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4

點擊 現代都市 |作者:東方小少| 正版 | [收藏]

10014
豆瓣評分:★★★★☆ [免費]
兵王歸來,猛龍過江; 貼身保鏢,美女老板。 橫行都市,鑄就傳奇! 開農場,當保鏢,各類美女, 應有盡有。 為兄弟,兩肋插刀,死不足惜! 為美女,義無反顧!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兵王歸來

坐在大巴車最后一排的角落,望著窗外青翠的山坡,楚鷹心中思緒萬千。

離家的十六年,前十年在山上接受那老家伙地獄式的魔鬼訓練,后六年滿世界征戰,當年的雛鷹已經蛻變成搏擊長空的雄鷹。

但雄鷹也是鳥,倦鳥知還,于是楚鷹便放棄過往的一切,只身返回這個朦朧記憶中的家鄉。

“噗……”一股臭氣從后排散發出去,逐漸彌漫在大半個車廂。

“誰這么沒公德心,連放屁都帶拐彎兒的!”車上乘客無不掩鼻臭罵,神色不善的朝后排望去。

緊挨楚鷹坐著的是一個頗有姿色的三十余歲少婦,聽見其他乘客的埋怨,身子不自然的往外側了側,面露慍怒,目光厭惡的望著楚鷹,少婦的表情,無疑是在告訴乘客,那個始作俑者就是這個“犀利”的小子。

楚鷹穿了一件皺皺巴巴的T恤,那上面“Armani”的標志已經褪色,顯然不知從那淘來的地攤貨,發白的迷彩褲上帶著幾個洞眼,褲腳直接被拉到了腿彎處,露出下面的陸戰靴,這身打扮在她看來,頹廢中帶著一絲不羈,骨子里散發出濃濃的瀟灑,確實跟犀利哥有的一拼。

“這小子長的倒挺帥!給老娘當會替死鬼也夠格。”少婦心中暗忖,那短短的碎發,深邃的眼神,冷峻的面孔,微抿的嘴唇,這些搭配起來,只能用“性感”兩個字來形容。

“以后少吃點地瓜,就不會放屁了!”楚鷹朝少婦淡淡一笑,目光又轉向了窗外。

少婦大為羞怒,上車前她的確吃了個烤地瓜,但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本想轉移乘客的視線,沒想到被這小子一語道破。

但她怎能承認這種丑事,怒道:“鄉巴佬你說誰呢?老娘像是吃地瓜的人嗎?”

為了與過往的一切劃清界限,楚鷹從中東返回華夏之時孑然一身,除了身上的這套衣服之外,什么都沒有帶,一個月塵仆仆的趕路,形象可想而知,被人當成鄉巴佬也不為過。

而少婦則穿金戴銀,一看就知道不是個暴發戶,就是個小三兒,這種人是很少光顧烤地瓜這種小攤的。

對這種賊喊捉賊的人,楚鷹懶得理會,望著窗外的目光絲毫未動。

少婦心中暗喜,你不反駁就代表默認了,口中繼續喋喋不休,讓人真的誤以為那個屁就是楚鷹放的。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縱然楚鷹修養再好,此時也有些吃不消了,剛要動怒,“吱呀”一聲,大巴車顛了幾下,忽然停了下來。

五個頭戴絲襪,手中拿著刀片的大漢破門而入,為首的大漢喝道:“打劫,誰也不許動,誰動誰死!”

說著話,手中的刀片閃著寒光,在眾人的面前晃了晃。

看到這一幕,眾乘客無不噤若寒蟬,那個少婦更是結束了自己的長篇大罵,雙手不自覺的放到屁股下面,屁股扭動,顯然是想暗中摘掉手上的四枚鉆戒。

“哥幾個只劫財,各位識相的話,就把身上值錢的東西統統拿出來,咱們好聚好散,誰他媽敢耍心眼兒,就別怪老子手中的刀子沒長眼了!”為首的大漢說著,向后點了點頭。

那四個漢子會意,兩人一組,每組的兩個人一個拿袋子一個那刀子,從司機開始,向后搜刮。

乘客何時見過這等陣仗,不待劫匪威逼,便主動將身上值點錢的東西全都放到了那兩個袋子里。

“到你了,快拿出來!”袋子伸到楚鷹的面前,另一個劫匪拿著刀子在楚鷹面前晃了晃。

楚鷹笑了笑,緩緩起身,雙手舉起,道:“兩位大哥看我像有錢的樣子么?”

不待劫匪開口,楚鷹指著那少婦道:“這位小姐一看就是有錢人,打劫也要選對目標啊!”

“你胡說,老娘哪里有錢?”少婦勃然大怒,心急之下霍然起身,目光怨毒的盯著楚鷹。

“咦,那是什么?”楚鷹指了指少婦座位上的那兩個閃閃發光的鉆戒,驚呼道。

“臭娘們,滾一邊去!”匪頭這時也走了過來,一巴掌將少婦扇飛,從座位上拿起那兩枚鉆戒。

眾匪大喜,本想著搶個幾千塊就行了,沒曾想在這里遇到了大魚。

“還敢騙老子,這是什么味兒......好臭!”匪頭準備把鉆戒拿到眼前仔細端詳,可一股臭味從戒指上散發出來,匪頭忍不住破口大罵。

少婦臉上陣青陣白,到現在誰還不知道那臭屁的主人是她?眾人無不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

“她手上還有兩個呢!咦,脖子上也有!耳朵上也有!”楚鷹嘿嘿一笑,提醒那個匪頭,這娘們兒潑辣蠻橫,東西的來路肯定不正,便宜誰都一樣。

少婦心中暗恨,剛才她情急之下只取下了兩枚,另外兩枚怎么也取不下來,氣急道:“我摘不掉!”

匪頭淫笑兩聲,道:“我幫你!”

話音未落,少婦便發出殺豬般的慘叫,眾人看時,只見少婦脖子上的項鏈不翼而飛,耳朵上鮮血淋漓,耳釘也不見了。

“戒指是老子幫你取呢,還是你自己取?”匪頭拿著刀子在少婦手上比劃了兩下,看樣子這娘們若是再不配合,他不介意“殺雞取卵”。

“我,我自己取!”少婦現在還哪里有心思怨恨楚鷹,忙不迭的點頭。

匪頭望著少婦那起伏不定的胸脯,隔著絲襪的雙目中射出狼性的綠光,奸笑道:“大毛,二毛,你們兩個帶她下去慢慢取,不用著急,我要劫個色!”

“是,老大!”從匪頭身后走來兩個漢子,在少婦的慘叫聲中,將她拖到了車下。

匪頭望著楚鷹道:“到你了!”

楚鷹聳了聳肩,淡淡道:“我什么都沒有,不信的話你隨便搜。”

匪頭指了指楚鷹脖子上的吊墜,道:“老子哪有時間,把你脖子上的東西摘下來,快!”他的確沒有時間,車下還有個娘們兒等著他去臨幸呢!

楚鷹目光一冷,道:“這個不能給你!”

吊墜其實只是普通的玉石,但卻是爸媽留給楚鷹唯一的東西,每當想念二老時,楚鷹便會輕輕撫摸,使得吊墜看上去晶瑩剔透,里面那個展翅翱翔的雄鷹圖案更加的栩栩如生,不知道的人定會將其當成寶貝。

“這可由不得你!”匪頭冷笑一聲,刀子朝楚鷹的脖子刺去,他目的自然不是殺人,只是要割斷吊墜的繩子。

“你找死!”楚鷹眼瞳中溢出一抹寒意,在刀子離他不過咫尺之遙時,閃電出手,抓住匪頭的手肘,輕輕一翻,刀子劃過一道弧線,旋即傳來匪頭的慘叫聲。

匪頭的臉上,從眼角到嘴角,劃出一道恐怖的口子,頓時鮮血飛濺,血肉模糊。

“殺了他,給老子殺了他!”匪頭怒聲喝道。

既然已經出手,楚鷹嗜血的情緒再也壓抑不住。

第2章 我老大呢?

另外兩個劫匪還未反應過來,便覺一股鉆心的疼痛襲來,頓時倒地不起,楚鷹沒有任何遲疑,閃身下車。

“老大,這娘們兒還沒取下來呢,要不我先劫……劫個色!”車內隔音效果極好,里面發生了什么事,外面的人自然聽不到,感覺到背后有人過來,大毛二毛盯著少婦的賊眼兒沒有任何轉移,還以為是匪頭完事下車了。

“取不下來就不要了!”楚鷹輕描淡寫的道。

“想不到老大還會憐香惜......你不是老大!”大毛二毛聽聲音不對,陡然轉身,見是那個與少婦挨著的小子,心中一驚,大毛道:“我老大呢?”

楚鷹搓了搓手指,淡淡道:“貌似正在車里鬼哭狼嚎呢。”

“小子,你找死!”大毛二毛怒聲大喝,手中的刀子分從兩邊襲向楚鷹。

“啪啪!”楚鷹的手掌如殘影般打在兩人的臉上,還沒來得及慘叫“咣當”一聲,大毛二毛撞在大巴車上,直接昏厥了過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少婦有些反應不過來,見楚鷹正玩味的盯著她,少婦一臉的驚駭,聲音顫抖道:“你,你想干什么,別過來,不然我喊人了!”說完便發覺不對,如果喊人有用,這小子早被那幾個劫匪干掉了,少婦的身子下意識的向后退去。

“以后不要以貌取人,如果哥真想收拾你,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楚鷹朝少婦露出一個能夠迷死人的微笑,轉身離去。

少婦怔了半晌,等她反應過來時,想起楚鷹臨走時的那句話,臉上頓時一片蒼白。

等到少婦回到車上,那三個劫匪已經被眾人“制服”,過了有十分鐘,兩輛警車趕到,將五名劫匪全部帶走。

而當警察詢問是誰懲治了這些劫匪時,眾人你望我眼,我望你眼,他們只知道那個見義勇為的小伙子長的挺帥,而當時乘客手機之類值錢的東西全部給了劫匪,所以并沒有及時給那小子拍照,不過楚鷹這個無名英雄的相貌,已經永遠的刻在眾位乘客的腦子中。

此時的楚鷹,走在鄉間小道上,周圍的村莊格局與他朦朧記憶中的老家不謀而合,當年八歲的孩子能將這些牢牢的記在心中,楚鷹記憶力的強大可想而知。

剛才大巴車上發生的搶劫事件,對楚鷹來說不過是一出鬧劇,而他既然拋棄一切回來,就打算陪在父母身邊,過平靜的日子,所以并沒有殺人,不然那幾個家伙早就去見閻王了。

……

“八里洼”是一個山村,處在群山的懷抱之中,楚鷹的老家就在村東頭。

周圍山上一片轟鳴,吊車、推土機、挖掘機此時正忙碌的工作著,楚鷹微微一笑,“想不到這么偏遠的地方,還能被開發商看上,想必爸媽的日子應該過的不錯吧!”

離家十六年,楚鷹對父母的記憶還停留在他八歲那年,那時的父親高大魁梧,母親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無論他做了什么錯事,父母從未打罵過他一次。

而那個可惡的老家伙只是用了一顆糖豆,便把幼稚的楚鷹帶離了父母身邊,帶出了八里洼這個寧靜的山村。

“爸,媽,你們還記得那個笨蛋兒子嗎?都是我不好,讓你們受苦了!”楚鷹想到與父母相見后,二老臉上幸福的神采,不由加快了速度。

循著記憶中的山路,楚鷹很快便到了村頭,只見路上的村民全都朝村東跑去,楚鷹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攔住一個中年人道:“大叔你好,那邊發生什么事了,怎么這么熱鬧?”

中年人見是一個年輕小伙子,便道:“聽說歡子與那幫人打起來了!”

楚鷹心中一動,問道:“那幫人是什么人?歡子與他們有什么過節?”

中年人顯然是焦急,憤然道:“還不是開發商找來的那些地痞流氓!哎呀,不給你說了,我們要趕去幫歡子呢!”話音未落,中年人便跑的無影無蹤。

楚鷹嘴角泛出一抹冷笑,再次加快了步伐,很快便越過中年人,出現在村東頭。

處處人頭攢動,場面極為喧鬧,一間土胚房頂上,站著一個皮膚黝黑的年輕漢子,憨厚的臉上寫滿了憤怒。

楚鷹心中陡然一沉,那個憨厚的黝黑漢子,正是他兒時的玩伴歡子,而此時歡子站的地方,正是楚鷹家的房子,可是爸媽哪去了呢?

“羅歡,如果你再不下來,老子就喊推土機過來了,到時你被埋在里面,可不能怪我們!”正在楚鷹思忖間,一個威脅的聲音傳來。

歡子怒視那個紋身男,狠狠道:“不賠十萬,你們休想拆房子!”

紋身男與他身后的那十多個地痞聞言哈哈大笑,前者道:“就這土胚房子,還想讓賠十萬,是你傻還是我傻?”

歡子倔強道:“少了十萬,你們休想動這房子上的一根稻草!”

“歡子哥,算了,你快下來吧!”一個嬌柔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楚鷹從人群中找到了這個聲音的主人,那是一個瘦小的少女,清秀的臉蛋上此時掛滿了急切。

歡子憨厚的臉上閃過一抹憐愛,但很快便被憤怒取代,“楚欣誰讓你回來的?快回學校!”

微微一頓,歡子接著道:“你爸臨走時把你托付給了我,沒了房子你以后住哪?沒有十萬塊,你今后怎么上學?”

那個叫楚欣的少女美眸中涌出淚水,帶著哭腔道:“歡子哥,我不想上學了!”

歡子的身軀一震,差點從房頂上栽下來,聲音更加憤怒了,“你說什么胡話!哥就算累死,你也要給我好好上學!”

村民想起這對可憐的兄妹,一陣唏噓,好心的村民都在勸兩兄妹,但兩人一個比一個倔強,誰也沒有松口。

楚鷹腦中一片空白,從周圍村民的嘆息中他明白了眼前的一切,原來父母已經死了,楚欣正是他的親妹妹!

紋身男面帶戲謔的望著兄妹二人,待到周圍的議論聲漸漸消失,紋身男冷笑道:“羅歡,你真的不下來?”

歡子怒道:“我說過了,沒有十萬,誰也休想動這里的一根稻草!”說話時,歡子站的筆直,憨厚的臉上充滿了凜然之色。

紋身男手掌一揮,身后的那些小弟迅速將房子圍了起來,紋身男的語氣中充滿了玩味,“不動房子,老子就先動動你!”

歡子剛要答話,忽然從人群后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房子你不能動,人你更不能動!”

第3章 價錢要改改

聽到這個聲音,周圍的議論聲戛然而止,紋身男更是渾身打了個激靈,他也是道上混的,平日里也砍過不少人,他能夠感覺到這個聲音中的那股氣息,嗜血的氣息。

紋身男緩緩回頭,人群也自動分開,得以讓他的目光看到說話的主人,當發現這不過是一個身材瘦削,臉上還帶著病態蒼白的年輕人時,紋身男猛地搖了搖頭,將那抹感覺壓下,罵道:“媽13的,你說不讓動就不動,真當自己是盤菜!”

剛才被攔住問話的中年人也發現了楚鷹,臉上帶著疑惑之色,心想:“剛才這小子還好好的,一臉和氣,現在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饒是楚鷹心如磐石,冷硬似鐵,可父母雙亡的消息,無疑一擊命中他心中那一絲最為柔軟的地方,十六年的等待、思念,一朝化作虛無,任誰也是無法承受的。

妹妹楚欣的存在,讓楚鷹絕望的心看到了一絲希望,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的妹妹,任何人都不能!

聽到紋身男的怒罵,楚鷹暗中深吸了口氣,朝著同樣迷茫的歡子和楚欣微微一笑,緩步走上前,“歡子,下來吧,這里沒人敢動房子上一根稻草的!”

歡子表情一怔,旋即臉上現出一抹憨厚的笑容,“兄弟的好意我歡子心領了,你快些走吧,這是我的事,不需要別人幫忙!”

楚欣從人群中走出來,向楚鷹道:“是啊大哥,你快些走吧,我們的事我們自己解決,這些人沒有一個好東西!”說話間,望了望紋身男等人,憤恨不已。

“你剛才叫我什么?能不能再叫一遍?”楚鷹如遭雷擊,語氣都在劇烈的顫抖,目露期待的望著面前的瘦弱少女。

楚欣愕然的撫了撫眼角的發絲,訝道:“我叫你大哥啊,怎么了?”面前的楚鷹既然打算幫助他們,而年齡又比她大,叫聲大哥是理所應當的。

可她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她的大哥,與她同父同母的親大哥!

楚鷹畢竟在戰火中磨練了六年,很快便平復下心中的激動,朝楚欣微笑點頭,道:“放心,有大哥在!”

這句話,讓楚欣生出莫名的親切,她還要說些阻止的話,卻聽楚鷹朝歡子笑道:“既然你叫我兄弟,那兄弟有事,我怎會袖手旁觀?”

村民們都像看傻帽似的看著楚鷹,不是他們麻木不仁,他們來這里正是為了幫忙,但在見到紋身男等人時,心中就怯了。

讓他們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人會幫助這兩兄妹,紋身男的惡名在附近幾個村子里是出了名的,這小子憑什么見義勇為?

而且,楚欣叫了聲大哥他認了,歡子叫了聲兄弟他也認了,難道他聽不出這只是客套話嗎?

“媽個13的,先把這小子解決了,給老子往死里揍,真死了算我的!”紋身男見楚鷹完全不把他當回事,竟然旁若無人的與那兩兄妹說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放心了彪哥,兄弟們保證他見不到明天的太陽!”紋身男的眾小弟叫囂著,朝楚鷹涌去。

楚鷹眼中嗜血的厲芒一閃而逝,他知道自己不再是那個傭兵之王,而是一個大哥,這個身份讓他多了一份責任,不能隨便殺人了。

一念及此,楚鷹的手腕微微一轉,原本襲在沖到最前那人脖子上的掌刀劈在了那人的胳膊上,力道也弱了幾分,卻也不是那人能夠承受的,“嗑啪”一聲,那人慘叫著向后栽倒,整條手臂扭曲變形,顯然被廢掉了。

村民倒吸一口涼氣,像看怪物般盯著楚鷹,而紋身男的那些小弟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口中雖然叫囂著,卻沒人敢再沖上去。

這些家伙說到底只是一些游手好閑的小混混兒,別看平日里囂張,卻骨子里是些欺軟怕硬的主,何時遇到過這種情況,一個個頓時六神無主,將目光投向紋身男。

紋身男微微一驚,罵道:“都特么的怕啥,這家伙只是一個人,大家一起上,操翻他!”

眾小弟頓時來了底氣,對方再強也只有一個人,而他們還有十多個,雙拳難敵四手,他們不相信這家伙能一口氣把他們全操翻。

楚鷹心中冷笑,他懂得擒賊先擒王的道理,而且他不想在這些村民面前太過高調,身形一動,避開那些小弟的襲擊,朝紋身男沖去。

紋身男可不比那些小弟,他可是在道上混的,而且打架經驗豐富,身體也比一般人強壯許多,見楚鷹沖來,嘴角冷冷一笑,拳頭伸出,砸向楚鷹的胸口。

村民失聲驚呼,楚欣更是直接閉上了眼睛,這小伙子打得過那些小弟,可不一定打得過紋身男,這一拳要是擊實了,他的小身板估計要變形。

“敢在這里得罪我彪哥的人,還沒生出來,小子,去死吧!”紋身男見楚鷹居然停了下來,心中不由暗喜,拳頭以直搗黃龍之勢,眨眼間便到了楚鷹眼前。

電光石火間,楚鷹的手掌不知從那里伸了出來,剛巧不巧的握住紋身男襲來的拳頭,輕輕一用力,紋身男發出一道殺豬般的慘叫,“我的手!我的手伸不開了!”

可不是嗎,雖然楚鷹已經放手,可紋身男的拳頭依舊握著,眼尖的人發現五指的關節已經變形,如面團般擠在一起。

紋身男渾身上下被冷汗濕透,目光驚悸的望著緩步走來的楚歌,色厲內荏的道:“你別過來,我可是東哥的人,得罪了東哥......啊!”

話未說完,紋身男再發出一聲慘叫,可是再也開不了口,他的脖子已經被楚鷹掐住,整個人被提了起來,雙腳在半空中亂踢,一張臉變成了醬紫色。

“啪!”一巴掌過去,紋身男的半張臉頓時腫脹了起來,楚鷹笑道:“你現在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人!”

紋身男點頭如同搗蒜,雙手拼命的去掰楚鷹的手掌,可卻發現那哪里是肉掌,簡直就是鐵鉗,掰了半天,居然紋絲不動。

“大哥,放了他吧,不然他會死的!”楚欣疾步來到楚鷹身旁,驚聲說道。

“我妹子說放了你,就暫且饒你一命!”楚鷹手掌一松,紋身男便癱倒在地,大口的喘著粗氣,連滾帶爬的抱住楚鷹的腿,“多謝大哥手下留情!”

“滾!你沒資格這樣叫我!”楚鷹手下雖然留情,但腳上卻不留情,一腳將紋身男踢出幾米遠。

“好好,我現在就滾,就滾!”紋身男如蒙大赦,向那些小弟招呼了一聲,就要離開。

“站住!”歡子不知道啥時候從房頂下來了,大聲呵斥。

紋身男眼中閃過一抹厲芒,轉身之后卻帶著媚笑道:“歡哥放心,楚家的房子以后絕對不會被拆了,你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歡子為人憨厚,見事情解決,便可不再追究,只是冷哼了一聲,“好了,你們走吧!”

“房子還是要拆的。”楚鷹淡淡的道。

聞言,在場的眾人全都怔住了。

紋身男心中一喜,又回到了楚鷹面前,道:“還是這位......懂道理,十萬塊,就按歡哥之前說的那個價,我這就去匯報老板!”

他們這些人的任務就是想盡一切辦法讓那些釘子戶就范,如果遇到實在拔不掉的釘子,也只能吃點小虧,這還在紋身男的承受范圍之內,反正錢也不是他出。

“不過這價錢卻要改改。”楚鷹依舊不溫不火的說道。

紋身男心中發怒,可面前的人不是他能應付的,只要咬咬牙道:“多少,你說,我一定如實告訴老板!”

楚鷹點點頭,他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十萬塊一平米,一手交錢,一手拆房!”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10014 兵王歸來,猛龍過江;貼身保鏢,美女老板。橫行都市,鑄就傳奇!開農場,當保鏢,各類美  作者:東方小少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