一個鄙夷的眼神。

葉洛沒有理他,反而是笑瞇瞇的看著懷里嚇傻了似得小美女。

“媳婦兒,你叫什么名字?”

“詩,詩小洛。”

“哎呦,這么巧啊?我叫葉洛,咱倆名字里都有一個洛字,好有緣啊……”

詩小洛呆呆的看著他,不知道應該怎么說。沉默了幾秒,忽地想起林海的情況,急急的扭頭看去,發現林海痛苦的趴在地上,正看著自己這邊。

作勢就要過去,卻被葉洛一把按住。

“你,你放開我,我,我要過去看看林海哥哥……”

“沒事的,沒傷到要害,一時半會兒不會死的。”

詩小洛不相信,怔了怔,為難的看著這個半壓在自己身上的臭家伙:“你,你剛才怎么,怎么躲開的子彈?”

“轉了幾圈就躲開了,你可是當事人,怎么問這種話。”

“我,我沒看清楚……”詩小洛弱弱地回答,頓了頓,又小聲的說道,“你,你是高手嗎?連子彈都躲得開……”

“我就是個乞丐,當然,我是絕對不會否認我是一個很帥的乞丐的。”

第2章 哥是高手

“少特么的廢話,都什么時候了,還特么的有心情在這里泡妞!趕緊把這兩個傻貨給我搞定,不然真的搞出人命來可就麻煩了!那個小哥流血過多,說不定一會兒就會掛掉的。”蘇老頭悄悄的向著葉洛這邊靠近了一些,很是生氣的說道。

葉洛不爽的瞪了他一眼:“你特么的眼瞎啊?人家手里有槍你看不到?”

“對你來說很難嗎?趕緊地,萬一收不到錢,咱爺倆一天可就都浪費在這里陪他們做游戲了!”

“還不是你搞的。”葉洛吐槽。

“你,你真的,真的能,能把那兩個人搞定嗎?”詩小洛小聲問道。

“怎么可能啊,聽這老王八蛋胡吹。”

“我,我要過去,我要去看看林海哥哥……”

葉洛望著詩小洛哭泣的模樣,搞的人家真的是自己媳婦兒似得心疼起來,“那好吧,不過要我幫著搞定這兩個傻貨順便救你林海哥哥也行,但是得有條件。”

“你說,只要不過分,我,我都答應。”

“給點兒辛苦費就行。”蘇老頭笑呵呵的說。

“辛苦你妹,就知道錢。”葉洛瞪了蘇老頭一眼,回過頭來對詩小洛說,“如果我幫了你,第一你得把你的聯系方式什么的都告訴我。第二嘛,你得親我一口,嘿嘿嘿嘿……”

詩小洛立即就為難了起來,小臉兒隱隱地有些發白,悄悄的看了一眼那邊即將昏迷似得林海,又看了看葉洛,最終她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葉洛很是高興,立即站了起來,滑稽的說了一聲啊噠,風一般的就沖了出去。

矮個子青年聽到了葉洛這搞笑的聲音,但來不及做出反應,只覺得眼前一花,小腹一痛,整個人就不禁彎身,再然后臉上被一拳直接砸中,噗通一聲就摔倒在了地上。

高個子青年嚇一跳,因為同樣他也沒有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只知道眼前一黑,其余的事情就再也沒有被他想起。

“我帥不帥?”葉洛臭屁的回到了詩小洛的面前,得意洋洋。

蘇老頭哼了一聲,從地上爬起來,轉身去到了張女士和大堂經理的身前:“老板,咱這法事是不是能開始了?”

大廳里寂靜無比,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葉洛的身上。

詩小洛呆萌地被葉洛拉了起來,滿眼的不可思議:“你,你怎么做到的,感覺,感覺你瞬間就,就沖出去了……”

“哥是高手嘛。”葉洛笑瞇瞇的說。

詩小洛傻傻的點頭,表示自己承認這一點兒,然后拉著葉洛急急的跑到了林海身邊。

林海同樣是一副吃驚的神情,死死的看著葉洛,仿佛要對葉洛做些什么似得。

“林海哥哥,你,你沒事吧?”

林海回過神來,在葉洛和詩小洛的幫助下起身站了起來,旁邊已經有人開始慌亂的報警,甚至柜臺里面的工作人員更是嚎啕大哭。

“我,我沒事,不是致命傷,但,但還是得去醫院看看才行。”林海說。

詩小洛立即點頭,“那我們去醫院,可是,可是……你帶錢沒有?”

“帶了,估計不夠。”林海一邊說著,一邊看著葉洛,對于自己的傷勢,他還是對葉洛更加的感興趣一些。

葉洛翻個白眼,很不爽的回瞪著林海,“我說老林,我就是一個乞丐好不好!怎么著,你特么的還打算問我借錢不成?”

林海吐血,心說我什么時候想過問你借錢啊!老子是因為你是個高手,老子這是膜拜的眼神行不行!

詩小洛發現那兩個搶匪已經被銀行里的人們控制住,畢竟已經暈了過去,只等警察過來就是。心里的恐懼也就不再那么的高漲,再加上葉洛還在這里,自然也就更加安心了一些。“林海哥哥,我們得取點兒錢才行,你,你還能堅持一下嗎?”

“沒事沒事,我……”

話未說完,葉洛陡然將其一腳就踹了出去,將詩小洛嚇個半死。不等詩小洛有什么反應,葉洛更是直接不客氣的將詩小洛抱進懷里,就地一滾。

“蘇老頭!躲起來!”

伴隨著葉洛的怒吼,密集的槍聲陡然之間響起,子彈打的到處都是,剛才還在慶祝著劫后余生的工作人員和客人們來不及桃園三結義,就立即就恢復到了之前混亂的場景,各自找尋著掩體驚叫著,哭喊著。

林海痛苦的摔倒在地上,滾出去很遠,葉洛這一腳用了很大的力氣,摔的也不輕。

他下意識的以為葉洛這是有所目地,或者說是偷襲自己,可隨后看到葉洛抱著詩小洛也向自己這邊滾了過來,再加上槍聲密集,子彈紛飛,林海瞬間也就明白了什么。

“怎么回事?”葉洛抱著詩小洛躲在一根立柱的后面,順便拖死狗似得單手將倒在地上摔的七葷八素的林海扯了過來。“好像是沖你們來的?”

林海也發現了這個情況,因為子彈從外面掃射進來,卻還是聚焦在了這邊。“我也不清楚,但看來是真的沖我們來的。”

“是你們。”葉洛無奈的說,“對方和搶匪不一樣,顯然是有著直接的目地,甚至不惜殺死你們兩個,你們得罪了什么了不起的人了嗎?”

詩小洛小臉蒼白如紙,根本無力回答葉洛的問題。

葉洛見此,也就不再多問,而是輕聲的對詩小洛說道:“不要怕,老公在。”

林海有些生氣,卻沒辦法在這個時候和葉洛生氣。

葉洛問林海,“你出門沒帶家伙什么的嗎?”

林海無語,“我是正經的保鏢,除非特殊的任務,是不會帶槍的。”

“啊?哈哈哈哈,媽蛋的老子還以為你和我懷里的這個妞關系不一般呢,原來是個保安啊?”葉洛顯得很開心,盡管身后子彈橫飛,對方也已經提槍掃射著沖了進來,態度十分的囂張。

“是保鏢!不是保安!兄弟,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保安和保鏢有什么區別嗎?哎呦,誰的鋼筆啊?”葉洛從地上撿起一支鋼筆,“好吧,這個時候也不管是誰的了,就它了。”

“什么就它了?”林海不解。

“看好我媳婦兒啊。”葉洛將詩小洛推給林海。

林海立即將其抱住,“你要干什么?”

“當然是……反擊啊!難道等著他抱著槍過來送我們三個去見閻王啊?”

林海無語,總覺得這個人實在是太特么的討厭了!也太特么的沒個正經了。

“葉洛!你大爺!你特么的泡妞連老子都不管了啊?你再特么的不出手,下次你就得給老子招魂了!趕緊把這個牲口給老子殺了!尼瑪法制社會啊!這里可是華夏國的神都市啊!竟然有人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搶劫銀行,搶銀行就搶銀行吧,竟然還特么的有人抱著槍直接進來殺人,你當這是在打游戲呢?老子今天怎么就這么背啊。”

蘇老頭喋喋不休的話語不斷的響起,竟是險些把槍聲蓋過。

葉洛哈哈大笑,探出頭去,差點兒被子彈打中,看到一個蒙面的大個子抱著一把沖鋒槍正一邊射擊一邊向這邊走來。

僅僅一眼就已然足夠,葉洛將筆帽拔掉,將手里的鋼筆帥氣的轉了幾個圈之后,看也不看那邊,驟然甩出。

槍聲戛然而止,緊跟著噗通一聲,有人倒地。

“怎么可能?!”林海驚叫了出來。

葉洛看白癡似得看著他,“不相信我?老子都和你說了,老子是天底下最帥的乞丐!”

“你什么時候說過這話啊?”林海淚流滿面,悄悄的探出頭去看了一眼,發現那殺手竟是真的倒在地上已然死去,眉心插著一只鋼筆,眼睛瞪的圓圓的,充滿了不可思議。“兄弟你這身手是怎么練的啊?”

“自學成才唄。”葉洛笑呵呵的說著,從口袋里掏出香煙來,給自己點了一根。

林海作勢要站起身來出去,半途卻發現葉洛還蹲在地上一動不動,“兄弟,搞定了,怎么還蹲在這里?”

“我怎么知道對方是不是只有一個人。”葉洛翻個白眼。

林海嚇一跳,忙不迭的又縮回身子,贊嘆的說道:“兄弟真是聰明!”

“這叫謹慎好不好。”

“我好你妹!”話音落地,蘇老頭就沖了過來,惡狠狠的給了葉洛幾腳,“你特么的有沒有出息,有沒有良心?你特么的泡個妞連老子的老命都不管了是不是?你特么的沒見過女人啊?老子哪個月沒請你找女人啊?你是人不是啊?”

“你瘋了啊?”葉洛生氣的說道,“尼瑪還不知道安全沒有,你就跑出來,不怕被人打成篩子啊?”

“少特么的轉移話題!你特么的在這里呢,誰能殺老子?”蘇老頭怒不可遏的說。

“是這樣嗎?”一把槍冰冷的頂在蘇老頭的后腦上,一個瘦弱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后。

葉洛嘆口氣,“你特么的今天上廁所一定是沒洗手。”

“老子洗了!都特么的尿手上了,怎么可能會不洗手?!”蘇老頭憤怒的反駁,表明自己是個愛干凈的人。

第3章 呵呵,岳父大人

狀況接連不斷,可謂是跌宕起伏。

身后的持槍人冷漠的看著葉洛,葉洛則是一邊抱著詩小洛,一邊笑瞇瞇的吸著香煙。

林海臉色蒼白,覺得至此似乎事情已經可以寫個大結局,再無狗血劇情可以延伸,但看蘇老頭那滿臉的不高興,林海又覺得事情似乎還有著一定的轉機。

果不其然,大家沉默了半晌之后,蘇老頭第一個開口:“還特么的愣著?等著請人家吃飯嗎?看不到那邊倒在地上多少人啊?你再和你這妞親親我我,那邊都死沒人了!有點兒公德心行不行,給你一秒鐘的時間,把我后面這個傻子給我廢了。”

“我還以為你會要我把他殺了呢。”葉洛不可思議的說著,狠狠一拳砸在那人的頭上,直接放倒。

林海和詩小洛齊齊瞪眼,扭頭忍不住的看向葉洛……原先站著的地方。

他是怎么過去的?又是什么時候過去的!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

警察來了,快速的控制了全場,了解著情況。

詩小洛感覺自己的靈魂在這這一刻終于回到了自己的體內,正想和葉洛說聲謝謝,卻古怪的發現葉洛和那個蘇老頭正鬼鬼祟祟的打算離開。

“這倆人要干什么?搞的跟壞人似得很容易被誤會的。”林海也看到了,尤其是發現葉洛更加沒有了高手風范,躲在蘇老頭的身后,低著頭,卻不時的看著左右。

不出所料,林海烏鴉嘴技能使用成功,葉洛和蘇老頭被警察當場就攔住,而后被按倒在了地上。

詩小洛和林海急忙跑了過去,向警察解釋這是個誤會。大堂經理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上前幫著作證。

警察得知殺手竟是葉洛殺死,搶匪也是他搞定的時候,真可謂是驚為天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不好膜拜,所以……就將爺倆都帶走了。

帶走當然不是被抓了,而是出了人命,需要兩個人的去錄口供,除了他們倆之外,相關的人包括林海和詩小洛都要跟著去。

只是林海身上有傷,所以先被送去了醫院,陪同著詩小洛一起在警察局做筆錄的是她十萬火急趕來的父親蘇睿。

蘇睿可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帶著一群人,有保鏢,有助理,自然也有律師。陣仗極大,看的出來不是一般人。因為事情過于嚴重,不僅僅只是有人搶劫銀行這么簡單,所以一直到晚上的時候,詩小洛才疲憊的跟著自己父親從警察局出來。

林海像是沒事人似得就站在車旁等待著兩個人,詩小洛看到他,立即跑了上來:“林海哥哥,你沒事吧?不是送你去醫院了嗎,你怎么還在這里?”

“我的傷勢不是很嚴重,雖然是中槍了,但好在是皮外傷,我的手機幫我擋了一下,所以子彈沒有深入我的身體,在醫院里治療了一下之后,警方了解到我的傷情,就讓我回來跟著一起做筆錄了。蘇先生,情況怎么樣?”

蘇睿揉了揉眉心:“應該是三合會的人,我最近拿下那個項目,得罪了很多人,所以有人想要對我提出警告,你也知道,我是個正經商人,從不招惹這些人的。”

林海有些無奈:“這意思就是說,一切得等警察調查才能給我們一個交代?”

蘇睿點頭,“林海,今天多虧了你和那個叫葉洛的孩子了,要不是你們,小洛……”

“蘇先生這是什么話,這本來就是我的職責。不過蘇先生真得感謝一下葉洛兄弟,事實上今天我并沒有能保護好小姐,多虧了那家伙。說到他,那家伙怎么還沒出來?”

蘇睿對此也不知道,正要詢問,身邊帶來的那個律師湊過來說道:“那位小兄弟似乎有些麻煩,因為他沒有身份證,也沒有任何的身份證明。和他一起來的那個老先生只能證明他是個孤兒。只是正因為這個,再加上那小兄弟身手極強,并且殺了人,警方有些懷疑他可能是什么危險人物,或者是逃犯什么的……”

蘇睿幾個頓時愣住。

“哎呦,蘇老板,蘇老板。”正說著呢,蘇老頭快速的跑了過來,“蘇老板救命,蘇老板救命啊。”

“老先生是……”

“我叫蘇慶和,是葉洛那小子的朋友,那小子為了你女兒這回是遇到大麻煩了,蘇先生可得幫幫忙才行。”蘇老頭焦急的說道。

蘇睿左右看看,確定沒有外人之后,壓低聲音說道:“老先生,葉洛兄弟……真的是逃犯?”

“逃犯?”蘇老頭瞪了瞪眼,旋即生氣的說道,“靠!這就是這群警察暫時不肯放葉洛走的原因嗎?我不是告訴警察了嗎,那小子是個孤兒,雖然的確來歷不明,但十幾歲的時候就在街上乞討了,按照他們這個邏輯,那葉洛豈不是很小的時候就做過什么違法的事情嗎?那小子就是失憶了,醒來的時候在西山大圓湖那片山林里,什么也記不起來了,也不知道誰把他丟在那里的,怎么就成了逃犯了?”

蘇睿不是很相信,于是用真誠的語氣說道:“老先生,葉洛兄弟現在是我們蘇家的恩人,他有事情,我不可能袖手旁觀的,這里也沒有外人,你和我說實話就行,只要不是什么太嚴重的事情,我能想辦法把他弄出來。”

“這小子真不是什么逃犯……雖然不是逃犯,但總是打架這倒是真的,不然他那身手怎么會這么好。雖然偶爾打架總是下手狠了一些,也傷過不少人,可人家都沒有追究,再說也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這點兒事情應該不值得會被警察局追究的吧?”

“老先生,你還是不相信我。”蘇睿無奈的嘆口氣。

“蘇爺爺,您就和我爸爸說實話好了,爸爸認識這里的局長……”詩小洛小聲的說道。

蘇老頭都快要哭了,“這小子十幾歲的時候我就認識了他,和他混在一起這么多年了,他別的本事我不知道,但是這些事情我是知道的,這小子真的不是什么逃犯。”

“那今天警察趕到的時候你們為什么要跑?”

“這小子沒身份證啊!被抓住以后,肯定要他出示身份證什么的,所以才會跑啊。”蘇老頭說。

至此蘇睿暫時的打消了疑慮,想了想,看向自己帶來的律師:“有沒有問題?”

律師呵呵一笑,“只要不是逃犯,黑戶口這種事情,總是不至于被關起來的,我再去一趟,將他保釋出來。”

葉洛出來的時候,一臉的不高興。那律師臉色也不是很好,不斷的擦拭著汗水。

蘇睿等人還等在這里,直勾勾的看著葉洛。

詩小洛上前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嘿嘿,沒事,沒事,我能有什么事?媳婦兒,你擔心我啊?”

蘇睿瞪眼,“你叫我女兒什么?”

“女兒?我去,你是岳父大人嗎?你好你好,我叫葉洛,嗯……是個乞丐。”

蘇睿凌亂,詩小洛不好意思的說道:“你不要占我便宜好不好,會把我爸爸嚇到的。爸爸,這家伙……很沒正經兒,總是,總是嘴上占人便宜。”

“哈哈哈哈,哪有啊,反正我看上你了,你跑都跑不掉的,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是不是應該履行承諾了?”

蘇睿一愣,忙問詩小洛,“承諾?什么承諾?”

詩小洛羞答答的低著頭,不肯吱聲。

蘇睿臉色微微一變,不高興的看著葉洛,“你向我女兒提出了什么過分要求了嗎?”

“不是很過分吧?”葉洛有點兒不好意思。

“爸爸,他,他的要求,和,和當時的情況比起來,不,不算過分的。我,我當時害怕林海哥哥會有事,就,就求他幫著解決那兩個綁匪……他,他要我事成之后親,親他一下,然后把,把聯系方式給他,沒,沒有別的要求。”

蘇睿皺眉,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感激的看著葉洛:“葉兄弟……”

“您叫我葉洛就行。”葉洛顯得還挺禮貌,但下一句,就徹底的讓所有人凌亂,“呵呵,岳父大人。”

蘇睿被氣笑,果然發現這小子油嘴滑舌沒個正經,對此倒也不生氣,“你救了小洛,蘇家對此務必要做出感謝,所以我準備給葉兄弟一筆錢,希望葉兄弟今后生活能過的好一些。”

“哎呦,那多不好意思,還不謝謝蘇老板?”葉洛沒等說話,蘇老頭搶先說道。

葉洛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副有你什么事的架勢,“岳父大人……”

“好了葉兄弟,就這么決定了吧,很晚了,我先帶小洛回家,有機會的話,我會邀請你去蘇家做客的。林海,你把剩下的事情和葉兄弟辦理好。”

不由分說,當真是不給葉洛任何繼續耍嘴皮子的機會,蘇睿拉著詩小洛就上了車,隨后揚長而去。

葉洛很是生氣,咬牙切齒的樣子又讓林海覺得特別的解氣。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金權護花神尊 來歷不明的乞丐,機緣成為女神的保鏢,從此踏入紙醉金迷的都市。伴隨著金錢與權勢的誘惑  作者:夜小樓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