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美人的極護高手

點擊 現代都市 |作者:薄情龍少| 正版 | [收藏]

俏美人的極護高手
豆瓣評分:★★★★☆ [免費]
“小說里都是騙人的!”楊蕭蹲在角落,淚流滿面的畫圈圈。 白天,他要當大公司的職場精英; 晚上,他要做職業拳壇超級霸主; 凌晨,他更要做令人聞之色變的頭號殺手! 所以楊蕭的內心是崩潰的:什么高手的人生,寂寞如雪?老子都快忙成狗了,哎!這樣下去,哥啥時候才能完成女神收割機的目標啊?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這個殺手不太冷

江州市,贛江大橋,燈火照耀的江面,色彩斑斕。

眺望著遠方的江面,夜色下的贛江顯得十分迷人。楊蕭雙手抱胸,斜靠在護欄上,嘴里叼著一根香煙,默默的看著大橋上來往的車輛。

現在已經將近是凌晨兩點,雖然是剛剛入秋,但是晝夜溫差很大,如果不是因為那一百萬,他萬萬不會在三更半夜守在這里。

楊蕭是個殺手,長期的鍛煉讓他的身體很健壯,一米八的身高,干練富有線條的身形,這樣的身材如果去做模特的話,肯定出名了,可惜楊蕭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殺手。

別人給錢,他就替人家殺人,不需要理由,不注重過程,楊蕭的生活就這么簡單。

這一次有人出價一百萬,買江州市市長的某重要親戚的腦袋。雇主告訴楊蕭,凌晨兩點的時候,會有一輛白色的寶馬7420從贛江大橋上經過,開車的就是楊蕭要殺的人。

已經付了五十萬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另外的五十萬。

這個價格不高,應該說很低。一些頂級的殺手,殺一個人的酬薪都在千萬以上。奈何楊蕭這個人比較懶,只在沒錢花的時候才會出來接單子,在殺手界名聲不太好,加上他并非職業殺手,所以價格一向不高。

楊蕭抬起手臂,看了一眼手表:“1:58。快來了。”

楊蕭的眼睛瞇了起來,目光凝望著遠方橋頭上開過來的一輛白色寶馬,寶馬頂配的車,楊蕭一眼就看出來了正是7420,而且眼利的楊蕭看到玻璃窗后面開車的是一個女人。

“居然是個女人?”就在寶馬車開過來的時候,楊蕭直接朝馬路中間沖了過去。

正巧,車子撞在了楊蕭的身上,楊蕭的身體直接被甩了出去,砸在八米外的地面上,就地打幾個滾,然后就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車子里面的女人嚇得臉色鐵青,急忙踩下剎車。

“磁!”車子往前滑了七米就剎停了。

不得不說,寶馬頂配的車性能就是一流,六十碼的速度,只滑行七米就剎停了。

女人飛快的下車,幾步沖到楊蕭面前,驚恐的說道:“喂,你死了沒有?”

女人并沒有看到楊蕭剛剛被車子撞上的時候,右掌在車頭上借力往外一拋,看起來他是被車子撞飛的,其實是人為。

女人用手去探楊蕭的鼻息,但是手剛剛接觸到楊蕭的鼻子,楊蕭忽然坐了起來,一把銀色的匕首抵在了女人的脖子上。

楊蕭嘴里還叼著半根煙,不咸不淡的說道:“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

“你……”女人大驚,不可思議的看著楊蕭,一雙大眼睛一閃一閃的。

楊蕭打量著這個女人,借著車燈的光亮,只見女人穿著一身白色滑膩半透明色的吊裙,楊蕭可以看到女人裙子里面的胸衣。

女人身材高挑,曲線完美,大腿圓滾修長,和小腿很成比例,身高約莫一米七,臉蛋是標準的瓜子臉,玉唇不太厚也不太薄剛剛好,眼睛很大,閃爍著靈性。

此刻蹲在地上,露出一雙白皙的玉腿,加上一雙紅色發亮的高跟鞋,十分具有誘惑力。

用尤物兩個字來形容這個女人,簡直也不為過,如果在平時,楊蕭肯定會不介意和他來一場美妙的約會。

女人咽了一口唾沫,臉色蒼白驚恐的問道:“你……你要殺我?”

楊蕭道:“不錯,有人出價一百萬買你的人頭,我收了人家的錢,肯定要幫人家辦事。”

不過,當楊蕭說完這一番話之后,再次的打量了一番這個漂亮的女人,身子不由的一頓,總覺得這個女人有些熟悉,但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什么來,索性把這一念頭暫時埋入心底。

這個時候,遠處恰好有一輛車經過,楊蕭反應極快,當下扶著女人站了起來,然后身形如靈蛇出動一般,將她扶到車子里面。

楊蕭進入車內,關上車門,同時在這個過程之中,匕首卻是一直抵在女人白皙的脖子上。

女人身體有些發抖,但還是比較鎮定,她是市長的千金,也算是見過世面,故作鎮定的說道:“你覺得我長得漂亮么?”

楊蕭的眼睛再次打量了那女人性感的身體,還有那張精美的臉蛋,直忍不住道:“嗯,漂亮。”

女人的雙眼如同看到了一道希望之光一般,緊跟著興奮的問道:“那你怎舍得殺我?”

楊蕭忍不住點了點頭,回道:“不舍得,但是沒辦法,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女人一聽到這里,疑惑的問道:“你說你是為了錢而殺人?”

楊蕭有些機械的回道:“我是個殺手,當然只為錢而殺人。”

女人以前也屢次被人暗殺,但是活了下來,如今再次遇到殺手,自然比較淡定,當下道:“那我出雙倍,兩百萬,請你放過我,怎么樣?”

楊蕭猶豫了,想了想道:“不行,我答應了別人,做人要講究信譽,你花兩百萬,就毀了我的信譽,劃不來。”

女人道:“五百萬。”

楊蕭沒有說話。

“六百萬。”

楊蕭還是沒有說話。

“八百萬,沒得多了,我只能拿出這么多錢。”

就在這個時候,楊蕭的腦子里面靈光一晃,忽然想起這個女人為什么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有一種別樣的感覺?而那女人卻不知道,也正是楊蕭這一個念頭,讓她巧妙的和死神擦肩而過。

于是,楊蕭假裝很貪財的說道:“夠爽快,那好,成交,我現在就陪你去拿錢,我收到錢,肯定放了你。不過,就算我不來殺你,組織那邊還會找別的殺手來殺你。”

女人一驚,臉色更白:“那怎么辦?”

楊蕭聳了聳肩,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口吻說道:“怎么辦,涼拌唄,難不成你還想讓我一個殺手來保護你啊?”

楊蕭的所說,倒是提醒了那個女人,只聽她很認真的反問道:“對咯,好主意啊,為什么不可以呢?”

而女人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自顧自的接著說道:“你是不知道,我父親給我配了很多保鏢啊,可那些保鏢都是飯桶一樣,不,簡直連飯桶都不如,要不你真的可以認真考慮一下,做我的保鏢怎么樣?放心,酬勞的話,絕對不是之前那八百萬可比的?”

楊蕭聽了以后,直接跳了起來,“臥槽,你這女人好奇葩啊,你該不會真的想讓我做你保鏢吧?”

女人看楊蕭那夸張的反應,卻是靈機一動的說道,“切,你以為我很愿意你當我的保鏢啊,天知道你會不會趁沒有人的時候弄死我啊,所以,論起來,倒是我在遷就你呢。”

女人不知不覺間,竟然使了一個激將法。

恰巧,楊蕭還挺吃這一套,信誓旦旦的說道,“殺手做的就是信譽,我說話,向來都是說一不二,如果我做了你的保鏢,肯定一根毛發也不會讓你少掉的。”

女人聽了,淺淺一笑,說道:“可是你剛才就為了錢,而背叛了你的信譽。”

楊蕭一窘,從口袋里面掏出一包煙來,點燃一根,不無認真的說道:“我剛剛那不是背叛,而是因為之前我不知道你是個女人,我楊蕭殺人,有三種人不殺。老弱傷殘者不殺,情深義重者不殺,漂亮的女人不殺。你是個漂亮的女人,所以無論你給錢不給錢,我都不會殺你。再說,如果在我接這單生意之前知道你是個漂亮的女人,我根本不會接這個單子。”

女人趕緊道:“此話當真?”

“當然。”

“你這個人真有意思,你覺得我可以相信你么?”女人是市長的千金,只不過楊蕭事先并不知道罷了。

一個市長千金,見過的世面不少,自然知道殺手界的規矩,更知道殺手最講究的就是信譽。

楊蕭回道:“當然可以。”

女人想了想又道:“不過說真的,我剛才的車速六十碼,你能夠在這么快的速度撞擊下不出任何事,看來你很不一般,是個很出色的殺手,假如我真的請你做保鏢的話,什么條件?”

楊蕭無語道:“我有答應你嗎?”

女人卻說道:“假如,我是說假設呢?”

楊蕭跟著回道:“如果假設成立的話,一年沒有個兩千萬,我是不會答應你的。”

“哈哈,那好,兩千萬,不還價,成交。”

女子聽了,二話不說,就從車里面拿出一個支票,在上面刷刷寫了起來,然后一把遞到了楊蕭的面前,“諾,加上剛才答應你的八百萬,這里一共是兩千八百萬,現在,你就是我的保鏢了。”

楊蕭直接傻掉了,沒想到,他堂堂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鐵血殺手,竟然被一個女人給套路了,這一瞬間,他愈發覺得這個女人有意思,隨手就把那女人手里的一張支票給接手了,揣進了兜里。

同時,還在心中惡罵了一句:“狗日的組織,知道我楊蕭的規矩,還安排一個女人讓我殺,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們這幫狗雜碎!”

就這樣大罵了一番,楊蕭更覺得接受這個女人的支票是那般的合情合理,理所當然了。

“好吧,美女,既然你那么豪爽,那我楊蕭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做你的保鏢了,他日以后,我能夠保證你性命無憂,相信江州市內,沒有幾個人敢做這樣的承諾。”

女人思索了片刻,最后道,“好,真男人,君子一諾,黃金萬兩,我要的就是你的這個承諾。”

完事以后,楊蕭點了一根煙,直接從車里走了下來,說道:“好吧,在做你保鏢之前,我覺得有件事情有必要去處理一下,告辭了。”

說完,楊蕭下得車來,直接關上了車門,然后轉身離開了。

女人看著楊蕭離開的背影,忽然感覺到楊蕭這個人的背影帶著幾分蕭索,心中有一絲絲的感觸,用一個電影名字來形容,那就是“這個殺手不太冷。”

她總覺得,這個男人之所以不殺她,絕對不僅僅是因為那張千萬支票那么簡單,或許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可這個原因,卻是她怎么也想不通的。

既然如此,她索性踩下油門,開車離開當場。

第2章 殺神之名

十里外的一個小酒吧,楊蕭只身一人進入酒吧,在一個沙發上坐了下來,沙發對面坐著一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身后,烏壓壓站著一幫頭染的花花綠綠的小混混,正在惡狠狠的盯著楊蕭看,而中年人的左眼處有一道顯著的疤痕,看起來像個天殺的惡人。

中年男子代號閻羅,是楊蕭所在殺手組織的頭兒,一手操控著所有殺手們的行蹤,而每一次當像楊蕭這樣的殺手完成任務的時候,他總會在這里等待著他們的凱旋而歸。

中年男子手里揣著一個酒杯搖晃著,當他看到楊蕭手中空空如也的時候,很是不滿的問道:“楊蕭,我要的人頭呢?”

楊蕭直接面無表情的點起一根煙,深深吸了一口,有些玩味的說道:“你認為這筆生意我會去做么?”

“哼!你不做?你之前在功名簿上可是立下投名狀的,莫非你想因此而毀掉你在這一行,苦心建立起來的信譽嗎?”中年男子皺起了眉頭,不悅的說道。

楊蕭卻道:“我才不管什么狗屁的信譽,你知道我楊蕭做殺手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三種人不殺:老弱傷殘者不殺,情深義重者不殺,漂亮的女人不殺。對方是個漂亮的女人,你之前告訴我它在這三種人之外,而實際上她是市長千金,是個美艷無方的女人,是你欺騙我在先。”

中年男子笑了:“你楊蕭也就這點本事,莫非你以為你不殺,我就找不到別人了么,你不殺,我找別人一樣的。”

楊蕭也笑了:“我的價格是最低的,而且成功率百分之百,江州市內,還沒有幾個人的信譽在我之上。還有,這個女人我不僅不會殺她,我還要反過來去保護她,這就是作為對你欺騙我的懲罰,所以,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最好不要找人去殺她,否則,你很有可能要死在她的前面。”

中年男子緊緊的揣著杯子,語氣有些冷嘲:“哼,代號‘殺神’,號稱是江州市內的頂級殺手,結果卻是這么一個不懂規矩的人,今天我算是領教了。”

楊蕭倒絲毫不在意的說道:“別以為你自命閻羅,就可以操控所有人的生死,我告訴你,如果你不想找麻煩的話,最好記住我方才的話。否則,我不介意讓你真的到地獄走一遭。”

“你放肆!”中男子聽了冷喝一聲,擺出一副幾乎要吃人的表情,同時,隨手一揮,站著他身后的那幫小混混,也開始從衣服里拿出各種武器,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楊蕭看到對面這中陣勢,卻是灑然一笑:“閻羅啊閻羅,你是不是健忘癥又犯了?難道你覺著就憑這幾顆歪瓜裂棗,就想要留住我么?”

經楊蕭這般一說,閻羅似乎回憶起了什么,猶記得剛剛把楊蕭招入他手中的組織的時候,那次貿然組織的測試,可是讓他足足損失了好大一幫精英部下,甚至到現在想起來,他還不禁感到有些肉疼。

可以說,楊蕭的一番話,再次讓閻羅想起曾經被他這個代號“殺神”的家伙所支配的恐懼。

可為了他的組織,也可以說為了他閻羅的一世英名,他又不得不這么做。

于是,只聽閻羅咬碎鋼牙從喉嚨眼里喊了一句“上”,只見那幫不要命的小混混們就拼命的沖向了楊蕭。

“哼,找死!”

“蓬!”楊蕭一巴掌拍在橫在他們之間的那張木制的桌子上,厚達五厘米的木桌,頓時四分五裂。

然后就看到楊蕭那張厚重的手掌定在那里,伴隨著木桌被震碎,一道幾乎肉眼可見的氣浪暗暗激蕩開來。

那氣浪直吹過對面閻羅的臉頰,直讓他感到面門一陣滾燙,眼睛都幾乎睜不開了。

這得說楊蕭在地下拳壇打拼多年,不同于那些職業拳手,他修習的是楊家祖傳的內家寸勁拳,而這套拳法有一套響亮的名號,叫作“龍虎拳”,當初楊蕭的老子就是憑借著這套拳法打遍天下無敵手。

很可惜,楊蕭并未達成他老子的成就,龍虎拳一共分為九層,而他現在不過是練到第三層而已,但這卻足以讓他在俗世橫著走了。

只見楊蕭一掌拍出,待到中年男子閻羅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只看到對面閃過到一道殘影,沖入了自己帶來的那幫幾十號手下當中,恍如一只下山猛虎一般。

電光石火之間,只聽到一聲聲哀嚎,幾秒鐘之前還生龍活虎的幾十條漢子,全都永遠的躺在了地上,再無一絲的生息。

而罪魁禍首不是“殺神”楊蕭,還能有誰?

下一秒,楊蕭已經閃現在了中年男子閻羅的身前,輕輕的探出了一只手,出現在了閻羅的脖頸之間。

楊蕭單手用力,直接將閻羅那足足有二百斤的身子給提了起來,目光所及之處盡是灰色的,仿佛曾經身為一方暗殺組織的老大,在他眼中不過已經是一個死人無二。

“呃,楊蕭,你最好理智點,咳咳,你知道你殺了我的后果是什么嗎?”閻羅此時感覺到生命在一絲一毫的流逝,終于開始有了懼意,急促的說道。

“后果?你知道的,我楊蕭殺人從來都不考慮后果!”楊蕭極為不屑的說道。

“好好好,真是怕了你了,我以我閻羅之名起誓,只要你今天放了我,我答應你,我不在動那個市長千金林雪如一根手指頭,咳咳,這樣總行了吧?求你了?”

“林雪如?”

當楊蕭從閻羅口中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就好像聽了什么很感興趣的東西一樣,隨手一攤,這才把閻羅給放開了。

然后轉身直接離開了這個已經變成人間煉獄的小酒吧。

下一刻,江州市的街頭之上,一個身材修長瀟灑的身影漫步其上,指尖早已點燃許久的煙管,閃爍著一抹光華,只聽他嘴里念念有詞。

“林、雪、如,雪如?怪不得第一眼看你那般熟悉,到底是你啊?哼哼,那一年的離開,你可曾想到過今日的相遇?想不到你竟然貴為市長的千金?你一定也忘了我了吧?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好好做你的保鏢來‘保護保護’你吧?”

如果此時有人在場,肯定能聽出,楊蕭故意把那“保護”兩字說的很重,但卻很難有人懂得他與這個女人曾經經歷過什么。

就這樣,楊蕭獨自一人徘徊在江海市最為寬闊的濱海大道之上,繁星點點,海風陣陣,直到第二天清晨第一縷陽光來臨的時候,楊蕭方才走到一個水池旁邊,隨便的洗了一把臉,整理了一下儀容,暫時將昨晚紛落的思緒給收了起來,朝著一所公司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就要不得不說到楊蕭的另一個身份,他在晚上是令人膽寒的殺手,是地下拳壇的霸主,但是一旦到了白天,他就將作為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公司小職員,當然,他這么做的用意,多半是為了更好的把自己給隱藏起來。

楊蕭所在的這個所公司,類似于一所工廠,叫作江州制造,公司的老板叫王猛,是楊蕭的高中同學。據說前兩年做了什么不為人知的生意,一夜之間成了暴發戶,辦了一個生產機械零件的公司。公司規模不算大,注冊資金四百多萬,一年的銷售額將近有三千萬,在江州市這個地方,算得上是一家規模還不錯的企業了。

仗著王猛這個老同學的關系,楊蕭也就自然而然的在公司里面混了一個不錯的職務,三年下來,成績雖然算不上特別出色,但好歹也勉強說得過去,加上楊蕭喜歡廣交朋友,工作倒也做得有聲有色的,就在前幾日,已經成為一個部門經理,日子倒也過得逍遙。

楊蕭說得好聽是公司里面的一個小經理,其實就是一個打醬油的,老板王猛更是把他看作是一個閑人一樣,有他五八,沒他四十。但,楊蕭自己本人卻是格外的看重這份工作,每天都是很早的就來到公司,然后很快的就會找點事情做。

今天依然如往常一樣,就在楊蕭正在工作的時候,旁邊忽然有一個悅耳的女聲響起:“楊經理,你好,我是來應聘的?”

楊蕭抬頭一看,不由吃了一驚,說話的是一個性感女子。

只見女人約莫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著一身白色的襯衣,領口最上面的兩顆紐扣打開,露出一片白皙滑嫩的肌膚,胸前的凸起也十分的飽滿,甚至人們可以透過白色的襯衣隱約的看到里面的胸衣。

下身是黑色滑膩短裙,很好的勾勒出女人纖細平滑的小蠻腰,黑色的長絲襪襯托出一雙修長圓滾的美腿,大腿和小腿勻稱,修長極富曲線,配上一副黑色的高跟鞋,將一個高挑修長的S曲線身材展現出來。

標準的瓜子臉,五官精致,脖子上戴著一款精致的白金項鏈越發的托顯出這個女人成熟嫵媚的氣質。

楊蕭為這個突然出現的美女,大吃了一驚:“應聘?你確定?”

“當然。”

然后就聽到美女笑著自顧自的介紹了起來:“我叫徐蕾,對于貴公司仰慕已久,我今天所應聘的職位,就是楊經理您的助理,嗯,我對您的大名更是早有耳聞,尤為欣賞,這是我的檔案,希望您能過目。”

說著,徐蕾就把自己的檔案遞到了楊蕭的手中,而她那句客套話,更是說的楊蕭一樂,趕緊拿著檔案端看了起來。

根據檔案上顯示,徐蕾以前竟是江州市里面小有名氣的腿模,人很漂亮,處處散發著成熟的風韻,甚至還有簽約過娛樂圈的經紀公司,做過三線女明星的經歷,并且還說什么,唱歌也不錯,更是險些成為了歌星。

楊蕭越是看下去,越是激動,這尼瑪,如此美麗優秀的女人,不去娛樂圈發展,竟然想要做自己手下的助理,真懷疑這女人是不是腦子秀逗了,要不然,就肯定是被自己這絕世無雙的魅力給折服了?

一想到這里,楊蕭便隨手徐蕾的檔案遞給了公司的人事科,并在上面蓋了一個戳,生怕這么大好的機會白白錯過了。

如此忙活了一翻之后,楊蕭方才鄭重的對身邊的這個美女宣布道:“徐小姐,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楊蕭的助理了,現在剛好有一個酒局要去應付,不如你和我一起怎么樣呢?”

徐蕾一開始覺得不僅應聘通過了,這剛進入公司,還被分配了差事,可是細細一想,竟然是去陪酒,便感覺很不爽。

喃喃開口道:“楊經理,我當初決定應聘你手底下的助理,那是聽說你有能力,想要在工作上幫助你,但你這一開口就讓我陪酒,是不是有點太那個了?再說了,我聽說咱們公司以前的一些女員工去陪酒時候,結果都失身了……你知道的,我以前做腿模的時候,就是怕那些老男人揩油,才決定找一份正經的工作的,你不會那么的不盡人情吧?”

第3章 英雄救美

憤慨中帶著一絲悲愴,楊蕭的眼睛睜開一條縫來,看到徐蕾黑色短裙下的一雙修長美腿微微叉開,在黑色絲襪下的美腿格外誘惑人,楊蕭瞥了一眼就挪開了目光,漫不經心的道,“別的人我管不了,但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助理了,我可以向你保證,甭說是一個酒局了,就是刀山火海,龍潭虎穴,我都能保證你的安危,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楊蕭終于開口了,這讓徐蕾感覺到一種強烈的信賴感,不過臉上眉頭依舊皺著:“楊經理,這可是你說的啊,不然,你就不是一個男人。”

楊蕭聽到這里,頓時滿頭黑線:“這尼瑪,被你這么一說,男人的尊嚴都賭上了,我當然更要說到做到了。”

楊蕭從夾克的口袋里面掏出一包六塊錢一包的紅雙喜香煙,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然后點燃,對著身前的新助理安排道:“接下來說說這次安排,到時候去的時候,你只管跟在我身后,幫我打掩護就可以了,最多讓你喝兩杯酒而已,當然,如果你信得過我就去,如果真的不相信的話,那就當我沒說就行了。”

楊蕭吐出一口煙氣,煙氣彌漫在他的臉上,旁邊的徐蕾轉頭看著他,忽然感覺到此刻的楊蕭臉上有一股深沉的韻味。

徐蕾一項討厭抽煙的男人,但是此刻看到楊蕭的表情,她忽然感覺到,楊蕭抽煙,仿佛有一股別樣的深沉,倒也不是那么的討厭。

同時,更是從楊蕭的身上感到了一種難言的自信,并暗暗在心里打定了要和楊蕭一起做一翻大事的沖動。

很快,楊蕭就帶著徐蕾一起走向了地下車庫,取了一輛動力十足的路虎,然后坐進了寬敞的駕駛室,打著車,拉著這位新任的美女助理,朝著目的地駛去。

車子很快開到了云天酒店門口。下車之后,兩個人徑直來到一個包廂。

包廂里面此刻坐了兩個男人,六個女人。

六個女人打扮得性感暴露,長相也都很不錯,頗有誘惑力。兩個男人當中有一個人比較矮小,另個一人則是很肥胖,脖子和腦袋差不多粗,身上全部都是肥肉,很不上相,這個人就是張渾了。

見到楊蕭和徐蕾進得門來,那位很是肥胖的家伙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將旁邊的兩個小姐喝退,急切的起身走到徐蕾身邊,伸出一只手來,露出一臉惡心的笑容,“這位美女我想一定就是楊經理的助手吧?真的是太漂亮了,腿又那么長?我叫張渾,我可是你們江州制造的重要客戶哦,幸會幸會。”

迫于禮節,徐蕾很不情愿的伸出手和張渾握了握,不想張渾一捏住徐蕾的手就不放了,硬拉著徐蕾在他旁邊坐下,很是熱情的說道:“來來來,坐下說話。”

徐蕾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甚至用力的想掙脫張渾的手,奈何張渾力氣很大,沒能掙脫,最后她只好在張渾旁邊坐了下來。

楊蕭來之前已經給她做了保證,這讓她心里多少有了底,再加上張渾都自報家門說了,它是公司的重要客戶,總不能一開始就得罪人家呢?誰讓人家是爺呢,心中有再多的不爽和委屈,也只好忍著。

張渾沖楊蕭投去一個鄙視的眼神:“那個,楊經理,我之前不是約了讓你們的王總來么,誰讓你來的?得了,你既然來了,也坐席來吃個飯吧,自己找個位置坐下,那里有幾個小姐,你隨便挑隨便選。”

楊蕭倒也沒有說話,在徐蕾對面的一個空位置坐了下來,圓桌上就只剩下那一個座位了。

徐蕾一看楊蕭似乎露怯了,和剛剛來的時候說的似乎有些不一樣,便用力掙脫張渾的手,然后坐直身體,大聲喊道:“張老板,麻煩你放尊重一點。”

張渾一驚,然后笑道:“美女啊,是這樣的,我們公司剛好有一批價值上千萬的產品,要交由你們公司生產,你知道這對于你們可是一筆大單啊?你們王總已經約好了今天來這里交涉,既然你們來了,那就來了吧,但你們可是要好好表現哦。”

張渾語氣中帶著幾分威脅:“我張渾也不是個迂腐刻板的人,只要你的表現能夠讓我滿意,我也不會太過為難你們公司,想必你們王總已經把情況跟你們說了吧。”

王猛在之前的確交代過楊蕭,說如果張渾有什么要求,能滿足他盡量滿足他,不要把公司的事情搞砸了。

楊蕭也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如果張渾真的把事情搞大了,公司就會信譽受損,媒體就會蜂擁而至,以后誰還敢把產品交給公司來做?

所以,眼看局面即將走向僵化的時候,楊蕭趁機站了出來,對著張渾說道:“張老板,你看我們先不聊公的,喝點酒助助興如何?

張渾聽了,當然高興,眼睛直直盯著徐蕾的胸口,咧開一張大嘴笑道:“哈哈,還是楊經理雅興,張某也正有此意,小姐,上酒。”

一個性感小姐給張渾和徐蕾同時倒酒,給張渾四分之一杯,徐蕾的杯子則是倒滿了。

杯子是兩百毫升的大杯子,酒是五十八度的白酒國窖。

張渾端起杯子笑道:“來,美女,剛來這里,別太過緊張,我們先喝一杯。”

迫于禮節,徐蕾只好把酒杯端了起來,看到張渾把酒喝完,當下徐蕾也一口喝了下去,中間徐蕾幾次做出痛苦的表情,但還是咬著牙把酒喝完了。

那個小姐又給徐蕾倒滿,給張渾倒了一點點。

張渾拿起杯子道:“美女,為我們今天能夠成功合作,再干一杯,喝了這杯酒,我張渾將把你們江州制造,正式作為我們公司的長久合作伙伴。”

說完張渾就把酒喝了下去,徐蕾端著杯子的手已經有些搖晃了,只覺胸口十分火熱,十分反胃。

但是想到張渾說喝完這杯酒,就能和自己的公司合作,這也算是她進入公司以來,拿的一份投名狀,徐蕾當下一咬牙,再度喝了下去。

這回徐蕾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全身火熱難耐,腦袋發暈,神智都都不太清楚了。

四百毫升58度的白酒下肚,別說是一個弱女子,就連一個壯男也受不了啊

張渾臉上露出狡詐的笑容,故作關心的問道:“美女,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說著張渾還動手去攙扶徐蕾,順便在她的手上摸來摸去,嘴上卻是假惺惺的說道:“你累了我讓人送你去休息吧。小姐,開個房間,我送這位美女去休息。”

“我不去!張老板,你不是說只要我喝了這杯酒,你就答應和我們合作么?”徐蕾用力地掙扎著,不過酒力開始發作,她坐都坐不穩了。

張渾哈哈大笑:“我是說過啊,你喝完酒,到房間里面陪我一夜,讓我得到滿足,我當然就會和你們合作了啊!”

“你……你……無恥!”徐蕾本來是要爆喝的,但是酒力發作,她臉色潤紅,根本發做不了了,整個人都軟綿綿的靠在座椅上。

雖然徐蕾喝了很多酒,但是酒力發作還是要一定的時間,在酒力完全發作之前,她的甚至好保持了較高的清醒。

楊蕭旁邊的一個小姐說著就要起身去開房間,忽然一只手拽住了那個小姐的手臂,“慢著!”

小姐轉過身來,看到是楊蕭,頓時以為楊蕭對她有想法,楊蕭是張渾的客人,她當然要好好招待,當下給楊蕭拋了一個媚眼,很是嫵媚的說道:“先生你別急嘛,我開完房間就回來,到時候我會好好伺候你的。”

楊蕭搖搖頭,沒有說話。

女子繼續嫵媚的笑著,本就身穿旗袍的她,將大腿叉開后整個大腿都露在楊蕭的眼前:“先生莫非是要開兩間房,在張老板隔壁,先生你也想和我好好交流一翻么?我這就去要兩個房間。”

“楊蕭,你太無恥了!”徐蕾見狀怒喝一聲,“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

徐蕾酒喝得多,但畢竟才剛剛下肚,此刻意識都還保持著清醒。

楊蕭沒有理會徐蕾,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沖著那個正在意淫的小姐喊道:“你特么的給我坐下!”

那個小姐頓時被楊蕭的氣場給鎮住了,當下她只好老實的坐了下來。

桌上的其他人也都紛紛轉頭看著楊蕭,不知道楊蕭要玩什么花樣。尤其是徐蕾,看著楊蕭的眼神更是充滿了憤恨和鄙視。

“咔嚓!”楊蕭按下打火機,黃色的火焰升騰起來,楊蕭將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大片煙圈,悠悠的看著張渾:“張渾,你放開她!”

包廂里面有很多人,此刻看到楊蕭一個小小的經理居然直呼張渾的名字,大是驚訝,張渾旁邊的那個矮小男子不爽的道:“你算個什么東西,居然也敢叫張總的名字,不想混了?”

楊蕭叼著煙,順手抓起一個國窖的酒瓶,一步步走到張渾身前,表情漠然。

張渾看到楊蕭步步走進,有些沒底氣的說:“你要干什么?我們是你們公司最大的合作伙伴,是你們的金主,你要是敢對我不敬,我可以讓們公司立馬倒閉!”

楊蕭神情冷漠的走到張渾面前,手中的酒瓶毫不猶豫的砸在張渾的后腦勺。

“蓬!”

厚達一厘米的酒瓶碎裂了,張渾的腦殼都被打得裂了開來,整個人被打得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張渾沒有想到楊蕭居然真的敢動手,最后雖然他試圖閃避對抗,但是那劈過來的國窖瓶子實在太快太狠了,他根本沒有辦法避開。

張渾只覺天旋地轉,幾乎是本能的慘叫起來:“你是哪個混蛋,居然敢打我,你等著,讓我查出你的身份,你就等著死吧!我要你死!!!”

“龜孫子,世界上就是多了你這種敗類,社會才會變得不和諧!”楊蕭將手中的酒瓶嘴子仍在張渾身上,然后轉過身來看著徐蕾,只見徐蕾用震驚的眼神看著楊蕭,楊蕭伸出手,拉著徐蕾的手,說道:“現在一切都結束了,走吧。”

奈何徐蕾的身體發軟,一起身整個人都癱軟的倒在楊蕭身上,楊蕭只覺一股成熟女人的氣息撲面而來,幾乎就要Hold不住了。

徐蕾幾次試圖站直身體,結果都沒能站直,楊蕭只好將徐蕾的身體橫抱起來,然后大步走出包廂大門。

根本不理會包廂里面那些人的震驚和叫囂。

“你們幾個小姐除了脫衣服就不知道做別的嗎,快叫110、120還有酒店的保安啊!”那個矮小男子對這幾個小姐暴喝一聲。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俏美人的極護高手 “小說里都是騙人的!”楊蕭蹲在角落,淚流滿面的畫圈圈。白天,他要當大公司的職場精英  作者:薄情龍少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