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女友在都市

點擊 現代都市 |作者:夜神歸| 正版 | [收藏]

超級女友在都市
豆瓣評分:★★★★☆ [免費]
年輕小伙練就一雙龍抓圣手,女神學妹紛紛拜倒其身下,欲罷難休。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1章 職業

我的職業,是一名男性催乳師。

很多人羨慕我的工作,說我既可以冠冕堂皇的占著女人便宜,還能獲得不菲的收入。

實際上,催乳師這個行業,口碑很重要。

如果催乳的時候,心里有什么邪念,客戶往往都能感覺到。

所以從業一來,我沒對客戶有過什么不尊重的行為,口碑一直都很不錯。

可偏偏,一件小事,徹底的改變了我的生活軌跡……

這天,微信上,一個昵稱叫小慧的女生,主動的加了我的好友,發來了一段語音:“張醫生,請問您現在有時間么?我想請您催乳。”

這個女生的聲音很清脆,從頭像上看,長發,空氣劉海,五官精致,約莫也就二十出頭,讓我有些詫異。

因為根據經驗判斷,她的聲音很活潑,不像是一個恢復期的產婦。

詢問之后,她告訴我,是她的姐姐需要催乳師,但是家人不同意,所以讓我現在去她們家,家里沒人。

我告訴她,家人沒同意,我是不會去做的。

可叫小慧的這個女生似乎很著急,在微信上和我說錢不是問題,只要能出奶,可以給我五千塊錢。

我難免有些心動。

催乳師這個行業一般每次是四百塊,如果客戶只是稍微有些堵塞,以后注意飲食,一次就可以完成,但如果奶塊較硬,需要多次催奶,一般就是做七次,兩千五左右。

她開出了五千塊的價格,相當于我兩天的收入。

因此,試探性的問她,是不是真的沒事。

她讓我放心,不管有什么事,家里人是不可能不管孩子的,現在假奶粉太多了,都不可信。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我還是帶上了技師證,去了一趟她家。

這是一棟很高檔的小區,保安設施比較全面,這樣一來,她家能給出這樣的價格,也就算是比較正常了。

就在我拿出手機要給小慧打電話時,卻聽到了一個甜甜的女生望著我問:“你好,請問你是張醫生么?”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也有些驚艷,因為她真人比照片更加好看,而且洋溢著一種青春的感覺。

“是,你是小慧啊?”

“是啊,張醫生,我提前就在這等你了,我姐夫不在家,咱們上去吧。”

小慧一邊笑著,示意我往單元樓走。

我提著工具包,走在了后面……

在電梯里,她滿是好奇的口氣問我,催乳師是不是每個人看起來都和我一樣,挺神秘的。

我跟她大致解釋了一下,催乳師這個行業,也是分人的,有的神秘,有的陽光,不過不論怎樣的氣質,不能做到第一眼讓人討厭,那樣工作也就無法繼續下去了。

小慧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又好奇的看了看我的工具箱,疑惑道:“那張醫生,你們催乳師還要帶工具么?疼不疼啊?”

怕她擔心,我搖了搖頭,解釋說,這里面都是口罩,手套,還有一些清潔用品,不會疼的。

“哦哦。”

小慧這才是一臉輕松,帶著我上了樓。

進了屋子里,我才看到了客戶的樣子。

這是一個有點姿色的少婦,披著頭發,臉色蒼白的坐在床上。

我進來后,她臉色明顯有些不自然,身子莫名往后縮了縮,應該是很緊張。

為了緩解她緊張的情緒,我沖她微笑道:“你好,我叫張洛,是一名催乳師。”

“你好……”

少婦應了一聲之后,就低下了頭,咬著嘴唇不說話,應該是很難為情。

而小慧卻不以為然,介紹道:“張醫生,這就是我姐姐,潘瑩,她已經七天都沒有奶水了,你看現在還能催出來么?”

七天?

我些詫異的看向了潘瑩,她的身材還是不錯的,胸口也很飽滿,按理說不應該七天都沒有奶水吧?

朝著她走了過去,我特別注意的看了看,發現她的情緒一直很緊張,而且還有些警惕。

遇到過很多患者,一般都是在有抑郁癥的情況下,才會出不了奶水。

“你姐姐最近情緒怎么樣?”

我問了一下小慧。

小慧搖了搖頭,神色擔憂道:“我姐姐婚姻一直不太順利,這次也是奉子成婚,所以才會沒有奶水。”

“這樣啊……”

我點了點頭,大致上明白了,如果客戶內心抑郁,是很難產生奶水的,不過這一類患者,我也見過不少,便沖小慧道:“你放心吧,你姐姐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先出去,然后我開始吧。”

“啊?”

小慧目光難免有些詫異,同時潘瑩也是一臉緊張。

“嗯,我們這邊都是一對一的,如果有外界干擾,就沒有效果了。”

“那……那好吧……”

小慧還是點了點頭,道:“那我把孩子也抱出去,免得我姐等會緊張。”

等到小慧把孩子抱出去之后,屋子里面也就剩下了我和潘瑩兩個人。

她臉色變得有些漲紅,低著頭不吭聲。

我笑著走了過去,柔聲道:“你別緊張,我既然是醫生,自然會對你負責,七天沒有奶水很嚴重了,如果再不催乳的話,可能以后很難有了。”

潘瑩臉色當即有些痛苦,點了點頭說,那張醫生,麻煩你了。

她當著我的面躺了下去,然后就開始脫下了孕婦睡衣。

出于禮貌,我轉了過去,到了一邊,打開工具箱,戴上了口罩,手套。

等我轉過身,就看到潘瑩已經把上衣都撩了上去,還蓋住了臉,她飽滿挺立的胸口,呈現在了我的眼前。

我走了過去,伸手輕輕的碰了一下。

潘瑩立馬輕哼了一聲,嬌軀顫抖了一下。

“別緊張,你還是有奶塊的,只不過應該是里面堵塞了,我給你做一套之后,第二次應該就會有奶水出來了。”

因為她用衣服遮著臉,我只聽見了她輕輕的應了一聲。

我站到了她身旁,伸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可潘瑩卻再次抖了一下……

“張醫生,不好意思,有沒有麻藥,我……我有點難為情……”

潘瑩依舊用衣服蓋著臉,聲音顫抖道。

“沒事,不需要麻藥,你就把我當成醫生就行了。”

我一邊開導著她,一邊開始輕輕的動作著,她雖然還是很緊張,但是也沒有很抗拒。

為了讓她放松下來,我開玩笑道:“也不怕你笑話,其實我第一次做這個的時候,比你還緊張。”

“是么?”

隔著她的衣服,我聽到了她疑惑的聲音。

“可不是么,那時候我還是個處男,我們老師給我一個阿姨,讓我給她按摩,年紀都和我媽差不多大,我可比你現在緊張多了……”

我一邊說著當初經歷的尷尬事情,一邊按摩著她的幾個穴位,潘瑩的身體也漸漸的放松了下來,這也是我一貫以來用的套路。

潘瑩有些好奇的拉下了衣服,臉紅紅的問我說,張醫生,那你覺得,我是不是和那些阿姨一樣啊?

我沒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只能是笑了笑說,當然不一樣,你讓我更緊張。

潘瑩細若蚊哼般應了一聲,臉越發紅了。

我感覺到她的反應,對我的工作也順利了很多。

這就是男催乳師的好處,一般的女性催乳師,哪怕功力再好,也很難有好的效果,因為她們無法讓這些女性分泌出激素以及荷爾蒙。

當女客戶無法達到緊張和興奮狀態,就不會突然放松,奶水也很難出來。

按了一會之后,潘瑩的臉色已經緩和了很多,從她身體上的放松,感覺已經算是接受了我。

只是她一直猶猶豫豫的,像是有什么話想跟我說,最后還是開口跟我說:“張醫生,你結婚了沒有?”

我的心思都放在了幫她疏通脈絡上,被她這么一問,隨口回答道:“還沒,像我這樣的,找女朋友也不容易。”

潘瑩明顯有些詫異問我,怎么會呢?催乳師工資很高吧,而且你長得也很穩重,挺好看的,一定是你眼光太高了吧?

我隨口笑著回答她:“還真不是這樣,我眼光不高,但是我的職業,說出去不太好聽,家里也給我相親了兩次,那些女孩子一聽說我的職業,都望而卻步。”

“怎么呢?”

潘瑩明顯很好奇的問我。

我也感覺到,她雖然是個少婦,心性卻并沒有那么老,相反,還有點小女孩的純真與好奇心。

這個沒什么好隱瞞的,還能促進和客戶的關系,我就笑著說:

“那些女孩子,一聽我是做催乳師的,問我每天在那么多女人身上下手,回家了對她們還有沒有興趣……這種問題,我也不好回答,說有興趣不就是色狼,說沒興趣不就黃了,說難聽點,我們就是幫人擠奶的,找什么女朋友。”

“噗嗤~”

潘瑩竟然一下子沒忍住,笑了出來。

我也有些無奈的陪著她笑了笑,按摩也進行到了一半,這樣的方式,還挺順利的。

可沒想到,潘瑩嘆了口說:“唉,人活著本來就累,張醫生,你以后結婚可要看好人,別和我一樣,現在可受罪了……”

聽到她有意說她遇到的困難,我沒說話,果斷的避免了這個話題。

因為對于客戶的隱私,如果不是她主動說,我是不能去問的,萬一她真的把苦水都吐給我,我開導她,她依賴上我了就麻煩了。

曾經我有個師弟就是這樣,和客戶發展了不正當關系,最后被客戶老公扒光了衣服游街,名聲徹底毀了,在這行也待不下去了,因此,我對于這種事情很警惕。

可我沒說話,潘瑩卻依舊開口說:

“張醫生,你知道么?我老公特別傳統,她不準我找催乳師,還整天罵我,說我不愛他和孩子才會沒有奶水,還有我公公婆婆,也嫌棄我生了女孩,我坐月子都沒有來過。”

第2章 突變

一聽到潘瑩的遭遇,我對她也很同情。

現在催乳師這個行業,還是會遭到很多人偏見,這個稱謂,其實帶給了我很多的不便,不止潘瑩不能接受,很多的丈夫也不能接受。

而像潘瑩這種典型的例子,既不給她找催乳師,又給她那么大的壓力,再加上公公婆婆的冷漠,能正常出奶才很奇怪。

因此,我安慰潘瑩道:

“你應該和你丈夫好好溝通一下,不然我們的工作也很不好做,你現在明顯是孕期遇挫,產后壓力太大,導致的產后抑郁。”

潘瑩連連點頭:“是啊,張醫生,我老公和他說不通道理的,要是她知道我偷偷找催乳師,一定會殺了我,這次也是聽了我妹妹的話,我才偷偷找的。”

我詫異不已,跟她提議說,讓她下次不能這樣了,一定要說服她老公。

然而她卻臉色猶豫。

我只能跟她說,她的情況,必須要找,實在不行,我可以給她老公推薦一個其貌不揚的催乳師,我認識一個。

可潘瑩卻立即搖了搖頭,一臉緊張道:“不要,我不想換了,潘醫生你挺好的。”

我只能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療程已經進行到了一大半了,我感覺她的奶塊明顯已經有了一些好轉,便讓她躺了下去,我開始站起來,需要用點力氣,在她的乳中穴轉圈按摩。

潘瑩現在已經明顯適應了,順從的躺好了。

可就在我的手剛放上去時,卻忽然聽見,門外,傳來了無比激烈的爭執聲。

“姐夫,你……你怎么回來了……哎……姐姐才睡了,哎!”

隨后,房間門竟然被一腳踹了開來!

一個剃著板寸頭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房間門口!

我猝不及防,忙將手從潘瑩的胸口上拿下來,而潘瑩也很慌亂的放下了衣服,蓋住了胸口。

這一幕都是在這個板寸頭男人的眼皮子底下。

只看到他眼睛里面冒出了火,身子發著抖,嘴里面罵了句很難聽的臟話,轉過身就往外面沖……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前所未有的狀況,讓我一下子愣住了。

潘瑩也是臉色慘白,一臉無措。

就在這時,小慧忙沖了進來,過來提著我的包就往我手上遞,一臉著急道:“張醫生,你趕緊走,我姐夫去廚房了。”

我哪里還不明白去廚房能拿什么,可我現在走了不是更糟糕么?

這一刻,我還是看到了床上潘瑩那驚恐和慌張的眼神,知道我走了,這件事情就更說不清楚了。

“張醫生,你快走啊。”

小慧一臉著急的說著,眼看著都快要哭了。

要是一般人,肯定現在拔腿就跑了,可我想我是正當職業,是在給病人治療,我不能走,就站在原地沒有動。

很快,那個板寸頭的男人果然提著一把菜刀沖了進來!

“糙你馬的狗逼崽子!敢在老子家里偷人,老子砍死你!”

他一聲吼著,就提著菜刀砍了過來。

屋子里面,潘瑩和小慧都發出了尖叫聲。

我看到泛著寒芒的菜刀,當即側著身子一閃,躲過了他的菜刀,卻被他一腳踢到了胸口,摔倒在了地上,感覺胸口一陣劇痛。

盡管我很想還手,卻還是捂著胸口沖他解釋道:“你別激動,我是一名催乳師,來給你老婆通乳的!”

寸頭男卻眼神兇狠,明顯不相信的喝道:“通你媽比!老子今天把你血管都砍通!”

他明顯不相信我是催乳師。

我忙站了起來,正打算解釋,卻看到寸頭男又提著刀過來了……

就在這時,小慧跑了過來,一下子擋在了我的前面。

寸頭男當即咒罵道:“你特娘的干什么,滾開!等會再收拾你們兩個賤.貨!”

小慧一臉驚懼,卻咬牙沖寸頭男解釋道:

“姐夫,你誤會了,是我喊他過來的,他真的是附近有名的催乳師,張洛醫生。”

寸頭男又看了我一眼,眼里涌出了一絲不屑。

而這時候,潘瑩明顯從慌亂中驚醒了過來,也口氣著急的沖寸頭男道:

“王建,他真的是催乳師,過來幫我治療的,他說我這種情況再不催乳就真的沒有母乳了,你覺得我還在產后恢復期,會給你戴綠帽子么?”

這個被叫王建的男人,明顯身子愣了愣,隨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潘瑩道:“你特娘的要是敢騙老子,老子就把你跟這小雜種拖到你爸媽那去,讓他們好好看看你多賤!”

隨后,他又目光陰沉的瞪了我一眼,問道:

“小子,證件呢?”

我咬著牙,心有不甘,卻還是從包里翻出了證件,給了小慧。

小慧一臉緊張,卻還是將我的工作證件遞給了寸頭男。

他接過我的證件,看了一眼之后,臉色卻驟然變得陰翳無比,直接將我的證件往地上一扔,踩了一腳道:“你他娘的,拿個按摩技師證唬弄老子?”

潘瑩和小慧也都是無比詫異的看向了我,顯然不明白,為什么我是一個口碑不錯的催乳師,卻拿的是按摩技師證。

而我看到我的證件被他踩在腳底下,氣的胸口劇烈起伏,感覺我的人格都被他給踐踏了。

因此,我滿臉不忿道:

“現在催乳師都是這個證件,國家還沒有專業的催乳師證,你打聽一下不就知道了!”

王建明顯被我說的臉色一冷,看了看潘瑩,又看了看小慧,像是在判斷我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過了一會,他才沖我說了句,小子,你等著,我打個電話找朋友問一下,要是你敢騙我,今天你走不出這屋子!

“隨便你。”

我回應了一句,就看到他一臉狠厲之色的拿起了手機,出了房間打了個電話。

而屋子里,小慧忙跑了過來,一臉歉意道:“張醫生,你嚇著吧,都怪我,不該讓你過來的。”

潘瑩也在床上神情緊張道:“張醫生,對不起,連累你了,這次錢我肯定會付給你的,等下他要是敢動你,我一定跟他拼了。”

我看到兩個女人這樣,心里的火也褪去了一些,說了句,沒事,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我自問并沒有對潘瑩做什么不禮貌的舉動,不管事情鬧到多大,我的出發點也問心無愧。

在屋子里面僵持了一會之后,王建很快就回來了。

這一次,他沒有瞪著我,而是狠狠的剜了潘瑩和小慧一眼。

隨后,他看我的眼神,明顯還是有些敵意道:“張醫生是吧?我拖朋友打聽過了,你的證件是真的,既然我老婆找了你,那她催乳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第3章 楊浩

我有點懵,沒想到他竟然這么快就同意讓我給潘瑩繼續治療了。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意思,王建補充道:“你要是治好了,潘瑩給你多少錢的基礎上,我還會給你包個紅包,可要是你沒治好,或者發現你跟我老婆有一腿,你就別想混了。”

他的話語之中,帶著濃濃的威脅之意。

原本我是不想惹這個麻煩的,因為我對潘瑩的狀況很不看好,而且她家里面還有點復雜,很容易惹禍上身。

再加上王建的口氣讓我很不舒服,更不想做這一單,但我看到了潘瑩似乎有些哀求的目光,還有小慧那一臉懇求,期待的樣子,終究有些不忍心。

醫者仁心,此刻我還是點了點頭,說了句,行,我可以幫潘瑩催乳,但是我不要你的紅包,希望你尊重我的職業。

這兩年,我的確是挽回了催乳師的一些名聲,讓很多人尊重了這個職業,這一次,我想也不例外。

王建卻咧著嘴角,皮笑肉不笑道:“有意思,一個擠奶的,還想要尊嚴。”

我牙咬的咯吱作響,拳頭也握得緊緊的,怒視了一眼王建。

他還是很不屑的看著我,氣氛顯得無比緊張。

而就在這時,小慧卻過來一把拉了拉我,然后就帶著我往外走。

“張醫生,我先送你回去吧,今天實在是不好意思。”

她一邊拉著我,一邊出了屋子。

我只覺得無比屈辱,很想一拳砸在門上,罵一句老子不干了,可小慧那柔軟的手,還是讓我心里的憤怒緩解了一些。

等到了電梯里,小慧這才是長舒一口氣道:“張醫生,我姐夫這個人向來就是這樣的,你不要跟他計較,我姐姐也很無奈才跟了他的。”

“你姐夫是做什么的?”

我很不爽的問道。

小慧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道:“我姐夫是做建材生意的,家里面開了家大公司,不然也不會這么強勢了。”

“哦。”

我點了點頭,心里還是難免有點不舒服。

可小慧這個時候,卻突然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胸口,滿是關切道:“張醫生,那你胸口的傷,沒事吧?要不要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我心頭一顫,小慧那柔若無骨的小手,讓我心忽然跳的很快。

“沒……沒事,明天我再過來吧,今天沒做完,只是讓你姐緩解了一些。”

“嗯,那你真的不用去看看么?”

小慧還是口氣擔心的問我。

我雖然心里難免有點想跟小慧這樣的美女多待一會,可還是搖了搖頭說,“我真的沒事,不用了。”

下了電梯之后,我明顯感覺小慧對我的態度有點不一樣了,比起之前,要關心和親近了不少。

等我上車回店里的時候,小慧竟然是直接在微信上,給我轉賬了兩千,還發了語音,跟我說:“對不起張醫生,這是一次的錢,我姐一定讓我給的,多的讓你去醫院看一下,如果沒事,讓你明天過來,她覺得好了很多了。”

我很想把這個錢轉回去,但想想太過矯情,就回了一個謝謝,順帶問了句,我走了之后,潘瑩有沒有被刁難?

小慧有些無奈的發語音跟我說了一下狀況。

我走了之后,她上去的時候,看到潘瑩雖然氣血虛弱,還是被王建痛罵了一頓,但是王建好歹還有點人性,沒有對她動手。

聽到沒有動手,我這才是放下了心,畢竟她家里面的環境太復雜了,而且王建這個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沒有對潘瑩動手,已經算是不錯了。

而小慧再次對我噓寒問暖的,讓我都不免產生一些錯覺,她就跟我女朋友一樣的關心我,尤其是我之前在潘瑩那里沒走,留下來之后。

之后我回到了店里。

這家店是我自己開的,也拿了營業執照,就是地點有點偏僻,房租一年兩萬。

孕期的女人自然是不能上門找我,不過她們的家人,倒是有不少找上門的,只不過一般價格都不是很高,因此我一般靠微信接生意比較多。

在柜子里找出了跌打酒,擦了一點之后,胸口也不怎么疼了,只是青了一塊而已。

微信上,再次響了起來……

這一次,是我的好哥們楊浩發來的,問我今天沒有生意,沒有喊我出去喝酒。

想想今天上午再加上下午已經賺了三千多,遇到這種事,下午也沒什么心思繼續做了,索性答應了下來,問他在什么地方,我馬上過去……

等到了一家叫做青青酒吧的地方,進去之后,楊浩果然是在里面一個人喝酒。

之前我說要給潘瑩介紹一個其貌不揚的催乳師,說的就是楊浩。

他跟我是一個大學的,家里面開了一家工廠,一直都不缺錢,但是因為他長得的確不好看,按照他自己說的,做催乳師的初衷,也不過就是為了能多接觸點女人。

不過當他真的做了催乳師這一行,卻也做的不是太好。

眾所周知,催乳師之所以需要男性,完全是因為男性的形象,可以讓女性多分泌一些荷爾蒙。

可楊浩的形象,怎么說,很少有女客戶見到他的樣子不反感的,他也做不成幾單生意,但他偏偏樂此不疲。

以他家的條件,完全可以開著寶馬車,約一些附近的學生妹,為此我已經勸說了他很多次,可始終沒有什么效果。

按理說,我跟他并不是志同道合,可我的朋友并不多,再加上他對我不錯,剛來這邊的時候,就是他給我找的店門,所以我跟他的關系也越來越好。

等我進了酒吧里面,昏暗的燈光下,酒吧里面妞很多,不少都扭動著纖細的腰肢。

可楊浩的身邊,依舊是一個女人都沒有。

“張洛,你可算來了,來,陪兄弟喝一瓶,今天總算是開張了,可特么的倒霉死了!”

楊浩一副到了血霉的樣子,自然是讓我覺得有些詫異。

我坐了過去,在他旁邊接過了一瓶酒,倒了半杯酒,一邊抿著酒,一邊問道:“怎么了?看把你氣的。”

楊浩搖了搖頭,一張微胖的臉上,滿是不忿。

而我也看到了他左邊臉上,有一顆不大不小的痣,顯得無比突兀。

“今天老子好不容易開張了,可去的時候,那娘們死活不給老子碰了。”

楊浩完全是一副咒罵的口氣道。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超級女友在都市 年輕小伙練就一雙龍抓圣手,女神學妹紛紛拜倒其身下,欲罷難休。  作者:夜神歸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