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名字

點擊 推理小說 現代小說  |作者:翁貝托·埃科(U| 正版 | [收藏]

玫瑰的名字
豆瓣評分:★★★★☆ [免費]
    《玫瑰的名字》是埃科的首本小說,1980年甫一問世,迅速贏得各界一致好評,榮獲意大利兩個文學獎和法國的美第奇文學獎,并席卷了世界各地的暢銷書排行榜,被譯成35種語言,至今總銷量超過1600萬冊。

    書中講述了一個發生在意大利中世紀修道院的神秘故事。方濟各會修士威廉與弟子阿德索前往該修道院,執行調解神圣羅馬帝國皇帝與教皇紛爭的任務。以精于推理馳名的威廉修士受修道院院長的委托,調查修道院中的一起命案,但隨后死亡事件發展為一系列的連環殺人事件,并且牽涉到修道院中隱藏的一個大秘密。

    本書是作為通俗小說來寫的,但埃科在書中表達了豐富的主題,同時還涉及大量的歷史知識,這些對于作為符號學家的埃科來說,正是他的專業優勢。在歐洲,眾多埃科迷和有教養的讀者到了“人手必備一冊”的程度。

    在推理文學大國日本,此書甚至被選為“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創設20年以來總評榜首名。書中細節成為無數后人進行小說研究和創作模仿的對象,小說還被大導演讓•雅克•阿諾改編為同名電影,由首任“007”肖恩•康納利扮演威廉。堪稱前沿閱讀風向標的香港知名媒體人梁文道認為,《玫瑰的名字》是密碼型推理小說的始祖,這樣真正了不起的著作,“好看的地方是在于它中間那個解謎的過程,而不在于最后這個秘密是什么。”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玫瑰的名字”是中世紀用來表明含有象征意義的詞匯,故事亦以一所中世紀修道院為背景。原本就已被異端的懷疑和僧侶的個人私欲弄得烏煙瘴氣的寺院,卻又發生了一連串離奇的死亡事件。一個博學多聞的圣方濟格教士負責調查真相,卻被卷入恐怖的犯罪中……翁貝托·埃科編著的《玫瑰的名字》是一部偵探、哲理、歷史小說。除了撲朔迷離、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外,書中充滿了各種學問,涉及神學、政治學、歷史學、犯罪學,還涉及亞里士多德、阿奎那、培根等不同的思想。展現了作者淵博的學識和超凡的敘述才能。

目錄

第一天
晨禱
辰時經
午時經
午后經之前
午后經之后
夕禱
晚禱
第二天
申正經
晨禱
辰時經
午時經
午后經
夕禱
晚禱
夜晚
第三天
從贊美經到晨禱
辰時經
午時經
午后經
夕禱
晚禱之后
夜晚
第四天
贊美經
晨禱
辰時經
午時經
午后經
夕禱
晚禱
晚禱
夜晚
第五天
晨禱
辰時經
午時經
午后經
夕禱
晚禱
第六天
申正經
贊美經
晨禱
辰時經
辰時經
午時經
午后經
夕禱與晚禱之間
晚禱之后
第七天
夜晚
夜晚
尾聲
 

精彩書摘

  那是十一月底,一個晴朗的早晨。頭天晚上下過雪,雪不算大,但大地卻覆蓋了一層近三指厚的冰雪。天還沒亮,在山谷的一個村莊里我們剛念過贊美經,就聽了彌撒,然后,我們迎著初升的太陽踏上了登山的旅程。
  就在我們沿著陡峭的盤山小路艱難攀登時,我望見了修道院。我感到驚奇,驚奇的不是修道院四周的圍墻,那圍墻與我在基督教世界許多修道院常見的別無二致,是那座后來我才得知稱之為“樓堡”的龐大建筑著實令我驚奇。那是一座八角形的建筑物,從遠處望去呈四方形(它完美的形式表達了“上帝之城”的固若金湯、難以攻克),八角形樓堡的南圍墻屹立在修道院所在的高臺平地上,而其北邊的圍墻卻像是從山崖的峭壁上拔地而起,高高聳立,俯瞰著萬丈深谷。從懸崖下面的某處向上望去,峻峭的山崖仿佛直刺蒼穹,其色彩和材質與樓堡渾然一體,從某一角度看去仿佛成了樓堡的主塔和塔臺(那乃是深諳天地的建筑大師之杰作)。三排樓窗告知人們,樓堡的建筑是以三重的模式逐次增高的,這就是說,地面上呈正方形的建筑實體,高聳入云時已是神學“三位一體”意義上的三角形了。更走近些,我們發現這幢四方形樓堡的每一個角,各有一個七角形的角樓,從外面可以看到其中的五面--也就是說,整個大八角形樓堡的四個側面又增添了四座小的七角樓,而從外面看過去就是四座五角形的角樓。沒有誰看不出這巧妙的和諧中所蘊含著的神圣的數字組合,每一個數目都揭示著一種極其細微的神圣的意義。數目八,蘊含著每個四方形的完美之數;數目四,是四部福音書之數;數目五,是世界五大地域之數;數目七,代表神靈的七種禮數。在我看來,無論從樓堡的龐大實體還是外形,都像是后來我在意大利半島的南部見到過的烏爾西諾城堡或是達爾·蒙特城堡,但由于此樓堡所處地勢險要,它就顯得更加陰森可怖,令漸走漸近的旅行者不由得心生恐懼。不過,幸好那是一個天晴氣朗的冬日清晨,所以那建筑物不像我在風雨大作的時日里看到的那樣可怕。
  不過,我怎么也無法說這座城堡能讓人心生愉悅。它讓我感到害怕,并略帶不安。上帝知道,那不是發自我稚嫩心靈的幻覺,而且我是在直接解讀著那些像是刻在巖石上的毋庸置辯的預示,早在建筑巨匠們著手建造修道院之初,在僧侶們懷著虛幻的愿望大膽地把其奉獻給神靈保佑之前,那兇兆就已經刻寫下來了。
  就在我們騎著小騾子沿著最后的山間彎道吃力地行走時,見前面的大道形成了三岔路口,大道兩邊各有一條小路。我的導師駐足四望,大道兩側以及大道上方,滿眼盡是四季常青的松樹,那蒼翠的松枝上披著皚皚白雪,真是一派大好的北國風光。
  “一座富有的修道院,”他說道,“修道院院長好在公共場合炫耀其財富。”因為我已習慣于聆聽他發表奇談怪論,所以也沒再問什么。另外,也因為我們又走了一程之后,聽到了一片嘈雜聲,在一個拐彎處,出現了一群情緒激動的僧侶和仆人。其中的一個,一見到我們就彬彬有禮地朝我們迎上來。“歡迎您的到來,先生。”他說,“我能猜到您是誰,請不必為此感到驚詫,因為我們已經接到您來訪的通知了。我是雷米喬,瓦拉吉內人,我是修道院的食品總管。如果您就是巴斯克維爾的威廉修士,那么我必須通報修道院院長。”他轉身命令他的一名隨從,說:“你快上去通報一下,說我們的來訪者快要進修道院的圍墻了!”“謝謝您,總管先生,”我的導師溫文爾雅地回答道,“更為令我珍惜的是你們為了迎接我而中斷了追蹤。不過您不用擔心,馬兒經過了這里,已經沿著右邊的小路走了。它不會走得很遠,因為到了那邊爛草堆,它就會停下來。馬兒很機靈,不會從陡峭的山崖跌下去的……”“你們是什么時候見到它的?”總管問道。
  “我們根本沒有見到它,是不是,阿德索?”威廉帶著一種打趣的神情轉身朝我說道,“不過,如果你們是在尋找勃魯內羅,它只能是在我說的地方。”總管遲疑了。他看了看威廉,又望了望右邊那條小路,最后他問道:“勃魯內羅?您怎么知道它的名字呢?”“行了,行了。”威廉說道,“很明顯,你們是在尋找修道院院長最寵愛的馬兒勃魯內羅,它是你們馬廄里最出色的。它跑得最快,全身烏黑,五英尺高,卷曲的尾巴,馬蹄又小又圓,步態均勻;小小的腦袋,細長的耳朵,大大的眼睛。我告訴你們,它朝右邊小路跑了,無論如何你們得動作快點兒。”總管猶豫了片刻,然后向他的隨從們示意,朝右邊的小路直奔而去,而我們的騾子則繼續上山。當我出于好奇正想問威廉的時候,他示意我等待:果然,沒過幾分鐘,我們聽到了興奮的喊叫聲,那些僧侶和仆人們用韁繩牽著馬在小道的拐彎處出現了。他們從我們身旁經過時,仍是頗為驚詫地望著我們,并趕在我們前頭朝修道院走去。我相信威廉是故意放慢了騾子的腳步,以便讓他們先行敘述所發生的一切。我的確早已領悟到我的導師是一個極具美德的人,不過在足以表現出他超凡才智的時候,他不會輕易墮入虛榮。對他那精細的外交家般的才能仰慕已久的我,悟出了他是想在抵達目的地之前,讓他那足智多謀的聲望為自己鳴鑼開道。
  ……
 

前言/序言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謙恭地反復吟誦這一亙古不變的經文,乃是虔誠僧侶每天的必修課,人們可以斷定其中自有無可替代的真理。但是,在我們直面荒謬的世界、真理尚未適時顯示出來之前(啊,真難懂),我們是在一面鏡子上觀察和猜想。我們不得不忠實而吃力地拼讀真理的符號,盡管這些符號顯得晦澀難懂,簡直像是居心叵測地混雜編織起來的。
  作為罪人,我已人老發白,如今正苦度殘年。同世上蕓蕓眾生一樣,我在沐浴著天使般智慧的神靈之光的同時,等待墜入寂寥荒涼的無底深淵,以了此余生。在這梅爾克大修道院的陋室中,我拖曳著沉重的病體,準備在這羊皮紙上為我年輕時親歷的那些神奇而又恐怖的事件留下證據,我要把所見所聞verbatim記錄下來,雖不奢望勾勒出一幅藍圖,卻也試圖給子孫后代(倘若敵基督不在他們之前問世的話)留下符號之符號,以求他們作出詮釋。
  上帝賜我恩惠,讓我成為那座修道院內發生的種種事件的見證人。出于善意和仁慈,修道院的名字我就不提了。那是在一三二七年末,適逢德國皇帝路德維希遵奉萬能上帝的意愿,南征意大利,以重振神圣羅馬帝國的雄風。阿維尼翁那位褻瀆了圣徒神圣之名的臭名昭著的篡位者為此慌了手腳。他是買賣圣職的罪犯,是異教的罪魁禍首(我說的是那個被瀆神者們譽為約翰二十二世的卡奧爾的雅各,他有罪惡的靈魂)。
  為使人們更好地理解我親身經歷的那些事件,也許我得按當時的理解,即現如今的記憶,講述在那個世紀末發生過的一切,并用后來我聽到的其他故事來豐富它,假如我的記憶還能將那些混亂的事件重新貫穿起來的話。
  自從那個世紀初,教皇克雷芒五世將教廷圣座從羅馬遷移到阿維尼翁以后,野心勃勃的各地僭主橫行霸道:圣城淪為競技場或妓院,任憑僭主宰割,陷入他們的你爭我奪之中;人稱之為共和國,卻名不副實,它被武裝匪徒所控制,燒殺搶掠的暴力事件層出不窮。神職人員有世代免受法律制裁的特權,他們濫用職權,指揮成群的暴徒流氓,手持匕首綁架良民,掠奪錢財,并從事卑鄙的非法交易。有人妄想戴上神圣羅馬帝國的皇冠,恢復帝國時代曾經擁有的世俗統治的尊嚴,然而,怎么才能阻止CaputMundi重新成為那些人理所當然追求的目標呢?話說一三一四年,五位德國王公在法蘭克福選出了巴伐利亞的路德維希為統治帝國的國君。但就在同一天,在美因河的對岸,萊茵河的公爵和科隆的大主教推舉奧地利的腓特烈為國君。一個皇位兩個皇帝,一個教皇兩個皇帝:形勢的確混亂不堪……兩年之后,在阿維尼翁選出了新的教皇——七十二歲高齡的卡奧爾的雅各,教名是約翰二十二世。愿上帝再也別讓任何教皇取這么一個讓善良人無比憎恨的名字。作為法國人,他忠于法國國王(那塊腐敗國土上的人總是考慮他們的私利,不能一視同仁地把整個世界看作宗教的圣地),支持腓力四世反對圣殿騎士團。國王曾控告(我認為是不公正的)圣殿騎士團的人犯下了極端可恥的罪行,以伙同那個背叛的教皇侵占他們的財產。當時,那不勒斯的羅伯特也牽連在整個陰謀之中。他為了繼續控制意大利半島,說服教皇不承認任何一個德國皇帝,這樣,教皇就保住了統領的地位。
  一三二二年,巴伐利亞的路德維希打敗了他的對手腓特烈。對約翰二十二世來說,此時的一個皇帝比當初的兩個皇帝更可怕。
  因此,他開除了路德維希的教籍,而路德維希反控教皇是異教徒。
  必須說明的是,正是那一年,在佩魯賈召開了方濟各會全體修士大會。他們的會長,切塞納的米凱萊,接受了“屬靈派”的懇求(對此,我以后還有機會再談),宣稱基督的清貧是信仰的真諦所在,若他跟門徒曾占有過什么,那僅僅是ususfacti,是旨在捍衛修士會的善德和純潔的正確決斷。這令教皇相當不悅,或許因為教皇從中隱約看到這種教義會使身為教會之首的他所遵奉的教義搖搖欲墜。他反對帝國有選舉主教的權力,而對神圣的王位,他主張教皇可以加冕皇帝。也許是由于這些或者其他別的動搖他統治的原因,約翰二十二世于一三二三年以諭旨《當某些人中間》譴責了方濟各修士會的主張。
  ……我問他這些機器在哪里時,他對我說,有些在古代就已有人制造出來了,有些甚至沿用到我們的時代。“飛行的工具除外,我沒見到過,也不知道有誰見到過,但我知道有一位智者想到過。
  人們可以不靠支柱或別的支撐物及其他聞所未聞的機械來建造橋梁橫跨江河。不過,雖說目前還沒有發明出來,你不必擔心,因為那不等于說將來也不會有。我對你說,上帝希望制造出它們來,而且他肯定已胸有成竹,即使我的朋友奧卡姆的威廉否認這些思想是以那樣的方式存在。我這么說,并不是因為我們能左右神的意圖,而恰恰因為我們無法對它有任何約束。”這并不是我聽他發表的唯一矛盾的看法:即使如今我已經年老,比當時更有智謀,我還是沒有完全明白他怎么能夠那么信任他那奧卡姆的朋友,又怎么總是習以為常地言必稱羅杰·培根,對培根那么忠貞不渝?當然,那是處在愚昧的年代,即使一個睿智的人也不得不相信一些自相矛盾的東西。
  這就是我想談論的有關威廉修士的一些情況。也許毫無意義,這只是現在我收集的當年和他初次見面時產生過的支離破碎的印象。他究竟是什么人,他在做什么,我親愛的讀者啊,也許你能從他在修道院那些日子里的所作所為推斷出來。我沒有許諾給你們一個已完成的設計藍圖,這只是一張記述著一系列可嘆又可怕事件的單子。
  就這樣,我一天一天逐漸了解了我的導師,并在跋涉的漫長時日里與他暢懷長談,這些我將擇要慢慢道來。我們就這樣來到聳立著修道院宏偉建筑的那座山的山腳下,漸漸走近那座我現在要講的故事所涉及的修道院。但愿在我講述后來發生的一切時,我的手不會顫抖。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玫瑰的名字 《玫瑰的名字》是埃科的首本小說,1980年甫一問世,迅速贏得各界一致好評,榮獲意大利兩個  作者:翁貝托·埃科(U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