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女廚:醫生大人慢點吃

點擊 現代言情 |作者:輝輝小姑涼| 正版 | [收藏]

金牌女廚:醫生大人慢點吃
豆瓣評分:★★★★☆ [免費]
他是冷酷醫師,為人做事極有原則。她是大明星經紀人,嬉笑怒罵忽悠人不償命,她還有額外技能,做菜煮飯一把手!

八桿子打不到一塊的人,卻一碰再碰。第一次見他,她撞車了。第二次見他,她被賊搶了。第三次見他,她差點被人XXOO了。

有他的地方,就有她的多災作難,他是她命里的災星么?只是這災星,至于帥得這么讓人心動嗎?他的建議,更讓人心動:不如,我們就在一起一輩子吧?

度過唐僧的九九八一難,災星也會變福星的。想法不錯,好想試試……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mbbfyi.icu)。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一章 我要你道歉

香港,蘭桂坊。

 

燈火迷醉。

 

酒香怡人。

 

一輛低調的休閑車子穩穩地停在了酒吧的門口。

 

一位美腿修長的女子躍下了車前座,和后座一個嬌小的女孩一道,走進了酒吧里,很快,便扶著一個長相十分俊朗的男子走了出來。

 

“有狗仔隊……替我把他們甩掉……”納蘭容皓已經昏昏欲睡了。身為人氣明星的他不顧形象地打了個酒嗝,“送我到海濱茶樓去,我約了人……”

 

沈婉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

 

都醉成了這模樣了,還不忘記泡妞?

 

不過,身為經紀人的她還是點了點頭。“把他放到后座上去。”她對助理小妹低聲吩咐道。

 

助理小妹手忙腳亂地,“碰”的一聲,竟然把容皓的腦袋磕在了車門上。

 

他痛呼了一聲:“是誰?那么大膽!居然打我?”

 

“沒有的事。”助理小妹嚇得直吐舌頭,沈婉卻不慌不忙地答道,“是我拍了你一下,看看你是不是還活著。”

 

她坐上了駕駛座,有條不紊地吩咐道。“月月,你現在把他的衣服脫下來,然后,”她忍住笑,把自己的化妝小包遞到后座,“給他披上假發,抹上口紅,等會,你就扮成是他,到他家樓下晃一圈,讓狗仔隊不要跟著我們。”

 

月月連忙點頭:“我知道了。那沈婉姐,你呢?”

 

“我?我當然是送這個家伙到他想去的地方了。要不,他醒來又得像頭獅子一樣要咬我了。”沈婉的車子已經穩穩地發動了。

 

工作室的記者把照相機一收,趕緊也跳上了車子。

 

“不好辦啊。”司機喃喃道,“這是納蘭的金牌經紀人沈婉,這丫頭滑溜得跟條蛇似的,最喜歡帶著我們游大街了。”

 

果然,沈婉的車子開得很狡猾。

 

她的車速非常地慢,記者的車子不得不緊緊地跟在后面,像臺老爺車一樣磨著。

 

可那丫頭,磨蹭到綠燈快轉黃燈的那一瞬,就忽然加速,飛似的沖了出去,記者的車,堪堪地剎車在了紅燈前,氣得直拍方向盤。

 

“沒事的,納蘭容皓已經醉了,他肯定是回家了,我們等會到他家樓下埋伏,也是一樣的。”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

 

記者的車子開到納蘭容皓常住的小區門口時,果然看見了他鬼鬼祟祟地下車,鉆進了街邊的便利店。

 

幾乎“納蘭容皓”一下車,車子就飛也似地開走了。

 

記者們興奮地下車:“納蘭是不是想買TT,家里有人等著他么?”

 

他們對著那個身影一陣咔嚓咔嚓地亂拍,直到,便利店里的人回頭,他們才看清了:“什么?那個,是女的?”

 

“糟糕!”納蘭肯定還在剛才那輛車上。沈婉又把他們擺了一道了!

 

現在去追,沈婉的車子,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沈婉把容皓搖醒了。

 

目送他下車,她才吁了口氣。

 

這個金牌經紀人當得不容易啊,現在都快11點了,才能收工。

 

她慢悠悠地去買了宵夜,正準備開車回家,就發現那輛陰魂不散的采訪車又跟在了她背后了。

 

煩不煩?每次都是這個車牌?

 

她踩住了油門,飛速地向前開去。

 

好人做到底,現在,她就負責來把這隊狗仔給引開吧。

 

后面的車子,咬得很緊,沈婉在夜歸的車流里穿梭著,心越來越煩。

 

還沒甩脫他們,她怎么回家?

 

趁著前面路口黃燈亮起,沈婉的車子“咻”的一聲,就沖了出去,準備趁這個機會溜出重圍。

 

一輛銀灰色的車子,剛剛好在這一刻停了下來。

 

黃燈的時候不過線,車主是個乖寶寶。

 

只是他這規矩的一停,飛速趕來的沈婉已經來不及剎住車子了。

 

“哐當”一聲,沈婉的車頭嵌進了人家的車尾,對方的車子也傲嬌地往前一挺。

 

還好,車主實在太乖,他和前車保持著足夠的距離,這才沒有形成連鎖的撞車反應。

 

沈婉的臉色都刷地一下白了。

 

面前的黃燈,也已經轉變為了紅燈。

 

采訪車里的閃光燈照個不停,沈婉卻心痛著自己的車子。

 

納蘭容皓,明天,一定要你賠我的維修費!

 

不過,面前一個更大的麻煩已經來了。

 

前面車主下了車,正冷冷地向她走了過來。

 

“下車!”對方冷冷地敲著她的車窗。

 

男人長得很帥,身形也相當高大,站在她車窗前,就算一尊雕像似的,五官深刻。

 

他俊眉星眸,五官也立體得令人驚嘆,深邃的眼眸里,如果透出的視線不要那么冰冷,可能經紀人出身的沈婉還會給他點個贊,問他有沒有興趣當平面模特之類的。

 

她剛才買的宵夜在劇烈的撞擊中被打翻了,滾燙的湯汁,淋了她一腿,現在,火辣辣地正疼。不過,麻煩既然已經出現了,回避,不是她的作風。

 

她把長裙一蓋,不甘示弱地跳下了車子:“先生,你擋到我的路了。”

 

她的先發制人并沒有讓男人讓步,他只是冷冷地指著自己的車尾:“你撞了我。”他的口氣極其篤定,絲毫沒有退讓的余地。

 

沈婉有些心虛了,不過她還是眼睛一轉:“我有急事,如果不是你擋我,我的車子已經過去了。所以……”

 

“你撞了我。”那人加強了一下語氣。

 

解釋,他不聽。反正,他就闡述所有人看到的現實。

 

沈婉有些窩火了:“撞了就撞了,我不是瞎子,我看得見。”她晦氣地道,“我給你我的名片。”她把名片掏了出來,想遞到男人手里。

 

他沒有接。他什么都不聽,他只說:“你撞了我。”

 

“不撞都撞了,還能怎樣?”后面的狗仔隊已經對著她不斷拍照了,沈婉心里怒氣翻騰,“你明天跟我律師聯系,我會賠的。”

 

“你撞了我。”男人繼續道,在沈婉以為他只會說這句話的時候,他說出了第二句:“可是,你連句道歉都沒有。”他的語氣極冷,跟他那冰雕一樣的立體五官極其相稱,“不是有錢,就能解決所有事情的。”

 

“那你想怎么樣?”沈婉的眸子瞇了起來。

 

“報警。”男人毫不含糊地拿起了手機。

 

混蛋,至于嗎?就追了個尾,各自讓一步不就算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沈婉咬牙,“我是一個經紀人,在香港很出名的,我不會跑了你的路。我現在也沒有空……”

 

她還沒說完,電話已經響了。

 

“我沒有辦法過去接你,現在……現在有人跟我糾纏不清的,再說了。”她草草地掛了電話,正面對著那個極其較真的家伙,“我現在沒有辦法陪你等吊車,我不會跑路的,你……”

 

“你連一點歉意都沒有,你還說你不會跑路?”男人像聽到什么笑話似的,勾起了嘴角。

 

那抹笑意,冷冷的,看得人心里都快結冰。

 

不過,不包括沈婉。

 

她轉身回了車上,把自己的包包拿了出來,胡亂地把現金全掏了出來,放到了男人的面前:“夠么?我趕時間的!”

 

“道歉。”男人很堅持。

 

“是你忽然跑出來擋我的!”沈婉也不讓步,“我賠你修理費就夠冤的了!”

 

“那報警吧。”男人已經撥通了電話,“我也不想堵到人家的路。”

 

沈婉被他打敗了。

 

她伸手,按住了對方的通話鍵:“好,我道歉。”她很不真心的,“對不住了。但是,你也有錯。好了,我說完了。”她把錢塞到男人手里,“但愿不要再見了。”

 

混蛋,大半夜,遇到這么一個較真的男人。

 

她的腿都被燙得快站不穩了,她必須馬上找家醫院,把自己的傷口處理一下,要不,等會回去,讓爸爸看到了,還指不定怎么念她呢。

 

要命的是,這輛破車……明天怎么開著去上班啊!!

 

男人的眼眸一瞇。

 

在沈婉跳上了車子之后,他敲開了她的車窗,把這一把鈔票撒進了她的車里。

 

她愣愣地看著他。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錢解決的。”他酷酷地說完,就轉身返回了自己的車里。

 

點火,啟動。

 

沈婉呆呆地目送著那輛車尾被撞得歪歪扭扭的銀灰色車子瀟灑地離去,才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被撒了滿身的鈔票。

 

那個男人,把她給鄙視了?

 

好,好得很!

 

她被氣得笑了出來。

 

連納蘭容皓這個大明星都要讓她幾分,這個不知道從哪個山頂洞跑出來的野蠻的家伙,居然連點紳士風度都沒有!

 

風水輪流轉,別讓她再遇到了!

 

哼。

 

她一動,腿就麻辣辣地疼。

 

她掀開長裙一看,白皙的肌膚,都已經被燙出了好幾個大水泡了。

 

算了,還是看醫生去吧。

 

如果不是傷的地方太不對了,剛才就該掀起長裙,撂出傷口,跟那個男人吵上一大架!

 

如果那樣,她現在就不會被弄得滿車子都是牛雜宵夜味道,還是渾身濕噠噠的鈔票……

 

她安慰自己,大半夜,不要生氣,才勉強發動了自己殘破的車子,朝最近的醫院開了過去。

 

一想到,等會看完醫生還得去洗車和修車,她就覺得這個晚上,她又不用合眼了……


第二章 毫不憐香惜玉的大夫

深夜醫院的急診,依舊人潮洶涌。

 

納蘭容若走進了診室,換上了自己的白色醫生袍,才和值下午班的同事換了個崗。

 

“帥哥,今天來得遲了一點喔。”臉圓圓的女醫生忍不住調戲了他一下。

 

不調白不調啊。這么養眼的一張臉,簡直就是送給醫院女同胞們的一項好福利啊。

 

看著他,腰不疼了,腿不酸了……

 

當然,那是她的感受。

 

至于病人的感受嘛,就是自從他從北京調到香港這家醫院之后,急診科的接待病人數量蹭蹭蹭地往上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感覺,很多病人看起來都蠻眼熟的樣子,似乎都是回頭客了……

 

容若只淡淡的應了一句“嗯”,就開始寫起了病歷。

 

眼前的女病人,也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他,半天都不說話。

 

他抬起了眼:“你沒什么不舒服嗎?”

 

“啊……”病人才回過了神,“有,有。我……我拉肚子了,奇怪,怎么感覺現在不拉了?”

 

容若皺起了眉,旁邊幾個年紀大點的,都笑了起來:“是啦。看見了納蘭醫生這么帥,都不曉得痛咯。”

 

“驗個血。”容若一絲笑容都欠奉,他撕下一張化驗單,送到那人的面前。

 

病人如獲至寶地接了過去,周圍人都看笑了。

 

“下一個。”容若的表情有些無奈了。

 

沈婉排了號,看見急診那門口堵的人,就覺得心也堵得慌。

 

這年頭,三更半夜,看個癥也不方便啊。

 

只是那些人也奇怪,堵住門口,放著大好的椅子不坐,剛好可以讓她這個腿部燙傷的人歇歇腳。

 

從里面出來的病人還在花癡:“納蘭醫生好帥喔。”

 

她卻只關心,能不能快點排到自己。

 

等她好不容易走進診室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想轉身走掉。

 

面前這個所謂“好帥”的醫生,沈婉瞇起了眼睛。

 

這家伙,不就是剛才跟她在馬路上要“道歉”的那個冰塊男么?

 

納蘭容若把眼睛一抬,也看見了她。

 

“坐吧。”他的眼皮一抬,也似乎認出了面前的人。“有病?”

 

沈婉的肺快氣炸了,他才有病!

 

有醫生這么說話的嗎?

 

她咬牙:“我被燙到了。”她一字一頓地道,“剛才,有個不長眼睛的,把車停在我前面,讓我追尾了,所以,我的宵夜淋了我一腿,燙得很疼。”

 

容若抬起眼睛,瞟了她一眼,那表情疏離得好像那個“不長眼睛”的人不是他似的。

 

“躺床上。”他站了起來。

 

沈婉往臺上一躺,對方把簾子一拉,稍稍圍起來的空間,就只剩下他們兩人了。

 

她瞇起了眼睛,隨時提防著這個小氣巴拉的家伙報復自己。

 

“裙子掀起來。”他冷冷地道,戴上衛生口罩的他,只露出兩只極好看的眼睛。

 

沈婉配合著,把自己白皙的大腿露了出來。

 

“你這條裙子,等會會一直摩擦到傷口的。”他忽然道。

 

“嗤啦”一聲。

 

沈婉不敢相信,這個男人居然就這樣把她的裙擺撕了一大塊下來。

 

如果不是他實在長得太帥,她就要叫“非禮”了。

 

“你,你知道我這條裙子多少錢么?”沈婉咬牙,問題是,她等會怎么穿這條后現代的裙子出去?

 

“如果不想傷口爛掉,隨你。”那人把撕下的裙擺甩在她身上。

 

天殺的,現在香港的醫院里醫生都這種素質嗎?!

 

“我要投訴你。”

 

“門口有投訴信箱。”他低頭配著消毒藥水。

 

沈婉還在心疼自己的裙子,忽然,大腿一涼,又是一陣尖銳的刺痛襲來。

 

“啊……”她忍不住低呼了一聲,“好痛。”

 

那人也不說話,他拿著鉗子,用藥棉毫不憐香惜玉地替她清洗著創口。

 

“傷口感染了,去打一針。”他甩過來一張單子,“出門右拐先交錢后打針。”

 

混蛋。

 

沈婉痛得小臉都煞白了。

 

她在臺子上半天起不來,那人已經拉好了簾子,理都不理她,直接坐回了位置上,給接下來的病人繼續看診了。

 

看著自己被撕得參差不齊的裙子,她一咬牙,“嗤啦”又是一聲。

 

到腳踝的長裙,已經變成了一條別出心裁的超短裙了。

 

沈婉抓住自己的包包,從臺上一躍而上,勉強地撐著墻壁,一腳深一腳淺的,堅持出了診室。

 

她不知道的是,背后有一雙眼睛,隔著白色的口罩,一直注視著她倔強離去的背影……

 

打針,修車,等沈婉踏進家門的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

 

她顧不上梳洗,整個人摔在了大床上。

 

好困,好累,傷口好痛,就連扎的那一針,好像也特別狠。

 

明天還要太多的工作在等著她,她一定要睡覺……

 

第二天,納蘭容皓要拍攝一支平面廣告,主辦法還特別交代要跟她面談,把下一個代言拿下來。

 

面對滿衣柜的衣服,沈婉只能挑了一件及膝的中裙。

 

大腿上還帶著紅痕,不過比起昨晚的灼痛,“蒙古大夫”的藥似乎見效了。

 

不過,他交代了,不能摩擦到傷口,也不能下水,可沈婉得見人啊。

 

她能穿著條小底褲到片場探班么?

 

算了,她穿上了裙子,把那個家伙開的藥吃了下去。

 

藥方上,有著他打印的名字:納蘭容若。

 

名字和相貌看起來都像是男神,行事作風嘛,哼,打個零點幾折吧!

 

她發誓,再也不去那家醫院了。

 

片場里。

 

聚光燈下,俊男美女十分養眼。

 

而這幾人里,最最耀眼的那人,嘴角勾起的笑容,足以魅惑眾生。

 

納蘭容若對著鏡頭神情自若,和廣告女主角的一個牽手,一個眼神,都仿佛帶出了無限的深情,搭檔的嫩模臉蛋羞紅,沈婉只是坐在休息椅上,冷眼旁觀著。

 

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沈婉低頭一看,飛快就按掉了。

 

她把手機關機,然后走到一旁的電話亭里,撥打了公司高層的電話。

 

對方果然暴跳如雷:“沈婉!你在哪里?!”

 

“我在片場,今天納蘭有一支廣告在拍……”沈婉回頭瞟了納蘭一眼。

 

“你馬上回來,出大事了。”

 

“我也知道,我剛剛收到南都報的電話,我已經馬上關機了。行。十分鐘,我馬上到。”

 

沈婉果斷掛了電話。她朝助理做了個手勢,納蘭只來得及看見她利落的長卷發消失在片場的大門邊。

 

十分鐘。

 

沈婉趕到娛樂公司樓下。

 

“沈婉姐。”年輕的女孩助理跟她打著招呼,“老板在12樓等你。”

 

“我知道。”沈婉一鼓作氣,跳上電梯。她動作利落,職業的套裙讓她整個人顯得十分干練,卻又不顯得老氣。

 

“副總。”沈婉敲開了副總經理辦公室。

 

副總的臉,都鐵青了。

 

他把一條彩信攤在沈婉面前:“你看看,你自己看看!”

 

沈婉低頭一看,臉色陡變。

 

昨晚,她付出了幾乎“毀腿”的代價,納蘭容皓和女子約會的照片,還是被拍到了。

 

雖然背影朦朧,可兩人相擁喝茶的一幕,還是十分養眼,放到哪張報紙上,都是極具殺傷性的頭條。

 

“這個納蘭!”副總冷哼了一聲,“你說,好好的形象不珍惜,天天搞這些花邊新聞出來。你說跟人炒作一下當宣傳還好,現在被人拍到這么狼狽的一面,什么形象都毀了!”

 

沈婉深吸了口氣才道:“副總,南都報選擇把照片發給你,把電話打給我,就是有回轉的余地。我來活動一下吧,盡量把這件事情淡化掉,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新聞。沒有女主角,他們說到天上去,我也可以把他們給拉下來!”

 

副總才舒了口氣:“我就知道你能解決。沈婉,你去安排吧。還有照片給納蘭看一下吧,讓他私底下別太胡來了,哪天,讓人再逮到勁爆的東西,誰都保不住他!”

 

沈婉點頭表示明白。

 

她走出辦公室,重新開了機。

 

“南都總編嗎?你好你好,我是沈婉。”她的口氣一變,已經熱絡了起來,“真是抱歉,剛剛想接電話,就沒電了。您的電話,我不敢不接,你看,我可是一邊在充電一邊在跟您打電話呢……”

 

她心里微微地嘆息著。恐怕,今晚又不能早點回去了。

 

觥籌交錯。

 

菜肴飄香。

 

本是一場其樂融融的場景。

 

如果能忽略沈婉腿上摸索著的那只毛毛大手的話。

 

沈婉不著痕跡地退了一退,包里手機響了:“總編,抱歉,我去接個電話。”

 

總編微笑著看她,眼里的色彩濃重:“沈婉呀,你去接電話,等會可就不回來了,我會不明白么?”

 

沈婉臉上淺笑不改:“既然這樣,那我先自罰一杯好了。”她把酒液一飲而盡,“電話是納蘭打來的,米飯班主,我可不敢不接,告罪了告罪了。”

 

她微一躬身,已然離席。

 

關上包廂的門,她從包里抽出手帕,輕輕一吐,已經把滿口的酒都吐到手帕上。

 

酒氣濃重的手帕被隨手丟進了垃圾筒里,她深吸了口氣,靠在門上,表情有著淡淡的無奈。

 

所謂的電話,不過是她赴飯局之前調好的鬧鐘。

 

她振作了一下精神,準備去洗手間溜達一圈再回去的時候,卻赫然見到一個頎長的身影飄過。

 

竟然,又是他?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金牌女廚:醫生大人慢點吃 他是冷酷醫師,為人做事極有原則。她是大明星經紀人,嬉笑怒罵忽悠人不償命,她還有額外  作者:輝輝小姑涼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下载重庆时时