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寵成歡,總裁的天價貴妻

點擊 現代言情 |作者:文忘川| 正版 | [收藏]

一寵成歡,總裁的天價貴妻
豆瓣評分:★★★★★ [免費]
一紙婚約,我嫁給了自己暗戀了十年的男人--沈墨琛。
  我以為他一直都只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卻不曾想,他也曾對一個人傾心過,只是那份深情,從來都不是對我。
  心如死灰,我終于遞上了離婚協議書:“離婚吧。”
  他看著我,眸色漸深:“既然你對我們的婚姻有疑問,那我不介意鞏固一下。”
  ......
  “沈墨琛,我們兩個已經沒有了任何瓜葛!”
  “那我就制造瓜葛。”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001:一會兒再叫

下午莫助理來了,他們兩個在談事情,我在沙發上坐著玩電腦。

“用家人來逼沈興耀出現。”

“沈總?”

莫助理剛出聲,沈墨琛就對著他做了一個停止的動作:“不用說了,就按我說的做。”

“好的沈總。”

“另外。”沈墨琛說:“一會兒六點的時候安排一個視頻會議,我要看看公司目前的情況,把沈興耀的股份全部收回來。”

“好。”莫助理收到沈墨琛的命令,出去辦事去了。

親眼目睹沈墨琛在商業上的獨斷、雷厲風行,覺得挺驕傲的。

但還是擔心他的身體,于是走到床邊去,趴在他肩上:“剛好沒多久就要工作,受得了嗎?”

沈墨琛伸手摟住我:“沒辦法,妻兒難養,要是再不掙錢就不行了。壓力大啊!”

我:“......”

這B市要是沈墨琛的壓力都大了,我真不知道其他人要怎么樣過活。

沈墨琛剛剛伸手摟我的動作把他的衣領拉開了好一些,我貼上去,正好能夠看見他的雙肩。

就這么一眼,就讓我再也移不開眼。

靠近左肩的位置,有一塊紅色的朱砂胎記,看我一臉懵逼的樣子,沈墨琛正要動,卻被我一把捏住肩膀:“別動。”

沈墨琛聽話停下。

我湊過去,把衣領掀開了一些。

紅色心形朱砂胎記。

心里一塊重石再次落下,這兩天一忙,我就把這件事暫時放下了,加上這段時間我懷孕,我和沈墨琛幾乎都是老老實實的,每次親熱也都沒有越距,所以一直沒有注意。

位置和胎記與謝老信里跟我說的一模一樣,看來墨琛是謝老孩子的事情,還真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看我拉著他的衣領半天不說話,沈墨琛終于穩不住了,拉過我的手,轉頭道:“怎么了?”

慌神,我說:“哦......沒事,我還從來不知道你身上竟然會有胎記。”

沈墨琛愣了一下,淡道:“我說你在看什么,原來是看那個。”

“嗯。”

“行了。”沈墨琛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道:“收拾一下,一會兒我們出去吃飯。”

“啊?”我驚訝道:“出去吃飯,好啊,......等等,你不是還要開會嗎?現在都......”我看了一眼手機,答:“都下午四點半了。”

還有一點半小時,就是他說的開會的時間。

“沒事。”沈墨琛說:“我們不走遠,就在這附近,再說了,即便是遲到了也沒什么關系,只要不是太多時間就行。”

“嘖嘖嘖......沈大老板自己都不嚴格,還往死里要求員工,你這簡直就是只等州官放火,不許員工點燈。”

“誰說我沒有給員工點燈,不然公司每天這么多電費是白交的?”

“......咦,我不跟你貧。”我說:“真的可以去?”

“嗯,醫院的吃食太乏味,想出去轉轉。”

我想也是,沈墨琛在醫院待了這么多天,要不是他在這里,我早就受不了要走了。

于是點頭贊成:“那好,我收拾一下就走。”

“嗯。”

五分鐘后,我和沈墨琛走出醫院,他今天穿上了那天我給他買的休閑裝,沒有開車,此刻我們就是最普通的小夫妻,我挽著他的手,他帶著我走,我倆臉上都帶著最自然的笑意,靜靜地在街上逛著。

走了一段路,沈墨琛說:“想吃什么?”

以前我特別喜歡吃辣的東西,所有沈墨琛指著一家川菜館,提建議:“這個?”

我搖搖頭:“不要。”

“那我們繼續找。”

“好。”

直到我們把整條美食街都走完了,我也沒有相中一家吃的。

“都不想吃?”沈墨琛跟我面對面,邊伸手給我理好額頭上的碎發一邊問。

我無奈地搖頭。

“那餓了不餓,要不要先吃點什么東西墊著慢慢找?”

陪著我走了這么久,我一家都沒有選中,沈墨琛沒脾氣就算了,竟然還問我要不要先墊著肚子慢慢找。

可能死懷孕的原因,也可能是剛剛從醫院出來,好久沒有和沈墨琛這樣好好地在街上逛著找吃的東西,我忽然敏感得想要哭。

看著我眼底的清亮,沈墨琛埋頭吻在我額頭上,這么多人經過,我有些不大好意思,正要偏過頭,沈墨琛卻不讓我動,用手拂去我眼里的淚光,柔聲道:“沒找到好吃的就哭,那我以后得多難哄?”

“才不是。”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說:“我又不是吃貨。”

“好了,不跟你貧了,既然你選不出來,那我幫你選?”

我想了一下,發覺只有這一個想法可行,于是點頭贊成。

沈墨琛最終選了一家西餐廳,我們進去剛坐下就有人給我抱了一束紅艷艷的玫瑰過來,送進我懷里。

我驚訝地看著沈墨琛,他卻只是聳聳肩,說:“偶爾浪漫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這個臭男人!

我剛在心里抱怨完,緊接著沈墨琛打了一個響指,立馬有人上來演奏小提琴。

曲聲悠揚,清靜幽雅。

我被沈墨琛突如其來的浪漫弄得臉色緋紅,等到演奏小提琴的人走了,才好意思埋下頭去問沈墨琛:“喂,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怎么還弄這些東西啊?”

說著,我把手里的玫瑰花往前動了一下,沈墨琛了然,笑道:“我高興,什么事都可以做。”

“……”

好吧,當我沒問,于是安靜埋頭吃桌上的東西。

我還沒有把牛排切開,沈墨琛已經把他的那一盤全部分成均勻塊狀的牛排拿過來,把我剛剛吃了一口的牛排換過去。

心里一暖。

“快吃。”

“嗯。”

等我們吃完時,已經快接近七點了。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沈墨琛牽著我在街道上面慢慢地走,走了一段,我才忽然想起他還有會議沒有開。

“喂,你是不是已經遲到了?”

“嗯哼?”

“你出來的時候啊。”我停下腳步,道:“你不是說你要開會嗎?我們快點打車回去吧。”

“哦,不用忙。”沈墨琛說:“先讓他們等一會兒,我先帶你去一個地方。”

說著,沈墨琛已經伸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喂......開會了,你要做什么啊,你要是想要去哪個地方我們明天也可以去啊,或者你開完會......”

“去沈氏。”沈墨琛跟司機說。

“是。”

“沈氏?”我已經被沈墨琛“塞”進了車里,看著沈墨琛疑問道。

沈墨琛點頭,說:“做好。”

“好。”

我乖乖坐正,但還是忍不住問題:“是要回去開會?”

沈墨琛很輕地嗯了一聲,嘴角卻輕輕勾起,低聲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匪夷所思地點點頭。

車子很快開到沈氏,作為B市最高的建筑物,這個點沈氏更是大放光彩,流光照亮了樓下一大片地方,下車,沈墨琛付了錢,出租車從我們身后開走。

在原地等了一分鐘,沈墨琛卻絲毫不見有什么反應,我捏了一下他的手掌:“喂,不是要去開會嗎?走啊。”

“嗯。”然而說完這句話,我們還是停留在原地的,我根本拉不動沈墨琛。

我忍不住轉身,沈墨琛畢竟很久沒有管公司的事了,開會這件事可大可小的,現在看他不動,我反倒替他擔心了。

“喂。”我看著他說:“怎么還不走?”

“曉曉。”沈墨琛不答反倒是先叫了一聲我的名字。

“啊?”

他跟我對立站著沈氏大樓之下,很多路人投眼過來,用各色的眼光盯著我們,我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催促沈墨琛:“你有什么話要不我們進去再說吧,嗯......這里人怪多的。”

“沒事。”沈墨琛說:“反正也這樣任性不了幾次。”

我有些不明:“嗯?”

就在我最沒有準備的時候,沈墨琛突然就在我的面前跪了下去。

周圍突然傳來一陣哄,我也被嚇到了。

城市的流光從我們身上流過,周圍行人把焦點定格在我們身上,背后就是沈氏大樓,前面是沈氏的主人。

我突然有點覺得整個B市,不,可以說是整個世界都在我身邊了。

“你......你這是干什么?怎么......怎么突然跪著了。”

其實心里是有一些預想的,也有一些期許。

沈墨琛忽然放開我的手,從褲包里拿出一個紅色的絲絨盒子出來。

我下意識捂住嘴巴,不敢相信這一幕正在發生,也就在這個時候,背后忽然想起了煙火的聲響,一聲一聲升入夜空中,綻放,轉瞬即逝,又有更多的升入空中。

我跟著大家轉頭看過去,一眼就看見沈氏大樓的燈牌,上面寫著:沈太太,嫁給我吧。

剛看到,沈墨琛捏了我的手掌一下,我感應到回頭。

“曉曉,借給我吧。”沈墨琛看著我認真地說,明明天空中贊放著最閃亮的煙火,我卻覺得沈墨琛眼底的眸光卻比那些煙火還要沉亮。

我捂著嘴,激動得幾乎快要掉出淚來:“我......我......”

 

☆、002:你還不配有我的孩子

“嘖嘖嘖,原來女人在床上居然這么賤,我真的想問問,你們是不是見到一個男人就可以迫不及待貼上去,甚至厚顏無恥的要孩子?”

我沒有注意到,他的措辭是“你們”。

刺耳的話語一下子鉆進我的耳膜,猛然睜大了雙眼,我的雙手胡亂地抓住他的后背,手腳并用著在他身下掙扎,他卻已經不給我任何反抗的機會了。

我不明白,既然他那么恨我,為什么當初還要答應和我結婚?

沈墨琛緊緊扣住我,我疼得倒抽一口氣,剛吼出來一聲就被他狠狠捂住了嘴,我看見了他眼里淡漠疏離,甚至帶著仇恨的目光,心里一痛,我怔怔地看了他一眼,絕望地閉上了眼。

他突然發狠,我像是從地獄被他送到了天堂一般,才閉上的雙眼一下子睜開來,嘴角被我剛剛的大力撕咬已經開始流血,血腥味很快在我的口腔里彌散開來。

很快,他便卷土從來。

許是看到我嘴角的血,沈墨琛冷道:“怎么?這樣就受不了了,放心,我會,更狠的......”

那個狠字,被他咬得極重。

我緊緊地閉著眼睛,眉目皺成很深的一團。

事后,他徑直去了浴室,我攤在床上已經沒有半點力氣了。

隨著里面傳來的淅淅瀝瀝的水聲,我才慢慢清明過來,無力地睜著眼看著地板上自己那破碎的衣物,我強忍著下身的酸痛感,翻身起來,彎身把地板上的衣服慢慢地撿起來,收好尋了一個角落放下。

我也就在那個角落坐了下來,雙眼無神地看著眼前的地板上,怔怔地發呆。

想哭,但是我不能哭,哭只會讓他更加想要羞辱我。

聽見他從浴室里走出來,我心里下意識一跳,斜眼往他那邊看去,沈墨琛根本看都不看我這邊一眼,徑直走到床邊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喂,拿點避孕藥上來。”

異常平靜的語氣,我卻忽然覺得他好可怕,腳不停地動著,恨不得將自己嵌進身后的角落里,陷進墻里去,把自己與他隔絕開來。

很快,我看見保姆端著藥和水上來了,她正在向我走來。

我慌而急地往后瑟縮著,恐懼地開口:“不要......不要過來,不要,不要......”

保姆腳步頓下來,臉上明顯有些難為。

沈墨琛冷聲吼道:“喂她吃下!”

保姆顫著嗓音說:“是。”

保姆越來越近,我看見她拿著藥朝我過來,眼看手就要襲上我的身子,我一急,下意識一抓,她手里拿著的藥和水,被我打翻在地上。

她翻身就要去撿,沈墨琛卻幾步走過來,把她往后一拉,從餐盤里從那一瓶藥里拿出幾粒出來,一只手桎梏著我的腦袋和身子,眸光嚴厲地盯著我,將藥片倒進了我的嘴里。

“給我吃下去,你以為我會讓你懷上我的孩子?我告訴你,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他強怕我吃下了藥,真正見我的嘴里什么都沒有了,才將我往后一甩,轉身離去。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一寵成歡,總裁的天價貴妻 一紙婚約,我嫁給了自己暗戀了十年的男人--沈墨琛。 我以為他一直都只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  作者:文忘川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