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兵少

點擊 現代都市 |作者:焱公子| 正版 | [收藏]

鐵血兵少
豆瓣評分:★★★★☆ [免費]
他是神龍突擊隊的鐵血教官,卻因故退役,重回故鄉的他,只想好好補償自己的父親和妹妹,卻發現一切已經物是人非…… 他是美女眼中的壞痞子,他是妹妹眼中的“不孝子”他是英雄也是“逃兵”回到都市的他,勢要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背著行軍包站在闊別已久的大院門口,蘇狂仿佛是認不出哪兒才是自己的家了。

他已經離開家里有五年了。

曾經的一片平房,現在已經被高層的建筑物取而代之,那些過去的記憶,都已經消失不見,頗有種鄉音未改鬢毛衰的感覺。

蘇狂黑色的帽檐下面,劍眉緊緊的皺了起來。

他現在正站著的土地,本來是他生活了十幾年的家,只不過已經有五年沒有回來了,就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型的K T V場所了。

這個時候,突然迎面走過來了一個妙齡少女,她身上彌漫著一股子醫院的味道,讓蘇狂感覺很是奇怪,這種二十來歲的少女,不應該身上都是一些香水的味道嗎,為什么他身上是一股醫院的味道。

蘇狂兩步走上前,朝著這個女子問道:“你好,請問你知道孫學斌在哪里嗎?”

蘇學斌是他的父親,是一個老實憨厚的一個高中教師,平時也總是以自己的一對優秀的子女而感到驕傲自豪,但是蘇狂卻在快要高考的時候跟一個不知道是誰家的小姑娘談起了戀愛,導致高考發揮失常,沒有能夠考上理想的大學,蘇學斌一怒之下打了蘇狂一頓,而蘇狂也因為叛逆期的緣故,直接報名參軍去了。

五年后再次回到家鄉,這里卻變得自己已經不認識了。

“恩?你要找蘇學斌?”少女皺了皺眉,好看的秀眉此刻擰成了一團。

這個少女看上去就約莫只有二十來歲,一顰一笑很是勾魂,一頭黑長直的青絲就這么披在肩膀上,看上去別樣的性感迷人,黑色齊腳踝的長裙,配上一雙亮皮的高跟鞋,襯托著皮膚是這般的光滑細嫩,上身露出了一小部分的肩膀,俏皮中又透露著絲絲的知性,手腕上面還帶著一塊勞力士的女士手表。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蘇狂總覺得這個少女有些眼熟,仿佛是認識了很多年一樣。

看到她居然知道自己的父親,蘇狂連忙繼續問道:“你好,我是蘇學斌的兒子,之前當兵去了,你知道我的父親住在哪里的嗎?”

“你說什么?蘇學斌他兒子?”少女長大了嘴巴,有些震驚的看著蘇狂。

蘇狂見狀,立馬點了點頭。

“蘇學斌不在這里,你是找錯地方了。”

說完,便轉身上了一旁的車,再也不愿理搭理蘇狂,呼嘯而去。

蘇狂有些茫然,也不知道這個少女是個什么意思,自己好像并不認識她吧?為什么要用這種態度對自己。

搖了搖頭,將這個少女的事情放在了腦后,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父親。

一路兜兜轉轉,周圍到處的打聽,終于找到了蘇學斌的住處,蘇狂上去輕輕的敲了敲門,半天沒有人應答,倒是旁邊的一間房子打開了,門口探出來了一個大媽。

“這個小年輕人,你是要找老蘇嗎?他現在在市第一醫院呢。”

“市第一醫院?”

聽到了這個消息,蘇狂心頭一震,連忙轉身朝著市第一醫院跑了過去。

好不容易打聽到了蘇學斌的病房,蘇狂闖了進去,可是這進入病房了以后,蘇狂當場就愣在了門口。

他剛剛看到的那個性感少女,居然也在病房里面,手里端著一杯水,正在貼心的喂一個躺在床上的老人喝水呢。

這個躺在床上的老人,是他的父親蘇學斌,五年不見,他早就兩鬢斑白,眼神渾濁,已經蒼老了很多。

“誰同意你進來了?給我出去!”

這個少女一抬頭見到是蘇狂,臉色瞬間便的陰沉了下來,面色不善的看著他。

“囡囡,我不是跟你說了,對人說話不能夠這么粗魯的。”

蘇學扭頭看了一眼蘇狂,覺得這個小伙子很是眼熟,但是又一時之間認不出來。

“喂,你是聾子嗎?我讓你滾出去聽不見是吧!”少女氣急,跑到了蘇狂的面前,不停的推搡著他,想要將蘇狂給趕出去。

蘇狂沒有反應過來,突然之間靈光一閃,看著眼前的少女,笑容瞬間出現在了臉上,竟然直接伸手一把將她給摟住了,死活都舍不得放開手,勒的少女一陣的頭暈目眩。

“你這個畜生,給我放手!”少女被蘇狂緊緊的抱住,瞬間覺得呼吸有些困難,用力的推搡著蘇狂,想要將他推開,但是奈何力氣太小,根本就沒有辦法推開他分毫。

“幽幽,別推了!是哥哥啊!”蘇狂一臉的驚喜,有些激動的看著眼前的少女。

“我蘇幽幽不認識你,你最好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少女死命的掙扎,但是依舊奈何不了蘇狂,只能不停的抓咬著蘇狂的手臂。

“你,你這是要干什么啊!放手,你快放手!”蘇學斌有些擔心,連忙撐起了自己羸弱無比的身體,想要起來阻止蘇狂。

“爸,是我啊,您的兒子!”蘇狂聽到了蘇學斌的話,立馬放開了懷里的蘇幽幽,轉身看著眼前的這個老人,眼眶里面瞬間充滿了淚水。

他出去獨自生活了五年,他這才知道了家庭的溫暖,只有家庭,才是最忠實的避風港,眼前的這個蒼老年邁的老人,才是這世界上最愛他的男人。

“你……你是,兒子?”蘇學斌突然一下就愣住了,眼淚瞬間就涌上了眼眶,看著這個已經有五年沒有見面的兒子,有些哽咽。

“爸,是兒子的錯,居然離開了家五年!”蘇狂現在還沒有空去理會正在一旁氣鼓鼓的蘇幽幽,這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小丫頭,不會生太大的氣的,目前來說,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父親。

蘇學斌連忙伸出手偷偷的抹了抹眼睛里面的淚水,聲音有些許的顫抖:“好……小狂你終于舍得回家了,五年了,你變化太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瘦弱的小孩了,你看看這,爸爸馬上都快認不出你來了。”

這夫妻都是床頭打架床尾和的,跟何況是兩父子了,哪兒能有隔夜仇?五年,再多的仇恨都能夠消失了。

蘇幽幽卻依然在一旁氣的上氣不接下氣,道:“不要以為你獲得了爸的原諒,你就可以肆無忌憚的了,我蘇幽幽是不會原諒你的!

“幽幽,是哥哥對不起你們,你放心吧!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會離開你們了。”蘇狂走了上前,捏住了蘇幽幽的肩膀,溫柔的說道。

“我不原諒!你做夢吧!”蘇幽幽聽到蘇狂的話,瞬間便紅了眼眶。腳上用力狠狠的踩向了蘇狂的腳背,就像是想要將這些年來的難受都狠狠的釋放出來。

蘇學斌也是欣慰的看著一雙兒女,自己能夠在有生之年能夠再次看到蘇狂,他已經很是滿足了。

第2章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下子房間的大門就被人強行的推開了。

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身后跟著兩個小弟就大大咧咧的走了進來,直接沖著蘇狂懷里的蘇幽幽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哎喲喂,這不是傳說中的純潔的不得了的蘇幽幽嗎?怎么這么大庭廣眾之下的,就跟男人好上了?”

聽到了這話,蘇狂明顯的感受到了蘇幽幽的不自然。

“草你娘的,說什么呢?”

再怎么說蘇狂也是在部隊里面呆了五年的,早就養成了一身的痞子氣息,自然是性子直來直去的,容不得一絲的沙子。

說到這兒,蘇狂將懷中的蘇幽幽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將她牢牢的護在了背后,神色不善的瞪著前方的這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此刻的他猶如是一只快要暴走的老虎一般,眼睛里面投射出來了一絲絲的殺意,讓整個病房里面的空氣都有些微微的發冷。

這個男人,居然敢這么羞辱自己的妹妹,這是一個做哥哥的人不能夠接受的事情。

“喲呵,我還以為是蘇幽幽這個小婊子養的情人呢,我這一看,也不怎么樣嘛!”為首的大漢不屑的看了蘇狂一眼,眼里慢慢的全都是嘲諷。

蘇狂以為常年在外面訓練,所以渾身都是一身精悍的肌肉,再加上那當今時代最流行的小麥色肌膚,還有那挺拔的身姿,和俊朗的臉龐,一看就是一個令萬千少女沉迷的男人。

“林永杰,你給我閉上你的臭嘴吧!”

聽到了這話,蘇幽幽氣的可是頭腦發脹,這個男人居然這么的侮辱自己,并且還要這樣說自己的哥哥,這可是她難以忍受的事情。

“呀,沒想到我們的蘇大美女還是這么的護犢子啊?你要是懂事的話,就今晚來我的房間,讓老子好好的享受享受你的服務,不然的話,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林永杰冷笑著看著蘇狂,他可是看蘇幽幽身邊的所有男人都很是不爽呢。

雖然這蘇狂看起來就很是強壯,仿佛是常年鍛煉的樣子,但是他林永杰何須懼怕?他可是有好幾個幫手的,這一群幫手,可是他的父親為他在部隊里面請出來的幾個老兵,分分鐘可以一打五的那種,要是蘇幽幽敢不聽話,林永杰也打算借此機會好好的教訓教訓這不懂事的蘇大美女。

“你這個畜生,從小就沒有學好,長大了也就是一個人渣!你……你這個人不得好死!”聽到了林永杰的話,蘇學斌差點被氣死,這個人,居然當著自己的面這般羞辱自己的女兒!

而蘇狂的眼神已經慢慢的冷冽了起來,看著林永杰,面色越來越陰沉,手中的拳頭也慢慢的捏緊了,他要這個人死!

“幽幽,爸爸就交給你了,這一群人渣敗類,讓哥哥來處理。”

蘇狂安慰的拍了拍蘇幽幽的肩膀,徑直走上前,眼神不善的看著林永杰身后的這兩個保鏢。

他看得出來,這兩個人絕對是練家子,而且他們的身上,有一股子嗜血的氣息,一看就是真刀真槍的殺過人的。

在這個和平的年代,要想要真刀真槍的殺人,那多半就是軍人了。

不過,這就是兩個軍人罷了!

蘇狂死死的盯著這兩個人,殺意彌漫,要是他們想要出手攻擊自己的家人,那可就不要怨他心狠手辣了!龍有逆鱗,觸之必死,他蘇狂的逆鱗,就是他的家人,誰敢動一下,誰就必須得死!

這兩個軍人感受到了空氣中似有似無的殺意,身形一顫,直接上前擋住了林永杰。

“少爺,您請站到一旁去。”

其中一個男人直接將林永杰領到了一旁,他抬起手來護住林永杰的時候,手臂上有一道深深的傷口印記,讓人看了就心生膽顫,這扭曲的傷痕,據說是在原始森林戰斗的時候,被人活生生給割出來的,當時醫療資源還不夠完善,所以就留下來了這么一個猙獰的刀疤。

他們,是嗜血的強者!

只不過,在他們對上了蘇狂眼神的那一刻,便是有些雙腿發顫,這個男人散發出來的殺意,讓他們有些絕望,他絕對不是一般人,這樣凜冽的殺意,他們只在軍隊里面真正的嗜血小隊伍里面看見過,比如說那個傳說中的獵豹突擊隊。

而且,蘇狂散發出來的殺意,甚至比他們的,還要猖狂無數倍!

“讓我走到一邊干什么?弄死他去,這天底下,有膽子跟我爭的人,都活不到明天!”這個林永杰也是一個囂張跋扈的富二代罷了,哪兒能夠知道這其中暗流涌動,依舊是這么的放肆。

“啊!”

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了一聲慘叫,這令林永杰大吃一驚,他還以為自己的保鏢居然這么快就行動了。

但是,當眾人定睛一看的時候,居然是一個保鏢飛了出去!

此時此刻,這個保鏢的手還保持著要取出槍來的動作,可是他已經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這個速度,實在是超過了眾人的想象,就連旁邊還站著的另外一個保鏢,都已經有些恐懼的看著蘇狂了。

即便他是一個經歷過原始森林戰場的嗜血猛士,在面對蘇狂的時候,也是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此時的蘇狂并沒有要放過林永杰他們的意思,直接一個閃身上前,狠狠的一腳踹到了這個保鏢的肩膀上,將他直接踢飛到了病房的門口。

這個動作猶如行云流水一般,讓人看了竟然想要拍手叫好。

解決完了這兩個威脅最大的保鏢,蘇狂慢悠悠的來到了林永杰的面前,有些猖狂的看著他,一瞬間,就將林永杰身后的槍支給取了出來,手臂輕輕一甩,手指快速的做出動作,這一支新款的手槍就被他拆解完畢,隨手扔在了地上。

在這之前他就已經有看到,就是這個暈了的保鏢和林永杰才有配槍,所以他也毫不忌憚誰能夠傷害到他。

第3章

林永杰現在已經有些害怕了,他的雙腿忍不住的打顫,看向蘇狂的眼神里面滿滿的全都是驚恐,他現在有些后悔,為什么非要今天過來找蘇幽幽。

他本能的想要逃走,可是蘇狂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逼的他根本就無法動彈,只能站在原地等著蘇狂的宣判。

“你……你離我遠點,識相點的話,就放我離開,我可是川府制藥三廠總裁!我,我爸是這個川府的市公安局局長!你要是敢對我做出來什么事情,我就,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林永杰的聲音已經微微的有些發抖了,看得出來,他很是怕死。

“兒子,不要輕易的打傷別人!”蘇學斌連忙開口道,他和蘇幽幽也是剛剛才反應過來,蘇狂報名了征兵,而且一去就是五年,必定是學了不少的功夫的,這一點他們倒是清楚,但是萬萬沒有猜到的是,蘇狂這一招,就可以將這兩個看上去就很是嚇人的保鏢給搞定了。

而且,他們連一絲絲跟蘇狂對抗的機會都沒有。

最重要的是,蘇狂剛剛拆卸了林永杰槍支的行為,實在是太過于耀眼了,蘇幽幽留了一個心眼,她有特地仔細的看蘇狂拆卸槍支,她看到蘇狂在拆卸槍支的時候,特地的將其中的彈簧管給藏了起來,這樣的話,就算林永杰在瞬間就撿起來了槍支部件,那他也是拼裝不起來的。

蘇狂的這一切,都太過于熟練了。

聽到了父親的話,蘇狂連忙止住了自己的動作,其實他也已經做好了殺死林永杰的準備,不過現在蘇學斌和蘇幽幽在這里,他也是不太方便做出這么血腥暴力的事情來。

在國際的大戰場上面,蘇狂是讓敵軍望而生畏的血色一號,他想要殺的人,可從來就沒有失敗過的,也絕對的不會猶豫不決。

同樣的,在華夏的神龍突擊隊里面,蘇狂是冷酷無情的鐵血教導員,凡事絕對是不留任何的情面的。

只不過,這兒不是戰場,而是他的家鄉,是一個將法律的地方,如此的嗜血,很明顯是不行的。

至少現在來說,他蘇狂還暫時沒有辦法將法律當做自己的玩物,肆意妄為。

但是,這并不代表他蘇狂就要這么放過林永杰了。

林永杰這種睚眥必報的人,在事后肯定是要來找父親和幽幽的麻煩的,如果就這么放過了他,可就是對自己的家人殘忍啊,要是報復來臨的時候,他正巧有事不在,那蘇學斌和蘇幽幽該如何是好?

只需要思考片刻,蘇狂便走到了林永杰的面前,眼神冷冽的看了一眼他,說道:“這一次,我就放過你,但是再讓我發現你找我父親和妹妹的麻煩,我就殺了你,我蘇狂說到做到!”

說完,蘇狂走上去,一把扶起來了剛剛被自己給踹到大門口的保鏢,趁著保鏢背對著林永杰的時候,將一個綠色的證件在他的面前展露了一下,隨即便遞給了這個保鏢他的手機號碼。

此時已經身負重傷的保鏢在看到了蘇狂的證件的時候,就已經很是不敢相信了,他看著蘇狂的眼神,越發的狂熱了起來,沖著蘇狂猛地點頭答應。

見到了他的反應,蘇狂也就放心下來,將這個保鏢送到了林永杰的面前。

林永杰早就已經被蘇狂給嚇的頭腦空白,此時也是雙腿發軟,已經走不了路了,在保鏢的幫助下,一瘸一拐的離開了病房。

他們走后,病房也就安靜了下來,就剩下了蘇家三人。

蘇學斌看著蘇狂,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小狂,我知道你在部隊里面是漲了不少的本事,現在性格也是強勢了很多,但是我要跟你說,這輩子一定不要利用自己的本事,來干壞事啊,不然我都愧對了你們的母親!我在黃泉之下如何跟她相見!”

聽到了這話,蘇狂眼眶一熱,這嘮嘮叨叨的話,放在以前來說,他是多么的不耐煩聽啊,可是在他現在聽來,可就是天籟之音了,這個跟打仗的時候能夠震的耳聾的聲音相比,可以說是相當的動聽。

“哼,有些本事那又怎么樣?”蘇幽幽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倒是聽的蘇狂一陣的想笑,這個小丫頭,居然還在跟自己生氣呢!

“幽幽,你哥哥我這可是相當的有本事呢。”蘇狂嘿嘿的笑了起來,憨憨的表情和精壯的身材一結合,看上去居然有一些反差萌。

“笑什么笑!”蘇幽幽很是不爽,其實他的心里在蘇狂護住她的時候,就已經慢慢的選擇了諒解他,但是作為一個極度傲嬌的小女生來說,她還是不愿意在嘴巴上面承認。

蘇狂可是五年都沒有回來了,蘇幽幽其實心里面是極度的高興,自己終于有一個強勢的哥哥來保護了,可是一想到自己一個人承受了五年的委屈,就不想要理蘇狂了,她實在是覺得有些難受。

在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中,蘇幽幽突然感覺眼眶有些發燙,這才發現眼淚都已經在眼眶里面打轉了。

看到了自己妹妹此時的狀態,蘇狂連忙走上前,將蘇幽幽緊緊的摟住了,一個再堅強的小姑娘,一旦有了人的安慰,就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此時此刻,蘇幽幽已經抱住了蘇狂嚎啕大哭了起來,自己平日里苦心經營的高冷形象瞬間毀于一旦。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蘇幽幽才停下了對蘇狂的折磨,用力的扯住了蘇狂的衣角,生怕他會再次的不辭而別。

蘇學斌他也只不過是高血壓,這才進醫院住了幾天,現在也是已經到了可以出院的時間段了,一家人上了蘇幽幽的車,慢悠悠的駛向了家里。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鐵血兵少 他是神龍突擊隊的鐵血教官,卻因故退役,重回故鄉的他,只想好好補償自己的父親和妹妹,  作者:焱公子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